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Reality Show(12)

12.

 

很快救护车也赶到现场,把前面出事车里受伤的两个人抬了出来,有一个看起来伤得很重,据说是估计要不行了。

想起来不是不后怕的。也就是说要是当初早出发个十分钟,或者哪怕是开得快一点,那块黑暗中的石头说不定砸到就是他们这车人,只能说这就是命运的偶然。但就算知道,黄濑却还是没有一点劫后余生的实感,大概是前面那段路走得很平稳,车大,青峰开车的技术也是不错的。他把窗开的大了些,探头出去看,漆黑的山路上警车的红灯一跳一跳静静地的闪烁,山风中偶尔传来几声滴滴的对讲机杂音,此外半天无人说话,简直如同坠入一个深黑的梦境。

夜里跑山路的车本来就不多,在他们前面被截住的就一辆运货的卡车,过了半个多小时,陆陆续续又来了两三辆,排在一边熄了火等着。不光是事故现场没处理好的问题,今天傍晚和昨天夜里的两场雨都不小,怕是有部分山泥松动,才会有了落石。既然掉了一块,说不定还会掉第二块,更糟糕的是会出现“走山”,因此前面的路段都要先勘察一番。问了几次留下维持秩序的警察到底什么时候能通行,得到的回答一律是不清楚,看情况,耐心等待。

没有期限的等待让人难免心生烦躁,而且又是将近深夜这个时间点。桃井从电话里知道他们遇上了这事被堵在半道上,又不免埋怨了下他非要接人的举动太不过脑子,又叮嘱青峰还是原地等着听警察安排,这时候折返回去更不安全,谁知道那段路会不会有山体滑坡。

青峰嫌她大惊小怪:“就落了几块石头,到你嘴里就变成山体滑坡这么夸张了。”

“我就不该让你乱来!”桃井顿时火了,“阿大你自己任性就算了,别给我拿别人的命开玩笑行不行!”

“——我操我成什么人了!”头痛不已地挂下电话,他把气撒到了在一旁给桃井帮腔的黄濑身上,“还不是为了接你这个连自己钱包都看不好的。”

“我好像没说要你来接吧?”

“靠!找练是吧,你这么有主意,饿死都别上我的车啊!”

这大实话就跟往青峰屁股底下塞了个弹簧似的,立马卷起了他自觉多年来想要讨好这人结果全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新仇旧恨,就差撸袖子了。偏偏黄濑还好死不死地看过来,挑起眉毛笑了下:“是啊。”

后座上的玲奈实在不明白这两人之前还好得跟亲兄弟一样,怎么转头就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刚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青峰光一声直接摔门下车了。

“青峰君——”

“没事,他这人就这样”黄濑回头安抚了一下玲奈,“我也下去抽根烟。”

两人默不出声一左一右地溜到车屁股后头,灼灼的目光带着默契的笑意一个交错,不约而同地把背脊靠到了带着热意的车后背盖上。黄濑衔着烟低头啪嗒啪嗒打了几下火机,没着,被人揽住肩膀往一边带进了怀里。

“风这么大,不挡着你怎么点。”

听了这话黄濑也就没抗拒,两人身高相仿,比起抱这看着更像是勾肩搭背。他就着这姿势低头在两人胸口之间打着了火,感觉对方凑近了在自己的发间嗅了下。

“小青峰,你怎么一会高兴一会不高兴的。”

黄濑问,他自己是高兴的,就算是看着自己一步步清醒地失去理智来跳火坑他也高兴。

在打给桃井的电话被青峰抢走,说让他等自己来接的时候,他都觉得手里握着乘警办公室的话筒都发烫,青峰的迫切让他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干疯狂的事,如果情绪不同步,这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怕你跑单。”

“咳、”这回答让黄濑呛了一下,果然这人就没想别的,“我这不都送货上门了?”

透过烟雾仔细看了这张脸两眼,青峰认真地说:“万一你是敷衍我呢,反正你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现在黄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倒是没想过原来青峰一直介意着自己没继续打篮球——或者只是没继续追着打篮球的他。

“那不是敷衍,”这么说完后忽然发现不好解释下去,就改口道,“我也没心思去敷衍对我无关紧要的人。”

“得了,你那就是怕麻烦。”青峰嗤之以鼻,“我在国外的时候,从来没接到过一个你的电话。”都是他打过去的。

黄濑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两人差点上床之后他就打定主意不主动招惹青峰了,当然也就不会打过去电话。

“忠实粉丝嘛,”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比较讨好的口吻,“哪有粉丝主动给偶像打电话的?”

谁知这话没讨着好,深青色的眼睛咬牙切齿地怒瞪过来:“……你这不还是敷衍吗!”

其实“忠实粉丝”的小号是黄濑这事儿也只是青峰猜的,没有任何证据,与其说猜不如说希望就是他。现在黄濑轻易就变相承认了做视频的是他,他却想起自己刚才那种在他眼里大概很拙劣的试探,那洋洋得意的劲儿跟傻逼似的,顿时就愤愤然了。

一看这话题扯下去得没完,黄濑迅速下了决断:交心有难度,自己也心虚,还是用哄的吧,就故意拉下脸低声道:“要这么说,我看小青峰你也挺敷衍啊。”

“我哪里敷衍?”被倒打一耙的青峰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送货上门,你急着不拆包验货,”他笑了笑从嘴里取下烟,同时迅速扫了下周围,确定前后车里的人在这个角度看不见两人的动作,下巴微抬就顺利捕捉到青峰微张的唇,轻轻擦过的同时带去了香烟苦涩的味道,“好歹先签个单吧。”

感觉到有人重重地拍了几下自己的肩,凑到耳边沉声念着他的名字。

黄濑,黄濑。

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刻,鼻端先飘入了一种山中清晨特有的,卷着露水的树叶落在泥土里带来的潮湿清新的味道。干涩的眼睛艰难地张开,发现车子正平稳行驶在山道上,远处的天空已经泛出了凝滞的青灰色云层。

抹了下脸,只记得失去意识之前车子还是禁行的,所以这是——

“……我睡了多久啦?”

