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9)

9.

这笔“订金”来的太过突兀,有些被冲昏了头脑的青峰还想确认些什么,然而桃井的电话不合时宜的杀到。她在听他说了黄濑工作脱不开身之后先是哀叹了一番,却又说让他顺路接上自己的一个女伴,青峰一听当即不爽起来:“搞什么,还真当我是司机了?”

话出口的同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进了电梯里,徐徐关上的门外是黄濑那张似笑非笑的漂亮脸蛋,那个口型依稀实在说着“小青峰拜拜”的样子。

黄濑又在电梯外站了好一会儿,一点一点喝完了剩下的牛奶——温热的液体暖着胃的感觉很好,原来比起咖啡现在的他更需要的是这个。把纸杯捏扁三分投入墙角的垃圾箱,手机响起了新的着信声,青峰发来的,大概是在电梯上就打起字来才会那么快:就喜欢你这家伙放狠话时候的嚣张样。

——这是提醒他以前有放了话却不算数的前科?

摇头笑了下,刚要回复第二封邮件又来了:还有你记住,永远别他妈拿绝交这事儿威胁我!

黄濑想了想,从输入法里调出了许久不用的颜文字符号,发了个贱贱的(☆>ω・)ノ过去。工作后就再没有这么干过了,当初念中学的时候他发邮件写推都很爱用这些表情,青峰见了就总是一边嫌弃说“你是女孩子吗?”一边又缠着他非要解释“这个表情到底什么个意思啊”,如果说了是随手用的没有特别的意思,还会不依不饶地追问“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把手机放回兜里伸了个懒腰,黄濑感觉自己就像洗了个热水澡一样,浑身舒服,充满了劲儿——尽管身上闻着带了点奶香味。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刚刚真的做出了刚刚那番举动,毕竟这么久以来谁都没有再次确认过对方是否还对自己抱有那种想法,这就像一场赌,而他赢了。

幸好这么做了。赢的感觉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瞬间振作起来,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疯狂一把,用一记强心针来应对之后的硬仗。当然,这说不上是不是利用了青峰或者仅仅是青峰的反应,他自己也需要在跟青峰的关系里抢一次先机来淡化一直以来的耿耿于怀。另外,答应的事不必立即兑现这一点也给了他准备的时间,海边的时候一切来得太突然,这一次他至少可以努力表现得不让自己回想起来懊恼。

黄濑这副精神抖擞的面貌一直持续到来到医院病房,把协议书和笔放到了铃木彩芽的面前:“他们都已经签了名,现在就差这最后一份了。”

桃井选定的去出是在北陆山中的一处温泉山庄,开车要一整天才能到。因为是一个地处较为隐蔽的秘泉,加上山路难走,所以在游客中几乎没有什么名气,连带温泉旅馆也是近乎质朴的农家样式,倒是很清净天然。

青峰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一路上载的那个桃井的闺蜜玲奈,温泉旅馆就是她家开的。也难怪,他和对方在车上几乎没说上几句话,所以看到玲奈到旅馆前台喊了一声舅舅的时候颇有些惊讶。桃井解释说这次算是玲奈白请他们来玩,一方面是陪自己度过婚前最后的单身时光,一方面是想请黑子做副主编的旅游杂志能为她家的温泉旅馆写一篇稿子做点宣传。

然后她问起黄濑工作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和“室敌非友”相关,她也是一直有在追着那档秀看的。青峰根本就没从黄濑那里获知什么有效信息,被刨根究底的问了两句,一下就烦了。

“都说了不知道了,反正能让人通宵的总归是麻烦事吧!”

