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9)

9.更多更多……

 

"居然有NBA的转播耶。"
只是想要房间里有点声音而打开电视,结果却意外发现体育频道正在放热火和湖人的比赛,忍不住就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身下柔软干净的被罩是新换上的,出来到宾馆里做的好处就是当时怎么折腾都没关系,做完也不必躺在脏了的床单上,不必善后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却听一边传来穿衣服的悉悉索索声,小黑子问我几点了。
"啊!不是这么快就要走吧TOT!"我哀怨地看向他,"刚做完就把人抛下的小黑子是渣攻!"
"……只是单纯地想知道时间。"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已经从枕头边上摸出了手机翻看起来:"有一条火神君的消息,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愣了一下,简直要狂笑:"小火神也太二~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打扰别人谈恋爱的家伙啊!"
"说是青峰君提议叫上我们。"
"……"
"一个小时之前发的邮件。"
就算还赶得及可谁会要去啊!
我向后仰倒正好落到小黑子的膝盖上,只见他揉了揉有些眼睛,露出些微困倦的样子,羞赧地把脸转到一边。
"不小心睡着了……你饿么?"
他是在不好意思呢:打篮球加做/爱(进攻方),又射了几回这种事本来他的体力就不胜负荷。从我身体里拔出来之后大概实在疲倦了,倒下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饿。小黑子刚刚把我喂得很饱。"其实他也没有睡多久就是了,我讨好地说着,舒服地蹭了几下膝盖,"亲一下。"
他乖乖弯腰,在我额头鼻尖上各碰了一下:"没有不舒服?"
"还好,比想象的好很多了,不适应而已,第一次多少会有点。"
痛也说不上,就是后面被开发的感觉很鲜明,现在还隐隐觉着像是夹着什么东西,有点怪异。
"第一次……么。"
他似乎有些意外,我随即想起来桃井所说的"哲打电话来拜托我去敲阿大的门",顿时有些尴尬和愧疚。也有窃喜的一方面——虽然交了个人类情绪欠缺的男友,但果然还是会吃醋的?
"那什么不是第一次。"他投来玩味的眼神。
这问题问得也太一针见血了,我傻笑着转移了话题:"唉,外面什么声音,难道是……"

爬起来去拉开窗帘才发现落地玻璃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水迹,往下看去,濡湿的地面被路灯照出无数个细小的熠熠光点。好像已经能闻到了,雨水缠绵的气味。

"竟然真的下雨了,这下怎么办,你也没带伞吧。"然而转念一想又高兴起来,"不过这样一来,雨停之前小黑子就没法回家,只能在这陪着我了。"
他无奈地看着我:"本来也没有就要走的意思,请你不要擅自决定我的想法。"
"就让我感觉是赚到了又怎样……"
我的不安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些?希望不会吓到他。
这么想着感觉身边的床垫下陷,他也学我的姿势趴下来,我们一起看窗外的雨发呆。这雨看样子下好一会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总不能夜不归宿吧。
想到两人刚刚做过最亲密的事,我突然就诗兴大发起来,芭蕉附体一般在玻璃窗上写起了俳句:

被雨所困的道路
滚来又滚去
伴君到天明
      ——黄濑凉作

如此自我欣赏了一番,在黑子好奇看过来的时候乱抹掉了。
"在写什么?"
"某年某月某日小黄和小黑子到此一游,不对,是到此一睡。"
"下次不要选这么贵的地方,还有,请让我也分担一下房费。"
"啊啊,下次什么的是你说的哦,不过模特兼职蛮好赚的,钱就让我付嘛~"
他却认真纠结起房费的花销问题来:"不是这个问题,奶昔少喝几杯的话,我也是可以的。"
我不觉得可以!!还有……"好感动~~~"
抬起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他,没感觉有什么肌肉,而且皮肤光滑得不可思议,似乎连腿毛都不怎么有——跟我比起来真是纤细可爱。
"要不发个邮件问问小火神在干嘛?"我无聊地脑补着没营养的事,"说不定他们吃完饭发现天降大雨无处可去,正一身湿地躲在某座立交桥底下相互抱着取暖呢。"
"……火神君的家就在附近。"
"那更好,说不定已经在浴室里干柴烈火起来了!小火神在美国大概没有听说过捡肥皂的梗这样很容易上当的,小黑子你知道那个的吧,就是学长扔一块肥皂到角落里让学弟去捡。不过感觉小火神会迅速捡起来认真给小青峰打肥皂呢,觉得他太黑了得好好搓洗一下之类的……唔!"
可能觉得我太烦了,招来了小黑子的袭击,耳朵被咬了。
"如果凉太是想问我会不会吃醋的话,"他衔着我的耳垂说,"答案是会。"

