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3)

3.1V1只是理想状态

 

在帝光奇迹世代所向披靡造就传说的差不多一年份时间里,我对篮球这件事的兴趣,基本上算是靠跟青峰1v1来维持的。

被说“点天赋的时候绝对开挂了吧”不止一次了,从最晚入队最快升一军,被观上了奇迹五人的名号。随着目标的达成,最初的兴奋也已经消退,就好像追到手的女神发现其实也是两眼一鼻子A罩杯。既然团队作战模式已经hard通关,那么是时候来开发点新的游戏了。毕竟真相是奇迹时代里最弱的我,前面还压着好几座大山哪。

我去就山,青峰大山一派凛然俯视脚下这个云凡众生中一员,问:“为什么学狗叫?”
“……不是汪汪汪是one on one。”
这厮是故意的,我英文好的很,能在完美的BBC和CNN腔之间来回切换。
“想copy我么?你还差得远了。”
我翻译了一下他的话,觉得应该是行的意思——不太合格的对手,但毕竟聊胜于无。

所以说表面恶男的小青峰实际是个爽朗的好人本来怕被拒绝还准备了一堆诸如“是你那球砸得我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所以你要负起责来”“不是说好了PF和CF要做彼此的天使吗”之类的话来恶心恶心他,结果也没派上用场。第一次很爽快地把我直接打残打趴下,第二次也就嗤笑着问了句笨蛋你还来啊,却也没指责我这个败将浪费他的时间。

后来我问他:“其实本来你的时间也就是用来逃课装酷和对着小麻衣撸吧。”
他就回以“爆/你/菊/花/啊”的眼神。
那时候一有空就跟他1v1基本已经是固定节目了。

还没进化出能模仿他那种随心所欲球风的能力其实也是一种好事,由于深知自己的水平,我很确定他不会拒绝有这样一个对手。不会弱的让人丧失兴趣,又对他足够熟悉,到能够发现破绽的地步,被打趴也会一次次重新站起来继续发起挑战,并且在这过程中略微地有所长进。后来连赤司都发现了我的变化:特训挺有效啊,你俩。不过这并不是在夸赞,因为他马上驱赶我们再去加跑20圈。我猜但凡是男生,在这种类似"养成"的事里,总是能获得些微妙快感的吧。

那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能不能在国中毕业前赢他一把,之前输惨了也就当是虐虐更健康。用全副精神来做一件事到精疲力竭哪怕结果不乐观也是很爽的,反正睡一觉起来就又精神抖擞地跑过去喊"小青峰,来战!"。沉浸在这种直接激烈的、让人不甘心一直输下去的对抗还有一个附加的收获。在一起的时间一多,交流自然就多了,下了球场很自然进阶到勾肩搭背打打闹闹模式,毕竟一米九以上的男生想在校园里找个能舒舒服服搭肩的对象选择其实不多。在便池前比大小和嘲笑对方肤色的脑残段子,其实都曾经在我俩之间上演。

不要被这家伙的黑口黑面给误导了,我来给你们科普一下,杂志温馨提示女生最好知道的一些事tip1:喜欢大胸部的男生,通常都很单纯。

如果能穿越回去,我一定会把和青峰的关系就定格在那里——but现在我知道了如果是个多残酷的词。

  ※

没敢去细究小黑子那句说我跟青峰的话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甚至都没解释其实进高中后我们就再没1v1过了。

虽然可以用位置变了各有队友这样的凄美歌词来搪塞一二,但残酷的真相是我发现自己有点习惯性回避问题,好吧,说的不好听就是缩、卵(笠松前辈快来踹我一下!)。

没想到从黑子家闲晃出来还能路过一个街边球场,黄昏真是个糟糕的时刻,天再黑一点大概就真的不会认出那个奔跑的身影是谁了。踌躇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走过去打个招呼,装没看见是可耻的,重点是我感觉不这么做的话下一秒那个球就会呼啸着砸过来,这种事就算有三年的空白期应该也不会失了准头。

“真巧啊小青峰。”顺手把被他之前撞翻在地的对手扶起来,发现那居然是小黑子的搭档,诚凛的红毛小海归,心里忍不住yooooooooooo~~~~了一声,“所以新的汪汪对手是小火神啊。”

火神一脸“这个人又在说奇怪的话了”的表情离我远了点,好像我是某种病菌。

对于这个天赋比我更高的家伙我有点嫉妒,凭着野性和韧劲硬是敲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进了ZONE,厉害如青峰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作为把他好相方"抢走"做男朋友的罪人,让他对我有好感也是不可能的,没诅咒下我地狱就不错了。

经验证明看起来比电线杆子还直不意味着他不会生我抢走黑子的气,直男对朋友和搭档也是有占有欲的,吃起醋来相当可观。

火神君在这方面已经非常、非常的厚道了,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来。
我有点受宠若惊不过还是说不了只是路过。
青峰冷笑:"不再憧憬那么恶心的话都放出来了,最后还不是一次都没赢过我。"
哎哎那种舞台聚光灯mode下说出来煽气氛的台词不是让你在这个时候嫌弃的好吗?
——其实他放狠话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伤人,反而有点孩子气。
"是啊是啊,WC的时候会再来挑战的,到时候别太掉以轻心哦。"
"单挑就不敢了?"
"改天吧,反正小青峰现在不是已经有一个完全能让你兴奋起来的对手了么。"
话出口发觉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意味,但也来不及收回了。
"当然了,"他傲慢地抬抬下巴,"没人规定我只能跟你1v1吧。"