桃井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不是和小黄最要好吗,怎么都不具体关心一下。”

青峰正喝着玲奈刚刚端过来的茶,听到这话时不小心喝急了烫了舌头,心里却有点高兴。

“他那是电视台的机密吧,就算是一家人也不能说的,你懂不懂啊笨蛋。”

以前别人说他和黄濑关系好的话他都是嗤之以鼻的,甚至会拉着脸说“是那家伙自己黏上来的吧”,大概多少有些心虚。但现在不同了,他和黄濑之间的“好”和“近”,确确实实地要超过了和朋友里的任何一个人,于是听在耳朵里都有一种得意。

桃井不禁有些失望:“这里这么美,小黄不来可惜了。”

青峰想到黄濑那晶亮的眼神,有些心荡神移:“也未必,他说如果搞定的快会尽量过来。”

这听起来实在是句很普通的托辞,大概只有青峰一个人还觉得黄濑结束工作真会赶过来,桃井也不点破他,转而说起了玲奈。她和玲奈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交好的契机居然还是因为篮球。

“玲奈喜欢篮球好像是受了她哥哥的影响吧。她哥哥以前是校队的主力,也在IH上拿过冠军的,不过要早我们好几届吧。当然没有阿大你这么厉害啦,后来也没有打职业赛,不过因为从小跟哥哥一起玩,所以就对篮球打得好的人很有好感。”

“你不是吧……给我来这出!”青峰这时候琢磨过来了,面色古怪地看向自己的青梅竹马,“我说怎么突然差遣我当司机呢——靠,难不成是我妈找你说了什么了?”

桃井捶了他一拳:“才不是呢,阿姨跟我说她已经懒得管你了,也就我这个笨蛋才吃力不讨好地老为你想着。”

“谁要你费这心了!”青峰哭笑不得,“看清楚点好不好,我像是滞销到要你来着急把人往我面前拉的地步了吗?”

“你这么激动干嘛,”桃井压低声音,“我也是顺便,而且是玲奈自己说想认识你来着。”

“怎么,迷上我了?”青峰故意夸张地坏笑了下,又在胸前比划了下,“不过这里也有C吧,过基本关了,样子也算是我的菜,我要辜负了你的好意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其实心里有些迷糊,他一直以为桃井老拿他跟黄濑一起开玩笑想必是知道了点什么,都说女孩子比较敏感,能看出来也不奇怪。可是现在她居然介绍别的女孩给自己,这算什么意思,觉得他跟黄濑没戏?可他才刚回来,要不就是之前黄濑跟她暗示过什么?

实在是青峰想多了。桃井对他对黄濑那些心思的敏感有限,也并不认为在这么几年后依然有效,那些话更多是开玩笑才说的。本来青峰也不是这么心思细密的人,但刚刚被黄濑的许诺震惊过,脑子里无法摆脱,尽是和黄濑有关的事,于是破天荒的想到了岔路上去。

桃井知道他这语气不当真,有点惆怅地摇了摇头:“随你怎么想吧,就算我多管闲事,这也是最后一回了。”

青峰一愣,这才意识到这个跟自己从小一块儿长大,没少被自己欺负也没少数落自己的人也快要从自己的生活里走远了,心里一下有些空落落的,嘴上却随意地说:“你不就去个美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比你早好几年就去过了。”

这样生硬的安慰对桃井却是有效的,她笑了笑卖了个关子:“对了,有个事你听了肯定高兴,不过别问我,让玲奈自己跟你说。”

青峰不吃这套:“爱说不说,我才懒得问呢。”

没多久温泉旅馆里热闹起来,火神和黑子到了。谜底也很快揭晓:原来是玲奈的哥哥在旅馆的后院平地上搭了个篮球架。青峰都还没说什么,火神已经从自己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常年放着的篮球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显而易见,到天黑之前,男人们的活动就都是一对一了。

黄濑在走廊里遇到了真由美,对方对他说了恭喜,又眨了眨眼睛凑近过来。

“不是说狮子大开口,不同意就走法律程序?怎么解决的,黄濑君您也教我一手。”

“分不清轻重,连自己身体状况都不顾的人迟早会后悔。”

真由美噢了一声:“我可以用这个理由拒绝加班吗?”

黄濑摇头笑了笑:“如果是你的话绝对找得到更好的理由。”

事情解决的的确比他想象中的容易,可以说是把节目组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一个参与者的中途离开仍然会带来影响,但总算把握在了可以抵消的程度内。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觉得这一次自己是幸运的,而且说不定还得感谢——感谢青峰?

