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4)

4.那时候你的又在干嘛

 

WC的四分之一决赛结束的那天晚上,我顶着被球队前辈们的鞋印淹没的危险,为了爱叛逃了!

  ※

两个人实在都是太喜悦了,所以迫不及待就要马上见到才行。虽然小黑子这种天然面瘫表情一如既往,但会因为一个电话就翘掉跟队友们的庆祝赶到诚凛门口等我喘得不行,就足够说明他的激动程度其实一点都不逊于我。

灰崎和紫原是两个对我们而言太重要的对手,拼尽全力也毫无遗憾地KO掉他们,注定了这个夜晚我们的肾上腺素久久不会平复。

至于为什么会选到学校篮球馆见……因为太晚了,去家里各种不方便啊你们懂(;_;)。 

  ※
  
更衣室角落的灯光昏黄,有只蛾子在壁角恼人地扑腾,路上顺便带来的两杯奶昔被搁在一旁无人问津,滴下的水默默积了一滩。

"虽然很兴奋不过今天比赛过没体力啦,就先让小黑子享受一下这个吧。"
"这个?"
"上次说好的嘛——"
我手忙脚乱地把他的T恤往上拉,罩住半个脑袋,比赛日穿的运动型裤子很好脱,连着底裤也一起往下一扯就是了。
"先别看。"
"所以是看碟了?"声音从头顶闷闷地传来。
我啪地凑过去亲了一下软趴趴的小小黑子,握住后用手先半摸半撸了几下。
"没看不过……我自创了一套,"因为赢了比赛连带这种事情都信心大增好像哪里有点不对,不过既然握住的东西真的有变精神就没问题,“用香蕉练了两个礼拜。”
舌尖舔上去的时候他像是被吓着了,有点发抖,并且不自主地往后退。
"听起来……好不科学……"
"肯定舒服啦放心~~"

多说无益,我努力地又吸又舔起来,舌尖下越来越清晰的热度和硬度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对任何新事物都能一学就会是一种多值得珍惜的技能啊小黄,用两个礼拜份的香蕉就能造就出这样高水准的素人,真是在此谢谢工口大神了!

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完全兴奋起来的东西从顶端孔缝里不自觉地渗出体液,被我没羞没臊地舔掉了。他第一次发出舒服又渴求的喟叹,伸出的扳住我的肩膀的双手更是竖起了了不得的flag……就说我这无师自通的口技一定是超舒服的,只可惜人不能给自己咬呢╮(╯▽╰)╭。

"总感觉……你在想奇怪的事情……"
没有没有,只是在想着怎么让你爽呢,我心道。
小黑子的家伙看着是普通尺寸但含起来还是挺可观的,裹了一会儿觉得腮帮发酸,于是偶尔会转战到底部吸吮囊/袋——仅仅对着香蕉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做。
这下好像刺激大发了,感觉他的手把我的脑袋还蛮大力地往前一扣,一下就插到了逼近喉咙口的地方。挺进的瞬间太突兀,没注意收好牙齿的后果是我俩都疼得一激灵,但暂缓一下就过来了,情热并未因此削减。
不过,好像可以趁机撒一下娇。
刚抬头想要抱怨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子已经把脑袋从衣服里钻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神湿润明亮。被这么一看委屈也没了,于是垂头继续努力省得被误会不专心。配合着他腰部的挺进尽量深地吞吐并加快了频率,时不时用舌尖抚慰一下敏感的顶端,虽然有些艰难,但成就感更大。

他用指腹抹掉了我眼角的生理性泪水以示嘉奖,顺便把我垂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忽然端详起这张脸来。
"黄濑君今天份的王八之气使用有点超额了,现在特别软呢。"
……这种时候要不要突然这么攻起来啊被戳中的我给跪了。
嘴上当然还是要抗议一下:"哪里软了,下面都硬到要爆掉了好不好!"
这个倒也是事实。
仿佛为了确认一般,他屈起一条腿,迟疑着往我胯下的位置低过来蹭了下。
“……”
不要让我分心啊亲,你不知道这注意力集中得有多难!

