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8)

8.

青峰问那你现在是要去干嘛,黄濑说到前面咖啡店买咖啡。然后他被拽着扔进了车里,青峰说你等着,我去给你买。摔上车门前还扔下一句:“你他妈总这样,答应的时候痛快,事到临头反悔了借口比谁都多。最烦的就是你说话跟放屁一样,我怎么就不长记性,活该被你玩儿是吧!”

 

他滴一声把车锁了,黄濑隔着车窗玻璃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微微弓着背,迈着气汹汹的步子走远的样子,身体奇怪地从脊柱底处泛上了一阵轻松。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紧绷着的状态消失了。他知道青峰这么搓火肯定有原因,但就不知道他指责里针对的到底是什么——不会是海边台风夜里的事,那家伙肯定还没准备好提这茬,这方面的心照不宣他们还是有的。然后黄濑想起来了,大学二年级的暑假,青峰还在美国,说自己租了一个小阁楼,还搞了辆二手车,在电话里兴冲冲地问他要不要来找他玩几天。

 

黄濑起先说好,也真的想过要去,新办了护照什么的。但假期刚开始,事务所通知他有个短剧拍摄的活,还不是扮路人,是个有点戏份的小角色,说机会十分难得,问他要不要接。他这边还在犹豫,青峰却连篇地在网上敲他,问他签证什么时候下来,机票订了没有。一反常态密集弹出的对话框好像一根皮筋一下下打在黄濑的胸腔上,尤其卡着时差在深夜里打开时,白色的背景刺得他眼睛发酸。他告诉自己,这个机会很难得,他们说二十五岁之前人只有三次重要的机会……事实上,的确是由于这部短剧的拍摄,他认识了后来介绍他进电视台节目策划部的某位前辈,对以后的事业打下了基础。甚至青峰也没有因为这次爽约和他断交,但是。

黄濑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有着那么一个闪烁的“但是”。

跑远了的思绪忽然被在视线中晃荡的一抹鲜红给拉了回来,车里的那个龙虾挂饰很眼熟,应该是自己送给青峰某年的生日礼物无误,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怀念的情绪。黄濑一向很乐意送人礼物,与其说人情和义务不如说是享受某种乐趣,和他送出过的那些别出心裁的礼物相比,这个张牙舞爪的线编龙虾说实在的有点敷衍——虽然仍然跟青峰很搭。因为它的确是个替代品,替代了原本要送出的礼物。

都好几年前的事了,没想到还会看到。之前上青峰的车时印象里没这个,大概是之前刚刚从哪里翻出来的。在车里挂御守、佛珠,玉石什么的都有,挂龙虾的大概是独此一家,也不管这个红彤彤毛茸茸的小玩意跟这冷硬派的车搭不搭调。黄濑伸手弹了一下虾大王,嘴角扯出一丝笑,然而下一秒想到了青峰大约是怀抱着怎样的目的翻箱倒柜找出的这个挂在车里,他就又笑不出来了。

青峰回来的时候左右手各提着两个大袋,简直像是打劫了半家咖啡店。

黄濑抚额:“你这是……预言我今晚也不用睡了么?”

青峰冷着脸不说话,他又不知道黄濑要买几个人的份,也不清楚他的口味,索性每种都点了——当然也因为他心里窝火的要命,这种类似于土豪撒钱的行为也多少能爽一爽。黄濑只好替他圆场:“小青峰一来就请客啊,既然连跟我一起加班的同事都请了,干脆好人做到底,帮我一起提上去吧?”

青峰哼了一声:“就你会使唤我!”

黄濑在腹中暗自吐槽谁敢使唤你啊,汽车发动时大红虾在两人之间晃动了几下,青峰不知道怎么半侧过脸来,一眼发现黄濑的视线所在,皱着眉头有些不自然地转开了。

黄濑没有错过这个微小动作,在这一瞬间,他心里迅速下了一个决定。

本来只有几步路的事,却因为电视台外不能停车,青峰不得已只能一个头两个大地在黄濑的指挥下绕进了地下车库——这还得黄濑刷了身上的工作卡才能进。车子熄火后,青峰却按了一下正要起身的黄濑,又问了一遍:“真的去不了了?”

