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8)

8.不是开玩笑的

 

xx/07/15TO:小黑子件名:总算~~~根本没想到拍VCR比照片麻烦这么多啊…据说我动作超僵硬的差点被导演瞪死゜( □‘。)
总算结束活着出来了,虽然最最后还被事务所的A小姐抓住训了一顿!目前刚刚奔进了地铁站,好热,而且地铁上人超多的……让小黑子等了这么久的我真是罪人,到了之后随便你怎么惩罚都没关系(ˉ﹃ˉ) 

xx/07/15TO:黄濑
回复:件名:总算~~~

小公园露天球场

  ※

"噗,黄濑你穿的这一身简直——"
身为模特居然被那个万年长T恤加板裤的归国子女嘲笑了着装。

本来就穿太多兼之赶得大汗淋漓如同一颗脱水白菜的我,很想对那张傻笑的脸做点什么不好的事情。
"因为赶太急,忘记把拍摄用的衣服脱掉了吧。"
"嗯嗯,还是小黑子心疼我。"
顺坡就驴地把赞助商送的小西服外套脱掉卷起袖子,心里尴尬的要命。穿上这身的时候被化妆师还有好几个女生夸了帅气,忍不住就想在小黑子面前秀一下。但……唉,我哪里知道外面居然这么鬼热,而且西装出现在街头篮球场也确实有够不合拍。
耍帅失败这种事还是赶紧抛到脑后吧,反正用别的方式也一样能刷存在感。于是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食盒转换视线:"特意从浅草寺旁边那家有名的大福团子店买的……"
小黑子很多时候都很酷,但是爱吃甜食这一点又相当的有软妹风格。
"你俩还真够白的,明明只是日本人。"
火神指着我裸露的胳膊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并且,觉得我不会因此生气一样,一口气抓了五个大福一起往嘴里塞……要知道一盒共统也只有五个!
"啊啊快给我还回来!"跳起来想去抠那张可恶的嘴巴,被一旁的小黑子拉住了。
"没用的,火神君一口就全部吞下去了。"
得了便宜的红毛居然还恬不知耻在一边咂嘴:"加起来也没一个巨无霸大。"

"呜~小火神好奸诈啊,打搅我们的约会不说,还把我给小黑子买的爱心大福都吃光了,坦白承认吧你到底是在暗恋我俩中的谁啊?"
故意提高腔调把周围人的目光吸引过来,火神的脸一下涨红了。
"你……吃你两个团子都不行也太小气了吧。"
"请不要调戏火神君。"
所以说有时候我总感觉小黑子是别人家的。

但别人家的小黑子不会这样自然地抽走不知怎么还挂在我脖子上的领带——怎么居然还有领?带怪不得会像死蠢上班族。
"这样穿不舒服吧,解开领口能凉快一些。"
沾满了篮球塑胶味道的手指不经意划过颈侧,顿时心里好像冬天抖被子飘落了一身的羽毛,血管突突地胀跳着。之前说的事不知道他有没有当真呢?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
"嗯?"
看到我在黑子掌心写字的动作,火神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转开头去。别啊少年,刺激的就是你~谁让你嘲讽一时爽来着?
分辨出我写的是什么后,黑子垂下睫毛点点头,而我像是偷换了秘密一样的压抑着自己的兴奋,松开了他汗津津的手。

"那,你们先继续练习吧,虽然也很想加入可我衣服鞋子都不对,只能围观了。"
"不用,现在就可以走。"黑子居然这样说。
"哈,那抛下小火神一个不要紧?"
"本来他也约了青峰君,应该快到了吧,之后他俩就可以1V1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出现青峰的名字但现在这个不重要,我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匆匆跟火神说了声拜拜快步跟上前方的黑子,小声问他:"现在就去那个……宾馆……么?"
"嗯,不过我要先回趟家取东西。"
千万头蝉齐声高歌的奏鸣曲里,他的笑像冰水一样冲刷着我无处蒸发的热汗。

(尽管逻辑告诉我未成年人大概不能开房,但大家就假装忘记这一点,觉得二黄可以靠脸和身高刷来一张房卡吧,至于黑子,有谁看见他进去了吗?)

  ※

洗完澡出来发现黑子正好奇地对看我背包里的一堆东西,表情是十分的……微妙。

"不小心倒出来了,"他解释说,拿起一支还没拆盒的进口水性润滑剂,"还真是有不少啊。"
认真研究的目光看得我都不好意思起来。

赶紧解释:"都是网购的!"
因为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知道不准备会死很惨,最后也就是顺着链接胡乱买了一气。这么看来确实是太多了,像是某种变态狂的行为。说起来今天拍摄的时候几个助理女生们还聊着背包里都会放什么东西,我唯有自损形象说里面尽是些打完球换下来的臭袜子(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好吗)外加死死护住,要不然长久维护的阳光篮球少年形象估计就要毁于一旦了。

"只是觉得看起来花了很多钱的样子,何必要在网上买呢?"
看黑子这么说没有觉得我这个人色得没救了的意思,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因为选不来啊,而且也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
却看见他拿起自己的回家特意取来的书包,从里面掏出两件东西摆在床上:一盒套子,一支KY。
 "(@[]@!!) 小黑子你!!!"
"最基本的其实在便利店就能买,日本没有你想象的这么落伍。"他无辜地眨了眨眼,"当然,我有用misdirection……"
我用嘴堵上他未完的话,发现"想做"这件事不是我自己的一头热的感觉难以言喻。他也伸手环住我的背脊,嘴唇厮磨了很久,分开时拉出一条津液的细丝,尴尬又色气的景象。
"我想到你走到711里去买……就硬了。"
小黑子笑着把断掉的细丝抹在我的嘴角,微微将我推开一些,又偏头去看那堆玲琅满目的"辅助品"。
他说:"我好像看到了你打算把它们全部用掉的决心。"