我默然。虽然天已经差不多黑得……跟青峰皮肤一色了,但还是能依稀读出那张脸隐隐的怒气和那些未说出口的指责。我想解释不是他想的那样,但现在显然不是个好时机。我们在篮筐下站成了一个不太标准的三角形,而篮球刚好滚到了中心位置,我觉得它好像一个微妙的比喻,虽然不知道应该用它来比喻什么。

偏偏完全在状况外的火神同学还在那说:“多个人也没关系啊,黄濑你不想打么?”
不得不忽略这个可爱的邀请,我摇头指指手表:"六点半杂志社拍棚内照,帅哥要赚外快去啦。"

  ※

拍摄是真有其事。
趁着化妆的时候我发邮件给小黑子跟他爆料:看到小青峰和小火神在你家附近1on1喔有JQ!
摁完发送才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妄想把他们凑成对吗?
我对自己竟然这么无聊感到失望。

  ※
  
桃井五月不喜欢我。

很少接收到来自异性的负面关注,所以我没怎么费力就分辨出了她投过来甜美微笑背后的真实情绪,感觉……挺新奇。
我挺理解她的心理——属于自己的青梅竹马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烦人家伙缠上了,轮到谁也不会乐见其成。人类大多有点地盘意识,在青春期的时候会被格外放大,所以说女生通常比男生早熟这话不是说笑的。
越是这样,我就越忍不住在她面前表现出跟她在意的对象越来越熟甚至到了百无禁忌的关系,小青峰小青峰地喊着,说起来在人称之前冠以"小"的习惯也是源自那个时候的挑衅吧,谁知道习惯一养成就改不掉了反而成了我本人的tag了。青峰这家伙除了篮球所有的方面都很迟钝且大而化之,被夹在中间忍受我们幼稚的聒噪时也不过就是在额头上亮出一个大大的"烦"字。

"球队成员又不是只有一个,小黄你这样天天缠着阿大分明是想泡他吧。"
"不是泡是直接yue/////炮的亲。"
我故意扑过去跟青峰搂搂抱抱,本人一点意识都没有,还跟着附和反身作袭胸状:"好啊先给我巨乳来一发。"
"完美模仿小麻衣也可以的不过只能持续五分钟,还是说五分钟已经太长了呢小青峰——"
"直接玩残你!"

气氛就是这样嘻嘻哈哈的看起来谁都不会当真,不知何时起校园里的对话风气被腐女带动着渐渐走上某种不归路,男同学之间的玩笑尺度早就突破天际了。

"你们好恶——"
"想什么呢小桃井,运动系的青春本来就是肉体的碰撞和体液的交换吧。"
喜欢大胸部的小青峰还是比较纯情的,如果我说得太不堪他就会直接摁住我:"你够了!"

总之麻吉友情蠢起来简直无懈可击,但桃井也很快找到了新的切入点——她开始花痴黑子,整天嚷嚷着哲君好神秘,好想当他女朋友之类的话。听她这么说青峰很容易就不爽起来,让她闭嘴。通常这时候无辜的小黑子已经被桃井拉到我们中间了,只是存在感很弱在尴尬的时候会自动消失一下。

说起来这也是我无法模仿的奇技。

初进球队不久就知道了青峰和黑子互为光影的存在,至少从篮球上来说两人对彼此来说都是极为特殊而且让人羡慕的。然而没有一种信任和默契会只建立在球场上九十分钟里,它必然会蔓延到生活中来。用招惹黑子去吸引青峰一定会凑效,但试图把黑子从青峰身边抢走则犹如偷袭珍珠港一样不理智,等待在前方的必然是暴君的毁灭还击。

但老实说我做的事跟桃井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因为性别差异看起来正常一些罢了。凭借万年自来熟的本事把小黑子拐过来成为"最好的朋友"(虽然遭到了他“一般般”的否认),这种程度的行为不会触及青峰的敏感神经。上面已经说过,男生因为朋友问题吃起醋来也很麻烦。

小桃井是个很好的女生,只是她的世界里青峰大辉占了太大的比重,更别人的世界比起来就有些狭窄了。

所以我每次都当着她的面送青峰掘北麻衣的最新写真,比桃井你的36D还"胸怀宽广"的小麻衣呦!

  ※

趁着部活结束整理场地的时机去试探小黑子的举动,如今回想起来简直是要命的黑历史,又囧又甜蜜。

"小黑子,你老实说,会觉得我缠着青峰很烦么?"
毕竟只是因为憧憬和不服输而已,我还不想被人看做变态。
"是人都会憧憬强者的,黄濑君。只是有些人表现得很阴暗,但你不是,你直接走到他面前,比谁都光明正大。"

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回答的我当时整个就愣了,我明白黑子只是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罢了,他不会知道这带给我的是怎么样的震撼。虽然崩坏的泪腺让我难堪也不是头一回的事,但要装作擦汗而偷偷用手去抹眼角的行为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我不是这个人的光,却不知在他眼里我其实如此明亮。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