“真的,节目组出事了,有人进了医院,可能还要打官司,这个时候我没办法……”

青峰打断他:“那我也不去了,我现在就跟五月说。”

说着便掏出电话,搜了五月的号码,还没接通,黄濑一把将电话抢到手里,按了终止。

“小青峰你干嘛啊!”

“留下来陪你啊。”青峰摊开手,转过脸来,挑高了眉毛看他。

黄濑猛烈地摇着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你这是何必,我这是工作上的事没办法,耽误你跟他们玩儿,这叫什么事?”

“是吗?我还以为,你想听我这么说呢。”青峰慢吞吞地,用一种奇怪的腔调说着,“还有,什么叫耽误我跟他们玩儿。你以为我干嘛答应去什么温泉,我家浴缸没热水吗?”

 

黄濑没有想过青峰头一次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近乎直指核心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行为总是很直白,但嘴上却从来都没有说过,迂回不是他的风格,但又有什么阻止了他直接地把想法说出来,因此索性不说。那么这次自己是把他惹急了?

“谢谢你小青峰,不过,真的不用。”

黄濑认真地凝视着青峰,尽管他明白在这个时候拒绝他很不明智,然而他不得不这么做。哪怕只是在朋友的立场下,自己也完全不希望拉任何一个人留在身边,以任何一种方式去承这个人的这份情。特别当这个人还是青峰大辉的时候。

“用不用的你说了算,”果然,这拒绝让青峰的眼角抽动了一下,伸手焦躁地拍了下方向盘,他梗着脖子执拗道,“我乐意行不行?”

黄濑的表情冷了下来,语气却是温和的:“你留下来不但什么都帮不到我,只会让我更加心烦。”

只是有点艰难的时刻,但还远未到要崩溃的那一步。青峰这样擅自把他定位成一个需要安慰照顾的角色,强迫他接受自己付出的行为,他实在无法配合。

“你总算承认看到我就烦了?”青峰掏了掏耳朵,干脆笑了,“你也知道我这人,你越这么说我还偏要留下来给你添堵了。”

车厢里毕竟还太狭窄了,两人之间凝固的空气无处可去,无形地膨胀开来,越来越逼近那个危险的临界点。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尝试和青峰用语言沟通果然是不行的,黄濑有些黯然地想着,把手机递回去,“我也就直说了小青峰,我这里真的不需要人陪,我也不喜欢你这样。都是成年人了,这点事不是应该商量着就很容易解决了的吗?如果你坚持不去,那我只能跟你绝交,以后也不用再往来了。”

深青色的瞳孔一瞬间收缩,显出了狠戾的样子。

“黄濑你,你……行!”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青峰知道黄濑不是在说谎,他竟然用这个来威胁自己,这跟掏枪对胸口开一枪有什么区别?“……他妈的,下车!”

他实在说不下去,怒气冲冲地扯过后座上的咖啡,如果不是黄濑眼疾手快托了一把,只怕当场就要全部洒出来。

枝江已经醒了,拿了律师新拟的保密协议书打字稿正准备给黄濑过目,却见办公室门碰一声被推开,自家老大跟着个一脸煞气的大个子一同走进来,后者惊天动地地放了两大袋东西在桌上。她认出了这是那天晚上搭车时候见过的男人,却不知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倒是黄濑看到了她手里的纸,直接走到面前问:“协议出来了?让我看看。”又转头指了指桌上:“这里有咖啡,你们分了吧。”

青峰斜靠在门框上,冷眼看黄濑走到办公桌前找出眼镜看文件——他居然还戴起眼镜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刚才在路边见到黄濑第一眼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莫名被震了一下。打球之后精疲力尽、或者玩一夜游戏顶着黑眼圈鸟窝头,他不是没见过黄濑疲惫的样子,但这张逆光下男人脸看起来却有种陌生的感觉,和记忆中的对不上号了。他见过成年后的黄濑很多次,但他每次都把自己收拾得很好,好到让青峰总觉得有点儿“装”,他全副武装的时候,青峰就有理由认为抹开了底下的黄濑还是原本的那个样子。这一回,他没法再自欺欺人了——原来一直以来只脑子里盘桓的都是那个少年黄濑凉太的残影。少年的残影在大白天的强光下呼啸而去,留下一个已经过去多少年的明晃晃的提醒。看着这个黄濑,青峰讶异地发现居然没有一丝失望的感觉,哪怕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有淡淡的烟味向自己喷来,反而让心底蹿升出一股和从前不同的热切。

只不过他这刚热起来,就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不愧是黄濑,没事有来有往玩的好好的,你要一动点真格,就等着被他晾着吧。

“走了。”

摇了摇头撂下话转身出门,到电梯前听到身后的脚步急追上来,青峰一咧嘴:“这还送,当我幼儿园大班呢?”