在医院里,彩芽看完那份协议书后脸上没有表情,连看也没有看一眼手边打开的水笔。黄濑示意枝江打开手机给她听了一段录音,录音里是几个在节目中和她同屋的女孩们的话。

“我看彩芽闹过好几次肚子疼,还有背疼,我问她要不要紧,她说只是晚上着凉了。”

“有一次在她裙子上看见过血迹,我提醒了之后她还很紧张。”

“那时候她只是说自己身体一直以来就有些小状况,也有吃药,我从来没想过会是……”

“头三个月本来就是罪容易流产的时期,她这样太不小心了。”

……

在签协议之前,黄濑特意又和每人都聊了聊彩芽在节目里的表现,有没有任何异常。那时候他还没有任何明确的头绪,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多问一些对之后和彩芽谈判没坏处。最后,有个当了母亲的选手偶尔说到一句“我也怀疑过她是不是有先兆流产的症状”,一下点醒了他关键所在。

如果不是因为二姐前些日子刚生完孩子,作为一个未婚的大男人,黄濑可能还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先兆流产”,也不会知道这对三前三个月内的孕妇来说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但身为女人的彩芽对自己身体如此的异常还会这样全然不知吗?

他指给她看之前签署的协议第十五条:如选手在参与节目期间突发疾病或出现任何健康问题,请及时用呼叫器与节目组工作人员联络。经由诊断后,在医生的建议下视情况决定是否留下继续参与节目流程。如选手隐瞒身体状况,则后果自负。

“知情不报,还继续参加那些需要剧烈活动的比赛环节,这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黄濑凝视着她,“还有,对孩子也是。”

“我……我没法确定,”彩芽咬了咬嘴唇,“我是第一次怀孕,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说过有的人压力大的时候也会有、有那些症状。而且那时候我刚分手……我没法去想别的可能性!”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保胎用的黄体酮胶囊,在你床头找到的盒子。”黄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盒扔到她面前,“这是处方药,只能通过医院获得。你让医生给你开这个就是因为不想错过参与节目的机会,到这一季节目结束,孩子也不过四个来月,你的身体苗条,并不会太显形……你想一举双得,却选择了最冒险的方式,我说的对吗?”

真由美听着黄濑讲述的同时也悄悄打量着他。这几天想必劳心劳力,眼前的男人可见地瘦出了个比原来锋利的轮廓,但是眼里仍然很有神采,仿佛为了什么事正兴奋着——当然这些轮不到她来指出,应该有更合适的人来关注这些,不知为何她这么想着。

“虽然我跟你立场一致,不过黄濑君,对一个女人暗示她不配做母亲还是挺残酷的……我发现你总是跟我想象的有点儿不同。”

“那就不要想象我。”黄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而且你刚才也不该恭喜我,你知道刚刚副台喊我进去说了些什么吗?”

“难道不是夸你这么干净利落解决了这个麻烦?”

他审视着真由美的茫然,发现她的确并不知情。

“他倒是表扬了我一番,还说我最近太辛苦了,又要筹备新节目又要照顾这边,一心两用果然是容易有所疏忽的。”

真由美皱眉:“副台这意思是——”

“嗯,”黄濑点点头,“想要我放手新节目的班底,不知道是谁想要接过去。”

“那应该就是他了,我提醒过你的,”她马上反应了过来,“石川主任今天在你之前来过办公室,聊了挺长时间……可这没有道理啊,对新节目的企划出力最多,最熟悉的就是你,真让你放弃一直以来付出的心血,就算是副台也不好开这个口吧?”

黄濑耸了耸肩:“所以他让我自己考虑。”

“那只要你不松口就行了,就算现在副台对你有什么意见,等节目出来他还能有什么话说?”

真由美是目睹过这个人如何一步步缔造出“室敌非友”的收视辉煌的,抛开别的心思不说,她也完全相信新节目在黄濑手里会比在其他人手里更好。然而她也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在这个大楼里想排挤黄濑的人想必也不在少数,但在他刚刚扭转逆势的情况下,那些人还能在背后搞些什么小动作呢,等等——

“刚刚石川主任离开的时候,问了我一句剪辑室的午休时间。”她疑惑地看向黄濑,“他不是不管“室敌非友”的后期很久了吗?”

剪辑室……黄濑的脸色变了,当即掏出电话来拨给枝江:“你现在去剪辑师那边,把摄入出事画面的带子都拿上——这部分我没让他们吐到机子里,拿母带,我现在也过去。”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