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5)

5.take it easy

 

和黑子之间的SEX很奇妙,一开始超紧张,后来却变成了叫人放松的良药。而且做得越多,就越不在乎追求刺激,反而更想要好好对待,把爱抚变成不是为了发泄,而是恋人一起嬉戏的节奏。

“黄濑君越来越黏糊了,有点麻烦。”
脸上无表情,语气也无波澜的他这么说着,但却还是纵容我把手伸到他领口里,在精瘦平坦的小腹上摸来摸去。
"因为越来越喜欢你了"我开启了痴汉模式,"……这样下去要怎么办?"
小黑子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敏锐:"你在担心什么。"
"不是啦,"被人看透内心有点尴尬,尤其是被喜欢的人,我尝试着说出自己古怪的感受,"只是放松下来就有点像是在担心什么的感觉,我不是那种能24小时保持自信的人。"
他又用摸二号的手法摸我的头:"哦,那把担心的事也交给我吧。"
当我作怪的手悄悄从他腰际往下深入的时候,他才终于不再那么淡定了,用牙齿去扯扯我的耳钉以示报复,这是他不轻易显露的感情表达。让他无师自通地掌握了耳垂这个敏感点很致命,我赶紧把手伸出来以示清白(虽然手感很好有点舍不得)。实际上我也只是摸着过过瘾啦,上次我们商量好到假期再做全套,这方面他也很信我不会违反约定。

"只是手滑了一下~"
"那么,再敢滑就弄哭你。"
黑子煞有介事地说着要把我弄哭的样子,居然让我期待了起来。

  ※

最近火神大我偶然会插足到我和黑子中间来当电灯泡,反过来说是我插到他和黑子之间也说得通。有两次看到我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外等黑子,他就会嘟嘟哝哝一脸不乐意,但又总是避开任何涉及我和小黑子恋人关系的字眼顾左右而言他。不过他表现得越是别扭,我就越放心。看起来被那种场面给刺激了也仅仅是刺激,没有产生什么强烈的倾向,这个单纯的家伙是没什么威胁性的。因为他也很确定作为队友和影子的那部分黑子哲也并不属于我,划清了领域后就可以和平相处。

黑子后来说:"火神君没跟女生交往过,你说话别太刺激到他。"
咦,上次看到的那个金发洋妞原来不是女朋友么?
"卧槽,他连这种事都告诉你。要是他好奇起来了怎么办,小黑子你可千万别帮他体验哦,用手也不行!"
小人之心的我被黑子毫不留情地敲了头:"火神君是有信仰的人,而且他很正直。"
但以防万一嘛,我心里总还是暗搓搓地想什么时候敲打一下这个正直的红毛,帮他把剩下的那点不自在也驱散掉,以后就能更愉快地相处了。不论朋友还是对手他都是个值得一交的人,赛场看台上那声"你可不能输啊"也经常会在我耳边回荡。

以上的念头鼓励着我拼命抡开双腿跑着去追赶他的单车,一面喊出了小火神的名字。

更重要的一点是——今天的杂志摄影迟了导致我现在很可能赶不上回神奈川的新干线末班车,如果他能载我一程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不得不说海归少年真是营养好,一个60度大斜上坡他两条长腿硬是把轮子踩得飞快,就在我死心停下弯腰喘息的时候,他总算在坂道尽头停了下来,发现了我。
看他越来越近的身影,我居然条件反射地先低头检查了一下裤缝拉链( _ _)ノ|。


问明状况之后,火神二话没说就让我上了后座,朝着轻轨站的方向一路驰去。他刚刚大概是从哪里练完球出来,背部的汗渗出来湿透了背心,感觉热烘烘的。我尽量侧过脸,以免引以为傲的鼻子一个不小心戳上去。

单车后座什么的看起来很青春很美好,但其实是矮个女生的专利啊,不长不短的一段路我都保持着屈起长腿的动作快石化了。为了转移点下肢发麻的注意力,也为了向对方示好,我开始没话找话。

