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11)

11.

三人就近找了一家门面颇小的拉面店——在这种深秋的晚上,没有什么比一碗热腾腾的拉面更能熨烫肠胃的了。

可惜这家店实在太小,又是将近关门时间,老头子店长黑着脸迎接了这三位客人进门。青峰一进门就看着墙上的菜单点了几个小菜,得到的都是硬邦邦一句“没有了”作为回答,黄濑赶紧抢在前面说那就要三碗普通的拉面吧,结果还被瞪了一眼,扔回一句:“我家的拉面一点都不普通!”

本来要发作的青峰听了这句话倒笑了,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扭头跟黄濑说:“行,就等着看看有多不普通!”

十多分钟后面端上来,看着倒果然十分不普通:黑漆漆的面汤上浮着几片萝卜、笋尖、蟹肉棒,插在碗边的海苔倒是有好大一片,不过也只是让颜色更单调而已。对此老板是这么解释的:“太晚了,葱没有了,鸡蛋也没有了。”

黄濑一天几乎都没有吃东西,于是这面虽然其貌不扬可他闻着还是香得很,率先用勺子试探着舀了一勺汤喝,味道竟然十分醇厚浓郁,忍不住卷了下舌头。心想看来这老头的自傲还是有几分本钱的,忙说:“其实味道真的还不错。”

当然,就算很错此时他们也没什么别的选择了,本来也只是垫肚子的一餐。青峰动了几筷子后突然想起什么,在外套口袋里掏摸了一下,居然真找出一个白煮蛋。下午在温泉水里煮了几个,顺手拿的,在桌脚上磕开剥了皮,滑到黄濑碗里。

“给你。”

他这举动实在太自然而然,黄濑愣了一下才觉出了惊讶,从来就只有青峰从别人碗里抢食,何曾有他主动匀吃的给别人过?!下意识瞟了一眼坐在他们对面的玲奈,发现她也正巧看着他们,顿时头皮微微发麻,心虚之余就不由得笑着开口掩饰了一下:“怎么先给我了,应该女士优先嘛。”

“没了,就这一个。”青峰说完,继续低头西里呼噜地吃面。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好在玲奈主动打了圆场:“没什么,我不吃鸡蛋。”

这下黄濑也没法再转移走这颗烫手鸡蛋,用勺子兜着,颇为无奈地凝望了它几秒,狠狠一口咬下去。暗叹青峰这家伙怎么就能做到占别人便宜那么天经地义,换过来自己吃他一颗蛋都要有负债感的?

温泉蛋莹白软嫩,自然无需咬牙切齿地对待,只不过黄濑这时候心里仍然计较着自己刚刚的表现而有些不痛快。如果早一刻发现青峰身后的玲奈,大概自己那句快饿死了都不能就那么脱口而出——至少换一种方式,说得别那么像在撒娇。当然他本意完全不是那样,否则真可以直接劈死自己了。而这时候青峰给他塞吃的,这就像是个回应,把那个亲昵的环咔嚓一声扣上了。

也可能自己太敏感了吧,他只是偶然间想起想起曾经和自己在一起的某任女友说过,在一起间做多了,不管有没有爱情,两个人都会越来越亲,变得黏糊,是会忍不住要向对方撒娇的。但是黄濑没有过,觉得自己没有这种爱好,不过女生要依偎过来也不会觉得厌烦。他和青峰也不符合做多了的标准,现在还不符合,还好,还好。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临场反应有点差啊,黄濑对自己很不满,来就来吧,又搞丢了钱包差点流落街头,当真是出师不利。

就这么走了一会儿神,吃面的进度便大大落后了。青峰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面,他午餐吃的多,所以并不很饿,玲奈的食量和大部分女生一样,小半碗后便饱了,也早已停了筷子。青峰习惯性摸着其实并不涨的肚子很随意地说着:“说起来以前帝光附近那家面馆还记得?什么面里都爱撒玉米粒的那家,什么破习惯啊,被骗了三年,还以为拉面都是那样的……”

黄濑嘴里塞满了面条,含蓄地嗯了一声。尽管他觉得青峰估计是听不懂自己的暗示的:这里有三个人,他却说些只有他俩明白的陈年旧事,无论如何这都太不礼貌啦。不过奇迹出现了,青峰真的放过了他,转而跟玲奈聊起天来。他可以在开车过程中几乎不跟她说话,但并不表示和她聊天会有什么障碍。他说起自己在漂洋过海的那些年里,吃腻了洋快餐,想起自己熟悉的那些食物的时候,最想念的居然是拉面。

“为什么是拉面呢?”