  ※

快要到了的时候黑子挣扎了两次要退出来,我也就没有坚持,最后再用手撸了几下,感觉滚烫的液体淅淅淋淋地涌入指缝。
他喘息着倒向我,下巴戳在我的肩膀上,像是对我舔手掌的动作感到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嘛。"我拍拍还有点酸胀的脸颊。
黑子默默提上裤子,手伸过来帮我早就硬到发疼的小小黄解除束缚,温柔地动作起来,表情略有点歉意。
"这段时间家里没有买香蕉……"
咬技什么的连我都是第一次勇敢尝试,本来也没想要他当场还回来的,不过这样道歉的小黑子真是太可爱了。
我眯起眼睛,难耐地弓着背,偏偏他还总是在我要亲上耳垂的时候歪一下脑袋,恶作剧一般的折磨……
"别乱动!"
"好冷淡啊小黑子~~"
"现在热的是你。"
脑子糊里糊涂,像平底锅上的pancake不停在"讨厌到底为什么不让我亲"和"啊啊好想不过还是坚持久一点再射"两面来回翻转着,被不断蹿升的火苗兹兹烘烤着几乎就要爆裂……突然间啪的一下,锅翻了。

——推门进来的火神同学踢翻了之前放在门边的那两杯一口还没喝过的奶昔。

  ※

"WTF!"
不知道是不是脚下流淌的乳白色奶昔让他有了些不好的联想,火神一崩溃就开始蹦英文。
我小声问黑子:"你没跟他说我俩……"
"嗯。"
墨菲定律说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必定会出错,墨菲同志诚不我欺。

"事情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火神同学能理解的吧?就像我能理解你不是因为故意只是不小心不问自入了这里一样。"
虽然心里狂吼着卧勒个大槽,但我还是能够表现得像下一秒就会被摄影师镜头捕捉那么完美冷静,有条不紊地说出以上的台词。
倒不是复制了小黑子的处变不惊,而是"H的时候被撞破"这戏剧性的一幕曾被我在无聊的时候把各种场合各种可能性都兴致勃勃地预演了好几遍,所以实拍时完全不会NG罢了。
看起来火神被我的发言暂时震住了,不过表情还是相当扭曲。

我继续循循善诱:"听说归国子女都很开放的,不是连奥巴马总统都促进了军队同志合法化了……咦?"
小黑子并不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站起来挡在身前,让我整个人置身于阴影中,这种保护的姿态简直让人不合时宜地怦然心动。
"你先把裤子穿上。"他转头小声对我说。
"Σ(⊙▽⊙ "
天哪,我真的是一脸严肃地露着鸟说了这么久吗?不好意思火神同学我并不是变态啊!

作为搭档的他俩拥有着无论何种尴尬境地下也能相互沟通的默契,忽略我之后已经正常地对话起来了。
"火神君怎么来了这里?"
"都是阿列克斯非说要大家一起唱歌什么的,你不是刚刚说过来学校找黄濑嘛,打算顺道就进来喊上你们,哪知道……"
"电话呢?"
"刚好没电了。"
"你们两个——"
"能不能先不讨论这个呢,火神君?"
"……哦。"

蹲在那慢吞吞地收拾着狼藉的地面,无视了侧面时不时投来的愤怒目光——啧啧,正high着被吓软掉的我都没生气呢,这家伙却竖着那两条分岔眉不爽得近乎理直气壮。我眯起眼睛,心想大概还是低估了小黑子(的贞/操)对他的重要性。

他踢了踢暧昧气味还没有散尽的垫子没好气地喊:"黄濑!"
来了,直男的嫉妒心,还好我早就知道该怎么接招(要打架吗)。
"你手机一直在闪。"
"……呃,谢谢提醒。"

来电提示闪动着青峰大辉的名字,好像某种来自远方的怒火余韵。
我快步走到体育馆外的夜空下,深吸了一口气才摁下通话键。

  ※

"还跟哲在玩那种过家家游戏?"
有点沙哑的声音像是故意要激怒谁一样说着,但我并没有生气。
"被小桃奇怪的话洗脑可一点不像你。"
"哈?跟她说的有什么关系,你们根本就是嘛。"
我叹了口气:"小青峰——"
他却莫名转换了话题:"那个晦气下场的时候还一脸晦气的样子,你不会没注意到吧?"
"嗯?"
"就知道脑子里一定转着什么下三滥的招数呢那家伙,还有那种蠢死了的发型是要吓唬谁啊!"比平时更为得意洋洋的语调显得有些古怪,"还不是被我……"
我脑子里掠过一个不靠谱的猜想,把自己吓了一跳,忍不住道:"你不会是后来又去找灰崎了吧……你出手打他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像是站在信号不好的地方,一时间只有沙沙的杂音,不过好像他也觉察到了,换了个角度就很快恢复了清晰。
"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笨蛋。"
"那还好。"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运动员最怕的就是暴力事件了。这时小黑子和火神一起出来,用口型问我去不去跟他们K歌,我指了指手机比了个sorry。
因为那头的青峰忽然说:"你过来找我吧。"
我想了下说:"好,小青峰你在哪?"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他才懒洋洋地开口:"你肯来啊,可我没那个耐心等了。"
然后便撂断了电话。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