刚睡醒的喉咙干渴着,发出的声音低哑奇怪,青峰听着却觉得像是有根轻飘飘的羽毛在挠他的耳朵,从耳廓一直痒痒到心里。

“你不是说你不困吗?我还想跟你一起等她睡着了找个山头验验货呢。”

“野生的青峰大辉果然是野战爱好者吗,失敬失敬。”

“是啊,敢不敢有机会切磋下。”

“等我跟你一样晒出保护色的话再考虑吧……”

一边笑着打混过去,一边用手背擦了下嘴边疑似口水干涸的遗迹。

青峰瞄了眼说别擦了都早都擦那领子上了,黄濑低头拉下身上盖着的那件不属于自己的运动外套,瞬间想到什么,转头看了看侧卧在后座上沉睡的玲奈。她身上覆着一条不知从哪里扯出来的毯子——不错啊,他冲青峰眨眨眼,也懂得照顾女人了嘛,但自己这个算是,不一样待遇?

以坐姿睡过去几个小时,黄濑觉得身体颇有些扭曲的僵硬,在有限的空间里稍微伸展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看过去感觉那双青色的瞳仁边上浮出淡淡红丝,意识到这人该是一夜没合眼,顿时就有些愧疚。开夜车的最需要别人跟他一块醒着时不时聊几句提提神,自己这个坐副驾驶的把司机撂下歪头睡过去算怎么回事。

“帮你开会儿吧?告诉我个大概地标就行。”

“不用,没多远。”青峰指了指塞在手边的矿泉水,“我喝过的,要么你去后备箱拿新的。”

黄濑当然也没好意思讲究,拿起来喝才发现好像是他喜欢的牌子,当然对矿泉水牌子还有喜欢不喜欢之分的好像也只有他了。

“用不着还叫醒我干啥,直接让我睡到目的地多好。”

“问你个事黄濑。”青峰没看他,“你得跟我说实话啊。”

“嗯?”

“我带Adriana回来的那次,你看到我们……你怎么想的。”

Adriana就是差点跟他结婚的那个西班牙女孩,有一双翠绿的,像猫一样的眼睛。

不得不说青峰的思维真是无定式,突然扯出一个跟现时现地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来,黄濑不由得讶异地扬起眉毛:“我能怎么想?你都带她到聚会上来跟大家见面了,我还能怎么想呢?反正你也不是故意——”

“我是故意的。”

“……”

“也不完全是故意,那时候觉得她真挺好的,”青峰摸了下鼻子,难得的有些吞吐,“但想让你看见也是一部分原因……总之我现在突然想知道了,你回答就行了。”

“挺好的。漂亮,不弯弯绕,绝对高水准。”

“我没让你评价她!”

“替你高兴啊小青峰,有些人适合结婚,你就是这种人,早一点没坏处。”黄濑顿了顿,“然后就是松了口气吧?我跟你两个人总要有人先迈出一步的,我比较卑鄙,就想看你先走喽。”

你动,我也就能动了。

看一眼青峰变得很臭的脸,他笑了起来:“是你要我说实话的啊,不然你觉得我应该回家躲起来哭吗?”

“哭倒不会,你输了球会哭,那种时候恐怕只会勉强地笑着吧。”

龙虾挂饰、进球剪辑、前女友……把这一切联系起来,黄濑忽然就忍俊不禁地笑了。

“哎哎小青峰,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直在给你自己洗脑啊。”

“洗脑什么。”

黄濑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玲奈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压低了声音说:“暗示自己我一直喜欢你,迷恋又说不出口什么的。”

开车的手攥紧了方向盘。

“这不是事实吗,事实就不要怕说啊。”

“看来你已经洗脑成功了嘛。”

青峰的神色不动,淡淡地反问:“那你现在要来无情地打破这个幻想吗?”

黄濑摇了摇头,谁迷恋谁,到底怎么开始的已经不重要。青峰能跟适合的女孩子结婚他的高兴不是假的,毕竟他们首先是朋友,但现在这样,他更高兴。

作为回答,他伸出左手轻轻地按到了青峰右腿上,掌心透过布料感受到坚硬而温暖的肌肉,并非调情式的抚摸,更像是用这个来替代跟身边的这个人双手相握。

从侧前方直射进来的一线金色亮光让两人不约而同的微微眯起了眼睛,再看出去时才发现不知何时云层已经薄得近乎透明,风吹过对面漫山遍野山毛榉树掀起的青葱碧浪顶端上,一轮像极了鸭蛋黄的太阳正一点一点地升向高处。

“真美啊!”

黄濑目不转睛地看着,喃喃赞叹出声。青峰拍醒自己是不是就为了让他不要错过日出的这一刻?然而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固然壮美,仔细想想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这个时刻,一声共同的心跳就能够点石成金,哪怕一件再微不足道的事,日后回想起来,也觉得荡气回肠。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