“谁知道,吃起来有满足感吧,连汤也可以喝干净,吃一辈子也不会讨厌。”

“天天吃还是会腻的吧?”

“咳,反正就是喜欢拉面啦,喜欢嘛——都是这么说的。”

青峰没什么涵义地瞎应着声,眼睛却看着低头安静吃面的黄濑。

他自觉着是像个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一样驾到了,但见到的人完全不像他预期的那样灰头土脸,手足无措,这让青峰实在有点失望。好在这个整洁体面的,身无分文却还有闲情跟陌生小女孩玩游戏的男人还会肚子饿,是啊,再厉害的人也会肚子饿呢。

黄濑吃东西几乎不出什么声,只是轻微地鼓动着腮帮。以前被他嘲笑过,愤然地解释了这是因为家里有两个姐姐,从小跟着一起文静地吃饭,养成了习惯。青峰记得自己那时候说,看你这样吃东西真他妈没滋没味的。而黄濑就会翻着白眼反驳,没滋没味的你还老抢走干嘛?

小店有些漏风,头顶的灯泡微微晃荡着,把他们的影子在墙上拉长。青峰无聊的心里生出一种蠢蠢欲动,妄想用目光幻化出一颗今天店里早早用尽的青葱,就在黄濑唇角的位置,然后就可以这样用大拇指滑过去抹掉。

青峰的瞳色很深,因此目光的重量也很沉。被这样的目光一直瞧着,黄濑自然不是毫无知觉的,他有心跟青峰说你别太夸张了——当然不会真的说出来——这点重量他不至于还担不住。只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以前一起吃拉面时,青峰最后都会把自己的这碗汤也拿走扫荡完,这一次他又这么干了。尽管两个人点的是一样的面,而在他对面还有玲奈那几乎没怎么动的大半碗。

“好喝。”

听到他这么说,料理台后老头儿眼角的沟壑里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来。

上车前玲奈说自己先去趟洗手间,看着她走远,黄濑突然小声问了一句:“照片里是她?”

青峰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干咳了一声:“你看了?”

黄濑却自言自语地摇起头来:“唉……不像啊。”

青峰神色有些古怪,说的话更是暧昧:“怎么不像,你又没见过。”

“说的也是,”黄濑笑了笑,“总之还不错,可惜手机丢了,看不了了。”

“是嘛,一般吧,这样的我那还存着很多。”

“可你什么时候爱好变得这么奇怪了?”

青峰呛了一下:“我哪有……我一直都是吧,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黄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发那种照片给我,小青峰你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让你完事了快点过来,”青峰摸了下鼻子,一本正经地说,“你当初让我去海边那会儿怎么说的来着?就一样呗。”

“我想想我都说什么了,肯定是些有啤酒喝,有美女看之类的吧……嗯,我肯定说了大胸美女,”黄濑先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陷入了困惑,“如果是胸的话倒还可以理解,不过那照片里的明明是——”

“好了,是膝盖嘛!”青峰绷不住了,搞了半天人根本没被骗到,之前都是演戏给自己看呢,只得狼狈地举起手抢先一步否定掉,“我说了是胸吗,没有吧!”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张照片,还有那个颇具威胁性的“不来你会后悔”的邮件标题,黄濑拼命忍住笑搭上青峰微微颤动的肩:“可到底是谁的膝盖?肯定不是你,你没这么白,还是你把照片先PS了?”

