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2)

2.论少女杂志的万能性

 

被拿走的《noxxo》被我在轻轨站的便利店里补了回来,不是封面人物的好处就是做这种事的时候无需偷偷摸摸左顾右盼。

从被街拍摄影师发掘开始兼职当模特起到现在也有四年了,看起来光鲜,其实一开始只是偶尔被叫去充个人头当背景板,样刊这种东西自然也是从未听说过。后来工作变得越来越多,上过的刊物名称也变得五花八门,渐渐就塞了一柜子。搜集它们是因为每一本都藏匿着某个已经过去的,特定日期里曾经的我……这是属于我的时光日历。

——黄濑君有点自恋啊。

被小黑子这样指出之后,我只能承认我的确有些这方面的毛病,幸而并没有严重到像某位刑警先生那样在办案过程中就可以旁若无人地跳起舞来。依然不习惯被熟悉的人看到作为模特那一面的我,就是一直这么带点不好意思地自恋着。

读了一堆少女杂志的结果就是收获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知识。有时候很想奉劝那些整日打喊着妹子好神秘好难接近的宅男们分出一些打gel game的时间来读几本杂志,绝对会获益匪浅。比如杂志告诉我的其中一个真相就是那些漂亮女生其实是一些由彩色隐形眼镜、毛孔修饰霜、手机水晶贴和电动除毛器等堆砌起来的复杂构成。或者如何用跟同性伙伴之间的小玩笑来满足她们某种猎奇心理来迅速拉近距离……当然就这么看起来还是很神秘就是了。

除了能让人了解女生之外,杂志还有数不尽的功用,在需要的时候启用一下我的COPY能力略微向人群施展,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我偶尔说出了什么貌似很深奥的哲人名言,或者假模假式地能根据眼神推算心理,甚至在冷知识比赛上脱颖而出,不用怀疑都是它的功劳。看起来很浅薄,实际上却足够周到。喔对,还有充斥在给朋友们的骚扰短信里的颜文字,那种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是我自己的发明创造。

要说杂志对我人生带来最深远的一项影响,大概是让我接触到Tag,在某一期类似于生活小技巧的一个温馨专栏里。

Tag究竟为何物呢?

总的来说是一种分类系统,有人把他称为大众分类(Folksonomy),但不同于一般的目录结构的分类方法,它的闪光之处在于:tag能以较少的代价细化分类。
 
我是那种万万处理不了复杂情况的人,尤其是在人际一项。大概长期因为外貌不会给初次见面的人带来恶感有优势却也导致思维变得简单,一旦出现超过两项以上逻辑关系才能推导出的事会坚决被我驱逐出大脑。互动这种事到底应该怎么做,临到头经常性地就茫然起来。直到给不同的人打上不同的tag,一切就变得轻松愉快了。所有的人都先被分流到无关的和有趣的两大块,大概是太阳和冥王星那样的比例,然后再分出麻吉tag,粉丝tag,队友tag,获取八卦消息tag……至于最著名的也是唯一的"憧憬"tag是贴在谁的身上,好像也已经变成地球人都知道事了在此不提便是。

但tag也是一种提醒,如果做了不符合或者超过的事,tag的魔法就会失效。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呢?只能说之前一时对自己不够苛刻而犯下了愚蠢的错误,这种事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从帝光毕业,进了海常,篮球依然在打。有了新的队友,那么另一些人的tag变成“前队友”和“对手”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黄濑凉太的分类系统看起来一直良好而稳定地运作着,可喜可贺,然而意外就这么不打招呼地出现了。

在和桐皇一战的中场休息时,我因为胸腔里那颗不想输的心脏怦怦跳动差点无法负荷而不得不走逃到走廊上去呼吸新鲜空气。前辈们以为我在思索如何从模仿到战胜对手而纵容我不参与战术讨论,但实际上我只是在做了脑部手术一样把一些东西割舍掉后,趴在栏杆前看着天空发呆。当发现淡蓝色身影的时候,小黑子已经就在面前了。他说他只是跟大家走散而不是特意来看我的,而我在意的点则是发现我贴在他身上的tag不知为何并不是"前队友"也不是"对手",那是一个几乎陌生的词条:"喜欢的人"。

  ※
  
那一天,我想挑战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人和事。

"小青峰和我之间……如果有一个人会赢,你觉得这个人是谁?"
我一边问他一边理解着这个tag是否我认为的那个意思。
他说:"不管你们谁会赢,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这句话让我意识到,这也是我自己的想法——就这么去打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赢的感觉其实也不错。不由得多看了黑子一眼,因为喜欢,所以想法也变得类似了吗?
他就那么静静的在一边陪我站着,跟我看向同一个角度的云。

