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3)

3.

黄濑这次出差是去谈台里有意制作的一个新节目。基本上是全外景的竞赛秀,所以第一要务就是要敲定一个合作起来便利的外景地。不那么出名到游客趋之若鹜,又的确要风光宜人,有旅游资源可供挖掘,合作起来有双赢前景的,会给予自己便利的地方。之前看了几个地方都不甚令人满意,和助理枝江言谈间听她提及自己的老家,倒是觉得可以过去看看。

其实枝江上大学后离家数年,故此,记忆中的故乡和现实略有出入,和她动情描绘的有些货不对板。陪同黄濑一天逛下来之后,她尴尬且敏锐地觉察到了他那一点失望,不免对自己王婆卖瓜的行为有所后悔。心里的惶恐很像是前一天雨夜里被那个比自家老大还要高点儿的男人黑着一张脸瞥过时的心情。

其实黄濑失望的有限,本来他也不是来找什么情怀的,原则上已经决定了就是这里,只是有些具体事项还需考量。结果电视台的金字招牌加上“室敌非友”如今的影响力,他们一行得到的是极为热情的招待。比起赞助冠名权或者节目后广告位实打实的竞争,能和制作人攀上交情搞个软广告当然合算得多。

当即就有几个老板非要挽留他们多待一日,一个酒店老总做东说晚饭后请泡温泉,先暗示有余兴活动,又明示和黄濑一见如故,有小礼物要赠予他。太直白的架势让黄濑很是无奈,不是他太刚正不阿视回扣为洪水猛兽,但这八字还没有一撇的实在是有点搞笑,忙说明天台里还有事,当晚就搭最后一班飞机回了。

中间又接到二姐电话,连车带人关心了一番,人是顺带的。二姐一家不久前又添了第三个孩子,一家成了五口,又一时间忙着没工夫选新车,黄濑便主动提出拿自己的SUV先跟他们原先的小车换着开。说到这个他就又想起了青峰的车,黑又硬的,说真的很像本人,以此类推的话自己不应该开个骚包闪亮点的车吗?怎么反而当时买了个银灰色的商务型——什么时候开始,连这种地方都下意识地要装样了呢?

这点感慨在他走进家门后的十秒钟内彻底消散。之前脑子里闪过很多种关于青峰在这间屋子里留下些痕迹的设想,就算他压根没走,四仰八叉地在自己客厅啃PIZZA都不会让黄濑这么意外。但青峰确实走了,也确实留下了痕迹:厨房里像是经历过一场洪水后的灾难现场,湿漉漉的地面上印满了硕大的黑脚印,还有一把不知道哪里找出来的改锥躺在橱柜的脚边。

黄濑呆立在厨房入口处,凭他的智慧,一时竟想不明白青峰在这里干了点啥。

想起昨天那家伙留给自己的新号,干脆皱着眉头拨过去问了。

青峰在一个很吵像是酒吧的背景里扯着嗓门,一副邀功的架势:“你那个水管……还好我搞定了啦!”

“什么水管?”

“哈?你不知道?就你厨房里洗手池那个龙头,出冷水的管道塞住好久了吧,一开就只有热水器里的水,我还想你这细皮嫩肉的没被烫个半熟吗?”

“……”

黄濑茫然地听着,水管只出热水这件事先前他也不是全无觉察的。可一来是忙,二来是下意识没往出问题那方面想,觉得是新房子就万事无虑。他基本不在家里开火,所以用到的机会也不多,这样无关紧要的生活细节,连他自己都不在意,结果被一个第一次上门来的客人硬是给解决了。

“你家连个趁手的工具也没有。我上隔壁借了把,你记得还给人家……我就知道你这方面搞不定,黄濑,这回你说你怎么谢我?”

幸亏是隔着一支手机,黄濑很难说自己脸上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因为他脑海中浮现出了青峰仰面躺在地上,光着膀子,煞有介事地挥舞改锥的画面。还是高清的。

沉默片刻后,他不知怎么就爆发了,深吸一口气对着电话吼——声音不大他怕那头听不见:我没请你帮我修什么水管吧你也别闲着没事拿我家厨房开练啊?!这种事我还要你帮忙,那物业干什么吃的,家政服务的水管工干什么吃的?!

说这一连串的时候黄濑侧着头夹着手机,一下一下地用力杵着第一次下水的拖把,他心想自己在气什么呢?这个青峰突然出现,太大张旗鼓,理所当然,旁门左道,但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当下就有点唾弃自己的反应。而青峰呢,有点心虚地想起自己后来有事走的匆忙,厨房那地面看起来是有些惨,就赶紧说那个后续工作是潦草了点,要不我明天来给你再收拾下。殊不知他这狗腿兮兮的腔调越发让黄濑觉得胸口发堵,最后干脆是气笑了,他想问,小青峰你何至于要这样。

最后黄濑稍微地扳回一城,是他灵光一现,换上很营业性很温柔的口吻对青峰说了句“谢谢你”,看似简化实则偷换回答了“怎么谢”这个千古难题。果然青峰就有点儿不知接什么话了,扔下一句“周末接你”就挂了电话。