“……”

虽然对五月的自作主张不爽,但青峰很快发现这个玲奈还真是很喜欢跟他聊天,跟火神打一对一的时候也一直在边上看着,那种兴奋和急于接近自己的热情是显而易见到让自己颇有些得意的,得意的同时就忍不住想着如果让黄濑看到了会怎样。所以就有了拍一张暗示“这边有大胸美女”的照片发过去,原本是想拍真胸的,可事到临头又改了主意。

“……是火神啦,他跟我打球输了所以自愿拍的,用T恤衫包住膝盖从上面看下去不是很像胸吗?”“那么一来就算是火神都有F杯了,我觉得很精彩就跟你分享一下不行吗……”说着说着他终于恼羞成怒起来,“喂你笑什么!再笑我就——”

反手拽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举高了往车门上压过去,力道大的让黄濑半个身体都靠到了车窗上,这个戏剧性的效果比照片好多了,青峰很满意地欺近上去,喷出鼻息半真半假地威胁着。这像是他们之间过往常有“游戏”的一种升级,终于是敞开来“玩”了,却又都还存着一股暗劲,也许有点肉麻,不过他们正深得其乐,所以并不觉得。

青峰用身体把背后路灯的光完全挡住了,暗影中两人的鼻息交织在一起。黄濑就只有一双眼睛是亮的,亮得简直是出奇了,如同两个带着温度的小小光源。光源闪烁了两下,像是在朝他打出什么信号。

“喂……她回来了。”

这么轻声说完,趁着手臂上力道一松的档口,转身打开了车门,一躬身溜进了副驾驶位,迅速关门拦住了伸向自己的手。

几秒钟后,另一边的车门猛然拉开,青峰高大的身体像矫健的豹子一样悄无声息地跃了进来。

节奏配合的刚刚好。

回去的路上因为多了个人,车里顿时就一扫之前的沉闷气氛。黄濑一直颇有兴趣地问着玲奈这边的风土人情,好玩的去处等等,两人聊得颇为欢畅。在青峰这个位置,却清楚地看到副驾驶座上那张不断张合的嘴在滔滔不绝之间已经至少打了两个哈欠了,就拧着眉毛打断:“你不困?”

应该是一早就从家里出发的,折腾到现在是个人也都该疲了。

结果黄濑一点犹豫都没有回了个不困啊。睁着眼说瞎话也就罢了,还搞不清楚状况地体贴回去:“你要是累了咱俩换换,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开你这车了。”

青峰挤出一句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就伸手开了车内音响,快节奏令人振奋的旋律很快充斥了车厢。这曲子感觉是要飙车的节奏,黄濑下意识地挺直了背:“小青峰你不是要来学头文字D吧?”

青峰惜字如金:“听歌!”

“我说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原来是有人用它做过一个视频。”过了会儿玲奈说,“青峰君的进球集锦视频。”

“你也看过?”青峰把音乐调小了一些,仿佛是来了兴趣,又或者是终于把话题转回自己身上而满意了。

“是啊,五月在推特上转了,看了那个我才知道她有个打篮球这么厉害的青梅竹马,那视频做的很用心啊,忍不住看了好几遍,选的歌也很有青峰君本人的风格。”

“是吧?”青峰跟着哼哼了两句,“我也觉得,这我一粉丝做的,给我的生日礼物。”

“青峰君是日本人心目中的篮球英雄啊,当然会有忠实粉丝了。”

篮球英雄很受落地一点头,手在方向盘上轻轻起了拍子:“做视频的就算是我的头号粉丝吧。”

听着低沉的声音熟练地跟着旋律哼唱,黄濑有些心情复杂地把头仰到座椅上靠着,目光再次移向了车前的龙虾挂饰,它在车灯向前照出的两条光束中间请轻微地摇摆着,青峰的车开得很平稳,只有在山路坑洼的时候才会一颤一颤地像是要跳起来。

这个所谓的“头号粉丝”就是他,看样子青峰是早就知道了吧。

那时候刚进电视台,还在制作部跑腿混经验呢,跟几个剪辑师混熟了之后抽空简单学了学视屏编辑的软件操作。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就脑回路异常想到这么个麻烦的主意,想搞个有创意点的生日礼物。结果这一拍脑袋就足足花了快三个月的时间,先是从国外的网站上扒下来有青峰的比赛视频做素材,挑选片段,一点点地剪、调、做效果……本来就是第一回各种生疏,再加上实习期没多少空余时间,经常挑灯夜战到夜里一两点,八百年不长一颗的成人痘都给熬出来了,还被人开玩笑说是不是空窗憋太久。

