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1)

真人秀 Reality Show

 

*给小青峰生日的贺文,篇幅不长,尽量日更

*青黄暧昧多年,总差临门一脚,但从另一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认为,他们为了在一起的这一天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文中“室敌非友”节目的设定基本照搬自CBS的真人秀Big Brother

 

1.

“我不恨她,就算知道了彩芽她在我面前说的都是假话。”

 

她知道镜头正对着自己,便竭力睁大了蓄满了泪水的眼睛,瞳孔的颜色有些淡,其实是戴着彩色隐形眼镜。

“见面的第一天我就把她当朋友。很多人都觉得我傻了,这里是‘室敌非友’,谁来这里交朋友?但我不这么觉得……当然我也想得到那份奖金,但竞争就一定要虚伪和伤害别人吗?她说的那些缺点我都认,除了说我勾引小林君——这怎么可能呢?我有原则的,绝对不会对朋友的男朋友出手。”

说到哽咽处,这个叫夏树的女孩忍不住松开了绞着的手指,用手背轻擦了擦眼角。

黄濑凉太轻咳了两声,心里嘀咕——这是本事啊,委屈成这样了还知道在第一时间不动声色地处理掉那一点点化开的睫毛膏。

 

“老大,这段有问题?”

操控台上的剪辑按了暂停,画面定格在美女泫然欲泣的脸上。

“长了点儿,前面的删掉,直接到澄清勾引吧。”专注装可怜还行,卖心灵鸡汤就烦了,她还没这资质。“然后接一段屋外九号头的画面,泳池边上玩水,她被小林推水池子里还笑的挺开心,展示一下,嗯,纯洁的异性好朋友是怎么相处的。只有她一个哭的画面不够,再找找彩芽哭的,哦,我记得有一段在厨房里,她被另外两个女孩儿安慰……有吗?”

“十五号机的带子。”

“嗯,长度够看清楚她在哭,远一点更好,不用让人听清在说什么——女生只要凑一块就知道是在排挤谁。三角关系这么喜闻乐见的发展当然要让人看够本,时间不够就删别的,我看这周她和彩芽谁也下不了,这个点没准还能卖上好几期节目呢。”再拉一下时间线,“就这些,别的不用动。你们再辛苦一下,争取今晚把成带出了。明天我不在台里,直接送去播就行,下次请大家吃宵夜。”

 

几个剪辑助理没二话就开始翻带子找素材起来,他们最怵没事找事吹毛求疵型的制作人,可眼前这个不是。他修改意见向来提的在理,话又说得舒服,哪怕是卡着时间再让他们返个工也没什么可说的。

 

盯着屏幕时间久了,眼睛有点酸疼。进了电梯黄濑就摘下低度数的眼镜,朝边上的助理枝江伸出手,她会意地掏出舒缓用滴眼液递过去。他仰着头,电梯顶部的光线太强烈,清凉的液体涌入的时候忍不住眨了下眼睛,五官相通,鼻腔里也是一阵辛凉。

 

“是不是下雨了?”他又往另一只眼睛里滴了几下,问身边的助理,“我看你也没带伞,跟我上车走吧?”

枝江啊了一声:“那就到地铁站——”

“出了地铁不还得走?淋出什么毛病明天谁陪我开会去。也没多绕,送你就是了。”

“好……也太麻烦老师——”

抬头正道谢,却一眼瞥到男人狭长的眼角睫毛上挂着一颗饱满晶莹的水珠,颤巍巍地承受着地心引力将坠未坠——明知道是眼药水,可愣是比高清屏幕上夏树的梨花带雨更有当头一锤的效果,性感的很。一时间她忘了自己后半句要说的是什么,脑子里嗡的一声——其实是电梯到了,身边的人长腿一跨就走了出去,枝江赶紧跟上,心想能被全台议论的帅哥制作人果然杀伤力够强,每天自己这个助理当得累得半死也不亏。

 

当然本来也不亏,毕竟这是“室敌非友”节目组。这是一档家喻户晓的真人秀,海选而出的7男7女在一个特制的有着花园、游泳池、豪华家具的大房子里展开为期85天的共同生活。不能与外界沟通交流,房内外24小时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会记录下他们的一举一动。每周通过竞争选出一名屋主,提名两名候选人,通过投票淘汰其中一名。而留到最后的那个人,将获得五千万日元的巨额奖励。七年前黄濑向电视台策划部提交了这个创意,到现在节目已经连续办了五年,在同类节目中蝉联了三年收视冠军,火得势不可挡。制作人黄濑凉太这个名字也因此得以在业内为人知晓。

 

黄濑承诺过她两年后转入台里编制当助理编导,这个节目组,或者新的节目,无论如何前途都是光明的,他就是那么一个能创造出奇迹的人。

 

 

不亏,但还是太累了,上了车枝江就睡了过去,直到车身受了不大不小那一下冲击才醒过来。一睁眼,听到驾驶座上传来沉静的声音:“没事,就蹭了一下,我下去看看。”

 

黄濑推开车门一头钻进雨幕里。天黑雨急,为了送人走的路也不是特熟悉,岔口上对面那车突然出来,自己这一猛打方向盘,把车一头撞在路边的树干上了。这不,树还晃着呢,掉下来不少烂叶子黏在碎掉的右前灯上。他心里有点窝火,这可不是自己的问题,这辆黑漆漆的Land Crucser转过来的时候一点警示都没有,灯也不打喇叭也不响,马路杀手啊这是,仗着自己个头大就这么横着来,再大还能大过卡车吗!