"换了新球鞋?"
"嗯?哦,那个青峰送的。"
"∑( °△°|||) 小青峰送了你球鞋?"
抱歉我的八卦开关又一下子不好了。
"那家伙人不错啊,还说要我跟你好好对战。"
"什么情况?!我认识的青峰可不是会随便送东西的人,更何况球鞋是他真爱啊!"
火神:"……"
我:"所以他对你……啧啧……"
火神抓狂:"Wait!又不是谁都跟你一样!"
从这个角度看他耳朵都红了,看得我拼命憋笑快岔气了。
"看吧,果然你觉得青峰比较好,去吧少年,大前锋要彼此相爱。"

无需像我一样经过那个因为憧憬而无法超越的过程,你们本来就是同一种人,相信我你会跟青峰走得越来越近的,这只是个开始呢。

"Stop!有这闲工夫你还是多想想下一场的比赛怎么才不会输给我们吧——"
"口气很大嘛小火神,新球鞋可不意味着变强哦……"

  ※

就像这晚夜风里相互挑衅的台词一样,之后在赛场上重遇的我们,共同享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对抗。

  ※

鼓起勇气再去找青峰,是在WC比赛全部结束之后。

挑了放学时间等在桐皇校门口,我一边听着进进出出的女生小声交流着"好像真是那个模特"之类的话,一边琢磨一会儿到底开口该说些什么。回想起来我跟青峰最亲密的时候也从未好好聊过,真正有效的语言交流应该是零。这倒不奇怪,每天大部分时间一起行动是男生常见的消磨时光的方式,又不是女生有那么多小心情小秘密可供交换,不爽起来最多也就干一架。

如果冒着让这张模特的吃饭工具受损的危险,对他说"请,来揍吧"就能解决的话,我也不会如此纠结了。

现在的状况是我欠着青峰点什么——没办法解释这个"什么",只能说不是轻易还得了的。然而就这么躲着他一拖再拖实在也不是男子汉所为,再不解决这个问题,早晚会被他从人生名单上先拉黑再彻底删除。所以当鹤立鸡群的目标出现在视野中时,我抱着路易十六上断头台的勇气踏出了第一步。

"好久不见小青峰……"看到他手上转着的篮球让身体里涌上一阵怀念的感觉。
他扬起眉毛,一副"你谁啊"的表情上下打量了我。
我干咳一声,选择了最稳妥的开场白:"1v1?"
"不要你的脚了?那走吧。"

  ※

青峰提醒了我刚刚在比赛里使用过度的脚再不休养就该报废的无奈现状,反而平和地提出了去他家打PS3的建议。
虽然隐隐嗅出了平静下的危险,但到了这地步也只能答应了见状行事。
一路上都只有小桃井一个人唧唧咕咕说个不停,问了很多哲君怎样怎样,我都没什么心情地勉强回答了。在最后一个岔道口还说也要玩《刺客O条》而跟着一起来,最后被青峰给赶走了——青梅竹马的他们当然住得很近。

格斗游戏连胜三盘之后青峰把手柄一扔,双手搭在沙发背上坐得跟大爷似的:“说吧。”
我还沉浸在人物死亡的剧情画面里,愣了下:"唉?"
"没话说?那就过来帮我摸出来。"
他想伸手把我拉过去,这动作被我避开,他显得很不高兴。
"怎么了,又不是没做过,你还扭捏起来了。"
"上次你也看见了,我跟小黑子现在在一起。"
"你说那个,我知道啊,反正你爱扒着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不耐地抓了把头发,"跟我们要做的事有关吗?"
"当然有关。"我勉强地挤出一个微笑,"答应你的话就是劈腿了啊。"
青峰一脸的不以为然,像是听了一个糟糕的笑话。
"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一下,用不着这么苛刻吧。"
"那是玩笑开过头了,一般朋友不会这样。"
"哈,可当初是你不是这么说的。"被他重重踢到的茶几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所以说成长了啊,有了喜欢的人是不一样的,随随便便答应跟人滚床单也是不尊重对方的表现。"
"挺能说啊,跟别人做是因为喜欢,不跟我做是因为尊重?"
"对不起……"

去年夏天在这张沙发上发生过的事,曾经因为尴尬而刻意封闭了记忆,其实闭上眼睛还是能一点不差地想起来。
"你他妈的——"
他突然一声怒喝,跳起来猛地揪住我的头发,逼迫我的头向后仰。我的脸面对他,看着他野兽一般的眼光。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