说来可笑,总算赶在青峰生日前把成品赶出来了,黄濑自己却又迟疑了,他觉得这个举动怎么看都有些夸张,用心太过,作为老朋友反而送不出手。最后只得掩耳盗铃了一番,临时申请了一个小号传了视频,排在了别人的生日祝福留言底下。视频被青峰自己看到转了出来,当然桃井什么的都看到也转了。半年后青峰假期回到日本时问自己索要之前说会给他个惊喜的生日礼物时,被塞了如今挂在车上的这个龙虾——他某天路边小店随手看到买的。不过青峰收礼一向不分贵贱,就是个嚷嚷,实际上塞给他什么也不打紧。反正他是这么觉着的。

那小号就用了那么一次,之后再也没登过,黄濑也懒得去想青峰为什么就能猜中到自己头上来了。这又不是他欠了青峰什么,就算当年心虚,现在也早就不会了,就是现在亲口承认也没什么不行。看着龙虾挂饰,听着这歌,无非让他再一次确认了自己对青峰一直很上心的事实,不过对方怎么想他就不知道了——青峰看事情总不能跟他一个角度。他俩就是花开两朵奇葩,各表一枝的关系,不然也不会在糊里糊涂那么多年之后奇怪地发展到要搞到床上去。

“那之后我跟我哥也都成了青峰君的粉丝啦,我哥还去看了亚锦赛的现场,”玲奈仍在说着,毕竟这是她最感兴趣的话题了,“黄濑君也打过篮球吧?”

“打过。”

“一看你的身高就知道了,五月说她初中时候的队伍横扫全中联赛,还有个很威风的称号,叫什么奇迹的世代来着?”

“咳咳,都是黑历史,一伙初中生能厉害到哪里去。”

“你们交情那么好,肯定是那时候做搭档打下的基础。”玲奈感慨,“一起为某个荣誉奋斗努力过的人感情是会不一样的,特别是在念书的时候影响更深。”

“搭档……我们好像不算吧,你跟小黑子比较有那种气场。”黄濑转头看了一眼青峰,“而且就两年,高中就不在一个学校了。”

没想到青峰却把话接了下去:“那算什么?”

“算对——”

这问题仿佛不应该由他来问,黄濑愣了一下,对手这两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在后头追着追着就停了的算哪门子对手?他还没这脸皮抬高自己。

“算对手吧,”青峰却替他说了,又像是在给玲奈解释,“不过是半路逃跑的对手。”

黄濑听出这语气里有指责的意味,不过这也是事实:“是啊,我没他天赋高,最后也没坚持下去走职业篮球的道路,其实本来就是这样,不断走向高处,就会遇到更强的对手。早在我半路逃跑之前,小青峰就已经远把我抛在后头啦。”

“合着是我跑太快了。”青峰短促的笑了一声,“一开始跟不上了你怎么不说?”

“……难道还要你慢下来等我?这又不是两人三足。”

“说起来两人三足这种游戏,咱俩可是拿过冠军的吧。”

黄濑转头看向窗外,看着夜晚墨色的山壁,轻叹了口气:“这么久以前的事就不要再说啦。”

又是一个敷衍的,黄濑式的语句。

青峰心口一沉,知道自己这时候不应该这么KY——保持那种兴奋劲儿不好吗?之前他还想着如果这车上没有第三个人的话,甚至这段夜色中的山路大可以更长一点,这么一直开下去都好(当然如果有更香艳的选择当然更不会拒绝啦)。但是他发现人是无法长时间维持一种情绪的,尤其在黄濑面前这个时限就更短。黄濑跟他无论说什么,始终隐然有一种潜台词,他花了好多年才听出来的,他总是说他要的太多了。可他又不是走进MJB张口就要20个照烧汉堡的火神,那他妈才是“太多了”好不好。

没人知道他从海边滚回东京之后的那几天里有多害怕跟黄濑从此就完蛋了。

那之后两人之间好像还没说过话,也没撞过一个眼神。如果他当时火冒三丈地彻底跳起来跟自己干一架,像当初走那个灰什么玩意儿的家伙一样倒也好,一旦黄濑起了戒备要疏远谁,那别提多容易了,他那种笑着拒绝人的招可是一套一套的,用起来极为顺手。