 

麻烦的是这还不是自己的车,虽然有保险,但总还是得给二姐一个解释。想到这里黄濑越发觉得该跟对面的丰田车主好好说道说道,正在肚子里酝酿着词,就听到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自己的名字。

 

“还真是你啊黄濑!没事吧?”

又往路灯下走近了几步,就看青峰大辉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冲自己笑。其实那一声黄濑怎么会认不出,但他故意走到很近了才有点恶劣地答:“小青峰你脸太黑了,刚离灯远了我都没看清。”

 

青峰没听出来也不在乎,是熟人也不必扯什么赔不赔的事,但他好歹知道没底气的是自己,探头又看了看那豁了一只眼的车,讪讪地笑了下。他这一下是越过黄濑肩膀去瞧的,侧脸险些擦过另一人的口鼻,这么近,即便是在雨水中也能闻出点儿什么。

 

“不是吧,你喝多了?”

“哎,”青峰晃了下脑袋,“喝了点儿,有没有多那得取决于你——”

“哈?”

“如果你是打算找我续摊的话,就还能喝。”

黄濑青着脸把人拽回车里说话,毕竟这雨可不小。青峰看着说话条理还清楚,钻进副驾驶的时候却把脑门磕车沿上了。他近两米的个子,这车对他而言太狭窄了。

“嘶~”他捂着脑袋看向黄濑,不相信他习惯得了,“你老婆的车?”

“我老婆是谁?”黄濑翘起嘴角笑了。

“不知道,”青峰沉吟着,“也对,要是你偷摸结婚了我不知道这不像话。”

黄濑的鼻尖上有水,青峰瞄到手边的抽纸,拿出来眼疾手快帮他抹了。

“先管管你自己吧,行不行啊小青峰,都敢酒驾了。”他把纸接过来,草草又擦了几下额角,“还开个越野,是想撞谁啊。”

“就喝了一点儿,”青峰也老实了,摸着鼻子,“还好碰上你了。现在嘛……要不你送送我,要不你一会儿上警署去接我,二选一,你看着办吧。”

黄濑看了他一眼:“下车吧。”

青峰就愣了,没这么狠吧,因为这一年打过几个骚扰电话?因为害他撞坏了车前灯?

“下去啊,”黄濑踢了他一下,“换你的车开,这个留着等保险公司处理。”

青峰这才琢磨过来自己想岔了,又听黄濑对后面喊了声咱们换个车,一转头才发现后座上还有个人,看着像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黄濑简单地说了句是他助理,女孩儿自我介绍了名字,青峰也没往心里记。这助理长得太助理了,他心想,不能是黄濑的菜。

 

“但我得先送她,然后再是你。”

青峰马上回答了个应该的,我不急。这句不急说得太欢快,引来黄濑短暂而审视的一瞥目光。

 

 

果然,那话里留了活扣。等把枝江送到了家,青峰就说时间也不早了,自己家又在城市那一头,打个来回太浪费时间,明天用车也麻烦,不如就在黄濑那儿待一晚上。

 

黄濑看了眼手表,快十点,他也确实有点疲倦了,这个提议也并没有让他很意外,只是……

“可我明天一早要去机场。”

话出口他自己愣了一下,发觉听起来怎么这么没有逻辑,收留青峰一晚和自己明天的出差两者之间还有什么冲突不成?他自圆其说地想着,就是没法喝酒瞎聊到深夜的意思啦,谁让这人刚还提议续摊呢。

青峰也是一怔:“那正好明早我开车送你。”

 

黄濑是新搬的公寓,自己买的房。装修好住进来才两个月,也想过请黑子火神什么的过来吃个饭,但因为前些日子太忙,邀请还没送出去。赶巧拔得头筹的青峰在屋子里胡乱打量了一圈,也知道自己憋不出什么客套话,就直奔了厨房的冰箱找喝的。

 

“靠!有个可乐都好啊,宵夜就更不用想了是不是?”看着满满两层的矿泉水和乌龙茶,青峰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挫败,“说你什么好啊黄濑,你现在又不用‘出卖肉体’了,用得着这样吗。”

他手缩得很快,要是慢个一秒两秒,被黄濑这么从后面猛一下推上门就该夹住了。但这样的小动作回合在他俩之间太稀松平常,跟膝跳反应似的。

 

念中学那会儿青峰管黄濑的模特兼职叫“出卖肉体”,在那个年纪上你也不能指望一个中学生能讲出多有水平的笑话来。为这个没水平的笑话黄濑半真半假地跟青峰干过一架,打完就随他去了。青峰本人毫无自知之明,便动辄把这话挂在嘴边,不是“怎么今天不用去出卖肉体啊”,就是“快用你出卖肉体的钱来请我吃个冰淇淋!”。

 

不过一个再高级的笑点重复的多了也一样无聊,黄濑早懒得去理会青峰的乐此不疲了。他告诉青峰没有啤酒,只有朋友送的红酒,又勉强翻出一袋没拆封的坚果。青峰也不嫌弃,只是追着他问,钳子呢,没有钳子你好歹给我个锤子吧,这核桃有壳啊。

 

“没有,你用牙咬吧。”黄濑憋着笑。

青峰说,喂喂没你这样的待客之道的!