  ※

事务所的A小姐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跟我说,这么一来你就真的要红了。

被拉去充数随便拍拍的饮料宣传照(据说)取得了热烈的反响,最终商家决定启用我这个名气经验全无的新人来作为新一季CM的主角,真的不是因为经济危机后预算缩减的结果吗?不过这个拍摄时候让我完全一头雾水不明觉厉的东西,不久后貌似还真的在电视上出现了。

是不是真的如同A小姐所说的那样"要红了"我是不知道,但至少现在海常全队上下见了我就开始刷那句"不来一瓶吗?"(我在CM里唯一一句台词),搞得我只能嘤嘤嘤地奔到墙角去面壁,寻求笠松前辈的庇护。

整条CM明明是很清新纯爱的校园风,却出现了"好饮料不来一瓶吗"这样即视感严重的台词,文案究竟是何居心呢?也许是我想太多了,特意某次在放到的时候装作路过客厅看了一遍,好像也没有什么违和的地方。结束的画面是接住我抛来饮料女生内心独白,她羞涩欣喜地把饮料罐贴近胸口的位置,喃喃自语:想要更多,更多……

通常来说人唯有得不到的才会特别想要,像这样150日元一瓶在自动贩卖机里随手可得的饮料大概不在此列吧。

想要变得更强,想要依赖,想要被依赖,想要全部的理解和长久不变的东西。并没有想要做海贼王的男人。看起来像是活得很轻松的我还有这么多的渴求之物,被人知道了一定会让我赶紧滚粗对神明祈求的讨论串。

我嚷嚷着"想要跟诚凛合宿啊",第三次被笠松前辈踢飞。

  ※

合宿不成,那就打搅别人的合宿。

接下去是太过狭窄的小路,只好让A小姐载我到通往民宿的路口就下了车,有点发愁这两箱宝矿力我一个人要怎么搬。痛苦地挪动了两步,鼻梁上的太阳眼镜都要歪掉下来了,看到矮树后一晃而过的红色脑袋,连忙出声求援。

火神一看就是没好意思说出"怎么又是你"那种话,他表达的比较委婉,他说:"你……你是黄濑?"
"不是哦,是送水工小黄。"我放下箱子摘了墨镜作势敲敲边上的树干,捏着嗓子学,"小火神,开开门,窝来给你送水了~~~"
"所以你真的是来送水的?"
……
"你果然也不知道这个梗,不好玩。"
不过让他帮忙分担一箱宝矿力倒是很爽快,直接就拿起抗在肩头了,我忙跟上他,一前一后往不远处的木屋移动。
"拍照的外景地离这里不远就过来看看了,这些的是厂商送的赠品啦。"
"可你拍的不是什么阳光橙饮料的广告?——'不来一瓶么?'"
"小火神你怎么也学会刷这句了太坏!"
"在家总会开电视吧。"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送的是阳光橙饮料啦,不过你们在训练哪能喝这些高糖分不健康的东西,找了个便利店硬换了两箱宝矿力咯。"
"我一直觉得黄濑你的思维回路有点奇怪,看来不是错觉。"
他居然说了这么一句发人深省的话。

到了民宿的门口,我忽然想起要嘱咐他的事。
"对了,一会儿如果遇到你的队友和教练,你就说我是来找小青峰小桃井的。"
"哈?"
"当然,如果被桐皇的人看到,我就会说我是来找你们诚凛的。"我擦了把汗,"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任何一方觉得我是冲着他们中的某人来的,也就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困扰。"
看他皱起那特色鲜明的眉毛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对于我的担心完全理解不来。
可如果说还有什么人生道理是我自己总结出来并且坚信不疑的话,也就只有"受欢迎的人必然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这一条了。
"放心吧,"我拍拍火神的肩,"我不会给小黑子添麻烦的。"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