青峰很少后悔什么事,但这回他还是有些后悔了的:能刹得住车说明自己也不是非搞黄濑不可,但种种迹象又表明他对他非常重要,虽然还不清楚重要到哪个地步,总之已经是习惯他近在咫尺的存在了。习惯了他追着自己挑战,习惯了他有时候假意被欺负实则纵容着自己,反正说不清有很丰富的面貌,就连他那些个时不时跳出来吓自己一跳的原则也都接受了。那时候的青峰是不知道怎么对一个人好的,唯一在行动上的体现就是找这个人去玩。原先他一直认为是黄濑主动跑来非找自己一对一来着,其实很多人都能作证,更多时候是他青峰在人群中无聊地环视一圈后,扔下一句“我找黄濑玩去”就跑了。不过谁找上谁这种事总是自由心证,如有人问起,他还是会第一时间推到黄濑身上的,在这上面青峰很要面子。

就因为要面子,他只能光懊恼,也不敢去求证。太尴尬了,尴尬到想起来手心都会出汗的地步,逃去美国这时候倒显得像是一个再顺理成章不过的选择。直到临走前一礼拜,五月把他从家里的床上像拖起来,像拖一具丧尸一样弄到一个烧烤店里,说大家组织好了一块儿给他壮行来了。

青峰万没想到黄濑也在,而且还像什么事没有一样坐在他手边最近的位置。他第一次意识到黄濑可真能“装”啊,与此同时那天出现的黄濑还特别好看,好看得气人,恨不能是化了个妆。其实黄濑哪有化妆,而且因为专注烤了一会儿肉还被熏得油光满面的,以前倒有过拍完杂志直接跟青峰碰面的,带着一点妆,可那时候他压根没注意过这些。经过那一夜就不一样了,黄濑浑身上下就是一根头发丝也对他蹭蹭冒着新的吸引力,荷尔蒙指数那是几何倍的增长!他坐在那儿瞄了几眼,身体就作怪了,还好烤肉不是榻榻米式的跪坐位,有长桌板挡着谁也瞧不见。

这边有点煎熬的同时,黄濑还一直给他的盘子里夹烤好的各色肉。他没什么底气就照单全收地吃了,那肉还在不停地堆过来,有那么一瞬间青峰几乎觉得这会不会是黄濑在报复,撑死他什么的。他吃的浑身冒汗,又浑浑噩噩地喝了很多麦茶,只记得每个人都过来跟他说了几句话,除了黄濑,他尽烤肉了。

后来他们浩浩荡荡离开那家烤肉店,夜风一吹,青峰就憋不住奔到后巷里吐了。多半不是醉,是胀的,他边吐边在心里给火神难得地竖了个拇指,好汉!冒着酸水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拍拍他的肩,递给他一张纸巾让他擦擦,是黄濑。

“我还会盯着你的小青峰,就算你去美国了也好——跑到哪儿都一样,我还没赢过你呢。”

这是黄濑在海边回来后第一次单独跟他说话,也没有质问为什么不早告诉他出国的打算,只是很平静地单方面宣布着。

“别太大意了,我迟早会赢你一次的。”

然后,黄濑把半蹲着的他扯起来,从正面给了他一个拥抱,这个拥抱十分简单,一点都不旖旎,成年后的青峰跟家人、跟队友之间有过无数次这种拥抱,但那时候他们之间还从未有过,是他人生里的第一个。

就像被亲手喂下了一颗定心丸一样,那一瞬间连翻涌的胃部也奇迹般地平息了。

可惜这个拥抱很短暂,黄濑迅疾地放开了他,同时十分嫌弃地说了句:“你好臭啊!”

结果就是黄濑用这样一个完美的,让青峰坚信他始终会追上来的宣言安抚了当时的自己,感觉两人关系并未改变的他安心去大洋彼岸打球了。过了几年才意识到这已经成了一张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理智上他知道这不能责怪黄濑什么,但依然为他敷衍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憋闷。

高声鸣叫的警笛声从后面传来,扯回了青峰的注意力,从倒视镜里看了一眼,身后居然是一辆打着闪的警用卡车在要求超车。他赶紧让车往边上避了避,让它过去了,然而这回旋在夜空中的刺耳声响毕竟听着有些不安。

很快他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过一个弯道,车辆就被路边的警察挥手示意停下了,说因为前面山坡有落石砸中了一辆车,这段暂时禁行不让过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