黄濑也不知道自己奔波了一天后哪里还有力气,直到把厨房的瓷砖地拖得光可鉴人了才打住,感觉好像回到了中学时部活结束后打扫球场的日子,还拄着拖把蹲在那儿发了一小会的呆。

 △

上一期节目的收视果然又蹿新高,因为这个,黄濑打了新节目的报告后去跟上谈时受到了更温和的待遇,包括在对预算的质疑上。< 

 

费尽唇舌搞定了领导,并找了个听上去较为正直的理由对之后要出行的几天口头报了备——虽然他现在的工作没有固定坐班的要求,然而实际上节目组大小事务最终都会找到他头上。好在几年下来“室敌非友”的制作班底日渐稳固,他才敢放一放手。等到新项目正式启动,估计又要分身乏术了。

 

现在的他的确需要一个休假,所以桃井的邀请来的正是时候,可同时也明白因为某个家伙的存在,那趟未来的旅程又大概不能彻底放松——并不是说他讨厌,而是彻底放松那根神经后就管不住会不会发生什么脱轨的事儿了。当然也可能没有那个分支选项,因为之前已经选过了?黄濑有点松动地想着,他可不是不敢冒险的那种人,前提是他乐意,乐意大过一切麻烦和尴尬的可能性的话,他就放纵得起。

 

不过也许他更需要先找个人来点直接的放松娱乐?比如约个女孩子出去喝个酒,没什么创意的那种就好。昨晚青峰电话里的背景音给了他灵感和提醒,作为一个刚30岁的青年男人,能够容忍的纾解周期大概是……自己跟上一个应该算是女友的对象结束关系已经是搬进新家之前的事了,而新的环境很舒适,他暂时不想让跟自己有那种亲密度的人来分享。加上新一季“室敌非友”开播,主客观条件共同把他拉离了夜生活。这个间隔已经长到有点不对劲了。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可积久了和喝多了真会被捻成不理智的导火索,削弱真正该依靠的理性与感性。而且现在他是成年人,就更没有以这个为借口的道理。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也许该问问绿间今天的星座幸运指南双子是不是荣登榜首。他不过是从26层坐了个下行电梯,晚上的酒伴就已经找好了。副台长手下的干将真由美主动邀请他晚上找个地方聚一聚,黄濑笑着说行等你电话。第一季“室敌非友”开播前所有人心里都没有底,最后黄濑决定塞一颗自己人的棋子进去。当然只是为了有一个熟悉规则的人在里面引导走向,让大家尽快适应,保持住比赛不失控崩溃而已,并无名次上的安排放水。这个人选便是当年还是电视台实习生的真由美,在参加的时候对其身份略作修饰。有着一张甜美面孔的她最后止步四强,尽管没有得到奖金,却因此受到了高层赏识——被当做棋子,不代表你不能走出一步聪明的棋。

 

不过,黄濑有过短暂交往的选手并不是她,而是她在节目中交情较好的一个女孩,两人在真人秀结束后也保持了私交的那种半真半假的闺蜜。也因为这一层原因,以前真由美对他有意无意投来的眼神都被他给“视而不见”了,但鉴于上个月黄濑都收到了那名前任的结婚请柬(虽然他没去),再连这么个简单邀约都拒绝就过于矫情了。至少,真由美应该会是个聊天的好对象吧。

 

这一点倒是在不久之后就得到了证实。只是在对黄濑筹备的新节目提了有价值的建议之后,真由美拿着细细的薄荷烟笑了,问他为什么两个人一直在讲这些:“黄濑君你看着可不像个工作狂啊。”

“不能这么说吧,”被将了一军的黄濑无所谓地耸耸肩,“因为我不用浪费时间在恭维你有多漂亮,费心打探你的工作和业余爱好,喜欢看什么电影吃什么料理,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对什么样的男人感兴趣上面啊——当然你想聊那些老生常谈的话题我也可以奉陪。”

真由美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以前只知道黄濑凉太长了张玩得开的脸,对女孩子们却一直是温和舒服的,用那位闺蜜的话来说,“虽然没心没肺,可也无痛无痒”,是非常端正的大众情人款。此刻骤然看见这位刻薄的一面,顿时有点招架不住,再也不想相信情报了。但她又不得不承认,男人这样轻微的恶毒起来还要更性感一点。

“……我还是叫您黄濑老师吧!”

她这个娇撒得窘迫,让黄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有点过了。说了节奏不对的话说明他其实在犹豫,犹豫今晚的去向和眼前的人选,因为这实在也不是他往常的路数。不过无论如何都应该先挽回一下,于是挂上抱歉的笑容表示自己再请她喝一杯作为赔罪,转头扬手叫酒保的时候目光扫到昏暗壁角里的一个人影,愣住了。

 

头皮上像是炸开了什么那样发着麻,下一秒青峰的身影瞬即被走过来的酒保衣角挡住了——可怎么又是青峰!你和一个朋友天天见是一码事,天天撞见是另一码事,想想卡萨布兰卡里那神一样的台词: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里有那么多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这一间……啊,啊!

 

等真由美选好了一款调酒,黄濑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说:“看到个熟人,我过去打一下招呼。”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