“谁让这客人没跟我打好招呼要来啊,再说你也不是真非吃这玩意儿不可。”

嘴上打发着人,黄濑却真的自省起了自己招待的礼数是不是太寒碜了,然后醒悟过来他这分明没把青峰当客人——可上门来的不是客是什么?这么想就有点微妙,他用手抓了下头发,淋过雨的头发发着粘,脖子那里尤其不舒服,便断然放弃了深究。

 

“我先去洗澡了,小青峰你……你自便。”

他全没想进屋不足五分钟主人就扔下另一个人去洗澡其实也丝毫不符合待客之道,不过青峰也不需要他待,已经拿牙嘎吱嘎吱跟核桃对付上了。

 

 

黄濑这个澡冲的比平时潦草。

 

多少还是想着外面还坐着个人,又不是亲近到本来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这个房子里已经习惯的私密性多少受到了点冲击。当然青峰并不是陌生或者特别要防备的人,但比那些更麻烦,他有“前科”。

 

在帝光哥俩好的时候他们特别亲近,一来是因为他老在放学后缠着青峰1on1,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熟了之后发现青峰这家伙在这方面实在是大大咧咧,全无一点个人隐私意识。可能有一类男孩就是这样的吧,喝水、吃便当、用毛巾之类的举动上经常的不分彼此也就罢了,更让黄濑头疼的是他有一阵子老爱拿自己的手机玩儿。作为一个家庭条件过得去,又赚着一份兼职模特零花的中学生,在潮流产品上他也贪过新鲜,新机型换得挺勤快。每次拿着新手机,青峰看到了就要过去玩儿游戏——他的零花钱全贡献给了球鞋,用的是款老机子,眼馋。

 

黄濑自认并不小气,如果青峰仅仅是拿自己的手机玩儿游戏也没什么,但实在有那么好几次,从他手里抢回手机,是因为看到他在乱翻自己的相册,或者邮件信箱,有时候看到是知道名字的女孩子发来的暧昧告白短信,干脆会大声念出来,或者点评一下女孩子发来自拍的美丑。他当然是阻止了,但青峰压根不理解他为何因此反应如此之大,还是那样嘻嘻哈哈的。又或者认为黄濑是恼羞成怒,因为关系到他的爱慕者……还有黄濑自己略微自恋的自拍习惯,于是干脆很夸张地嘲笑他脸皮薄得可爱什么的。到这个份上黄濑也就真成了恼羞成怒了,加上不知道怎么跟这种脑袋回路完全不一样的生物解释明白,或者说青峰是特别的,特别到他没办法真对象别人一样拿着底线问题把事情解决。

 

等到中二下的时候青峰的篮球才能开花,陷入了自我质疑和封闭的泥潭里,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这种行为便也中止了。黄濑当然并不是希望他再来拿自己的手机乱翻,但这份青峰独有的令人难堪的亲近一下子消失了,失落必然是有的。

 

直到高中的几场球赛后他们又恢复了往来,这时候两人都跟从前有些不同了,但青峰这个不拿人隐私当回事的熊孩子习惯居然没像他身上一些别的幼稚的地方一块儿修正掉。后来黄濑隐约意识到他这点坏毛病貌似没在别人身上犯,倒像是专对着自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更难办。青峰不可能不知道这会让自己生气,可他就是三不五时特意要惹一惹,惹到之后就是装傻——他觉得这样有意思,也知道自己拿他无法。当然因为不同校,不可能跟从前一样腻乎,到后来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刚刚进浴室之前黄濑差点就放下话让青峰“老实呆着别乱翻”,还好没说,他们也是好一阵子没见了,不能一来就这么翻旧账。如今两个人的生活隔得这么远,哪里还有他看到自己会脸红生气想要隐藏的东西?

 

听到客厅里电视机传来熟悉的音乐,他擦着头发走过去。

青峰居然在看“室敌非友”,这个点放的当然是重播,上周那期的重播。

本来整个横在沙发上的他看到黄濑来,半歪着蹭坐起来,拍拍旁边空出的位置让人坐。茶几散放着两颗几近完好的核桃,青峰并没有磕掉自己一口牙的打算,早就放弃了与它们缠斗,他拿了个一看就是黄濑自用的大茶杯装了红酒,有一搭没一搭地抿着。

 

因为洗完澡口干,加上杯子是自己的,于是黄濑也不客气地拿起来喝了一口。

 

TBC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