  ※

我觉得自己几乎要绷不住射了,赶紧去推小黑子的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控制不好一下推太大力了,赶紧问他要不要紧,他摇了摇头,摸摸嘴巴。
"跟你第一次给我做的比起来,是不是差远了?"
哪里差远了差点就要让我背负上早X的污名了好么!
看了看被扔到一边的浴巾和光溜溜的自己,我不甘示弱地把小黑子身上那件过长的T恤也给扒了,反正按这个热度攀升的速度,接下去谁都不会觉得冷。
觉察到他手伸过来的意图,我不躲不闪反而难耐地把腰部往前挺了挺,他的手指比我想象的要凉,让人一哆嗦。
鼻尖埋到他发旋顶端婆娑,居然有股淡淡的香草味,是洗发水的缘故还是已经变成奶昔体质了?闷闷地笑了一会儿,移到他耳边悄声问他:"小黑子是不是想上我啊?"
他抬头看向我,一副身高差很烦的样子:"明明你的手指也伸进来了。"
"你太紧了……"搞完青峰的惨状让我至今心有余悸,所以没怎么想就决定第一次做先让小黑子插我好了,万一受伤至少我的体能好得多,"我洗澡的时候自己准备过一点,感觉不太一样吧。"
他嗯了一声,光是一根指头老神在在地在我体内来来回回,我只好欠起一点腰,自己多加一根手指进去帮着开拓。不得不承认挑逗一个天然面瘫容易让人累感不爱,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表情,体内带起的轻微战栗让人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
"还是你不想要?"
考虑到我对他来说也许太大只了这一点。
"凉太很狡猾啊。"他一本正经地皱了皱眉,"本来我也是打算第一次让让你,以后再采取主导权的,结果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吗?
倒的确是很有黑子哲也的作风。
不过身高体力的客观条件不可忽略,再加上"一鼓作气"这样的经验方面还是差一点,所以我没怎么费力就把他推倒了直接跨坐上去。看到小黑子对这件事上采取主导权这么积极,我也得发挥出气势来好好地做才行。

"什么让不让的,从头到尾我就是打着把小黑子你全部吃掉的念头来的——都要等不及了!"
的确等不及了,他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我腰肢上敏感的一点,明明是很平缓的动作,却让空气里情欲的气息越变越重,到达了……我的燃点。
"好啊。"他半撑坐起来,继续跟我亲吻,一面伸手摸来一个套子。
"我来。"
我示意他给我,用牙咬开塑料包装,用嘴衔着出来,弯腰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完全没用手的情况下成功套上了黑子精神抖擞的性/器。
"这招是不是很帅?"我觉得自己很应该被嘉奖一番,"早就想这么做试试看了!"
正又挤了一大凉凉的堆润滑剂给我涂抹的小黑子有些哭笑不得。
"你平时都在脑补些什么东西。"
"哈……多得很啊……比如让小黑子你的XX像这样填满我的OO……"
我没脸没皮的说着,一面用手扶着他缓缓往下坐,用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去亲近那个坚硬火热的家伙。

有句话说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性都发生在脑子里,对此我相当赞同。
但也有不到真发生的那一刻完全想象不出来会这么干的场景:羞耻又激动,艰难又满足,唯有这么做才能完成双向的征服和交付。

但——真的插进去也太尼玛难了吧!
是我对自己的菊花太有信心了?本来手指也探进去做过传说中的扩张了,觉得应该没问题了,想不到仅仅是copy小电影里的骑乘位根本还是进不去嘛。啊啊好烦,看不见的障碍到底在哪,又不是女生怎么还是觉得好像非得狠狠来一记破门而入才行?

一来二去的前面都软了,也不知道小黑子的感觉是怎样,难得见他皱眉的样子,大概跟我一样煎熬吧。
"别——"
觉得他像是想要退出来,我狠狠心不放走已经那已经挤入的一点点,用力往下一沉腰。敢情这事就得下刀快准狠,终于整根没入体内的同时我听到一声略惨的呻吟,正想问他怎么了却猛然意识到出声的人是自己。

黑子的手安抚地顺着我的背,鼓励一般在我肩膀处轻轻啄着,那双湿润的眼睛让我一下松弛下来。下意识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想要被拥抱的姿势,随即他温柔地包容了我,像是拯救溺水之人一样送来珍贵的氧气。

此时的感受好像只能用非常乙女的"痛并满足着"来形容,不过倒是没有哭,而且隐约感觉到有时候性的仪式感竟然会比性本善更重要。


别看我总是粘着小黑子,其实不知为什么一直以来内心深处都有点怕他。擅于和人拉开距离,也丝毫摸不清对自己的喜恶,对他最初产生的是近似于敬畏的感觉。不过从这一刻起,这份莫名的畏缩终于被我亲手摘除了。

"……小黑子……喜欢你……"
"嘘……我知道。"
"我不是二号喔。"
"嗯,不会搞错啦。"
"哈……那我开动了……"
"不要。"
"啊?!"
"请躺下来,这个姿势我没法展开主动呢。"

 

TBC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