话音未落,整个人被一股强硬的力量推搡着,一个踉跄被拉进了一边的防火通道出口。背后一痛,青峰发现自己被推到了角落楼梯边的墙上,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粗重的呼吸扑面而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两片柔软的嘴唇准确无误地封住了自己正要骂出声的重要器官。

——上最终兵器了?

——咖啡里有毒?

——疲劳过度会疯?

这可是黄濑第一次主动吻自己——这就足够青峰脑子里卷起一阵风暴了,嘴唇上像掠过火焰,兴奋的同时还有种不明所以的恐惧。在噼里啪啦闪过一串天马行空的念头后,他忽然一咬牙干脆闭眼任他亲了。操,这会儿还不先享受了,万一他啃完了是要跟自己掰干净呢?!

黄濑的舌尖灵巧而不由分说地闯了进来,叩开齿关,在微微干涩的口腔内肆意地游弋,而后狡猾地卷起青峰的舌尖邀他互动,逐渐加深这个吻。两人之间的气息逐渐变得缠绵而火热,几乎让人忘记楼梯间的门还半掩着,只要有个人过来坐电梯就很有可能看见这一幕。黄濑的胸膛起伏着,似乎觉得氧气不够一般稍微地退却了半寸,青峰就气势汹汹地反扑了上去重重的咬住嘴唇,挽留并凶狠地吮吻,当即并听到了一声情难自禁的低吟。青峰一下子得意了,黄濑那接吻的三板斧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这就依样葫芦给学回去!同时一只空着的手抓住了紧贴着自己的遥测,拉扯出衬衣下摆,这事颇费了一番功夫,刚摸到温凉的皮肤,却被黄濑双手抓着扯开了。

“好烫,”黄濑微微喘息着说,皱了下眉头,低头整理衣服,“你手里那什么东西洒了。”

青峰刚就模糊意识到自己怎么只有一只手空着,低头一看,原来右手里举着杯热牛奶,刚才激情的动作中不小心洒了一点到黄濑的手臂和裤子上。当然,他一点都不想为这个道歉。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你好好去玩几天,剩下的……等你回来继续。”

青峰挖了挖耳朵,简直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在他一开始觉得可以的时候,黄濑哭着说不要了,于是他再也不敢直接了当的表示。然而心痒痒地试探了这么些年,以为迟早彻底没戏的时候,他怎么又——

简直跟做梦似的,青峰这还愣着呢,没琢磨出到底是什么情况,却看黄濑这就似乎要走了,忙插了一条腿过去拦着。心情激荡之下,先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热牛奶,一抹嘴狠狠地盯着对面那双晶亮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冲口而出问:“给干了?”

黄濑脸色微变:一件事可以有一百种说法,这家伙还非得选最粗暴刻薄的那种,真是……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并不想再去争这口头上一点意气,甚至愿意稍微示弱一点让对方高兴,便不承认也不否认地沉默了。其实青峰也知道自己这话太过分,可看着眼前这人微微垂着头,抿着嘴角,睫毛微微扇动的隐忍模样,心里那股火苗就又恨不得一秒窜上喉咙口。

过了一会儿,黄濑的情绪下去了,主动伸手把他手里剩下的半杯热牛奶接过去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又温和地凑过来吻了下他的嘴角,眼中有笑意闪烁。

“行了吗?小青峰,这点订金够不够?虽然要咱俩的话是去不去温泉都行,不过你还是去吧,小桃现在需要你陪陪她,这是你该做的。去……把我的份也捎带上。”他歪着头看他,“我这边处理完事情也要不了多少天,等搞定了,我去找你。”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