从发现喜欢黑子哲也到开口跟他表白,这中间只花了半分钟秒的时间——我猜这种事并不需要深思熟虑,反而就是应该那么去做。
"很喜欢你啊,小黑子。"我说,"跟以前说的那些不一样,这次我要听到你的回应。"
他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思索片刻便给了回答:"请容我郑重地拒绝。"

  ※

少女杂志果然是万能的。

曾经被我不屑一顾会撕下来垫便当盒的那几页,通常也是占据它最多板块的内容,总是不厌其烦地用各种模棱两可地说法来讨论但最后还是让人一头雾水的玩意儿……就是爱情啦当然,也突然在我的生活里变得鲜明而重要。

第一次去小黑子的家,事先做过功课的我带着给哲也二号的罐头和蔬菜棒上门拜访。维持了一贯“走到哪里都如此受欢迎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完美形象,不知道是否会在从浴室里推门出来边踌躇边擦着湿淋淋的手那一刻崩塌。二号大概也嗅到了一丝可疑的气味,在咀嚼的间隙时不时朝门缝里抬起鼻子。

小黑子很体贴地把纸巾递给我,脸颊上还有点色气的余韵,搞得我又想亲他了。坐下前顺便看了眼床单,除了有点皱之外没沾染上什么可疑液体。是啦,我们刚才都很小心的,床单内裤之类的都避开了,用纸巾处理一次性搞定。

我躺下去,在他平坦的小腹上蹭了蹭,转过头去发现小小黑子近在咫尺。目前刚刚平静下来,懒洋洋睡在浅色四角内裤里的东西刚刚在我的掌心里又烫又硬,被带着尽可能地贴向我。我们克服了刚做完的尴尬看着对方。现在正是纾解过后全身都很舒服的阶段,但内心又有点不满足——倒不是一定要做些什么,在这个氛围下脑补更好些,不免会有些心痒,期待着。

我:"怎么办……有一点想舔。"
他不自在地往外挪了一点,但又确保着我的脑袋不会滑下去。
"去问你的学长借片子,哪个片子里的女孩最擅长这种事总有人知道的。"
"你想看?"
"是你看啊,拥有神奇copy能力的天才黄濑君。"
现在他变得偶尔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了,每次都会被平静的口气撩到内伤的我简直是弱爆了。然后我俩几乎是同时想起刚刚说好要逐渐习惯改变称呼的事。
"是凉太。"
"嗯,小哲也。"
他的手掌搁在我的头顶,往常怎么摸哲也二号现在就怎么对我。爱的真谛一定是被当成狗头也开心吧。
"刚才说的……下次等着我完美地演示给你看。"
"那个不用啦,我开玩笑的。"
"小看我哦?你等着爽到哭吧。"

这么说着的同时我认真地动了一会儿上哪里去找口交教程的脑筋——杂志上不提供真是太遗憾了——中途思维不知道为什么小跑了一下题,想起了桃井短信里的闺蜜论。

  ※
  
第一次被拒绝之后,又在电话里、见面时、邮件中多次告白,理所当然收获了一堆签着"黑子哲也"大名的变种好人敬语卡。
架势是百折不挠的,心态是屡败屡战的,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过程中其实并没有实实在在被拒绝过。
有种奇妙的直觉让我读出小黑子的心在说的是他还在考虑,而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
能肯定的是如今的交往这绝对不是我死缠烂打的结果,从某方面来说他几乎算是我见过的人里最自我的一号存在,哪可能因为心软同情而跟谁在一起。
于是我等到了。
悲惨的是小黑子总不肯告诉我,他是怎么发现自己也喜欢我的%>_<%~
不过肯定是相当的喜欢,因为根本就没让我等多久嘛!

  ※

所以是不够激烈么?
"要不然下回尝试下做全套?"
不限于亲亲摸摸,真刀实枪地插入设想起来诱惑太大,我们这种年纪的男生谁不是在用绳命追求本垒啊。果然听我这么说连哲也那双一贯淡然的眼睛也亮了一下。
我发现后翻滚着问他:"那么说小哲也你是想的吧吧吧吧吧……"
他有点奇怪地看向我:"你不想么?"
我老实回答:"怕吓到你,自己也有点担心。"
他点点头。在这方面小黑子的态度很出乎我意料的坦然,或者说还是合拍。因为学校不同平时不能(他大概也不会同意)腻在一起,见面时不免会热切但不急色地,见缝插针地亲热一下。
想象着把他压倒说"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场景,我不怀好意地又蹭过去:"你不能让我一直想这种事情……"
他居然安慰我:"跟青峰君one on one的时候不会想起来的。"

  ※

小绿间,救命!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