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0)

10.四个狂妄的家伙

 

山间的夜晚感受不到一丝懊热,甚至风里还夹杂一丝丝的微凉,把薄薄的T恤吹得鼓起来。

按理说坐在东京市区抬头看不见的星河之下,恋人们似乎更该做一些优雅舒缓富于情调的事。然而,最终还只是并肩坐在空地边看另外两个人1v1的我们,似乎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唉唉,这到底是我们的生活太单调还是太有目标?

"小火神的步子看起来有点慢,防守略吃力啊,是不是你们今天体能训练有点超量?"
"嗯,我就不说了,火神君其实也没有打满全场的体力,就算勉强做到了也是靠意志支撑的。教练说这是我们近期要设法攻克的问题。"
"你们的教练不是个平胸小女生么,看不出来也挺狠哪。"
"黄濑君,说别人坏话的时候,也要注意下背后有没有人经过。"
"啊,不是吧!"我赶紧扭脖子去看,发现身后的小径上并没有那个相田丽子的踪影,才知道是被小黑子给捉弄了。不过他一脸“这真的是忠告”的表情,着实无懈可击。

不知道诚凛的训练里具体有些什么项目,但我能看出来小黑子目前正处于特别疲惫的状态,在回答我之前很少说话,声音听起来也略有些沙哑。

即便累得看起来很快就要睡过去,他也只是抱膝端坐着,完全没想要把脑袋靠到我的肩膀上来。并不是因为害怕这么做过于亲昵被人发现我俩的关系,而是黑子哲也一直有着一种严格的自律。普通人或许会觉得个子矮就别打篮球了或者体能有界限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样为自己开脱的事似乎从未在他身上发生过。他一直严格执行着自己规划的目标,且从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篮球,同样能做到这一点的,在奇迹五人中也只有队长赤司一人而已。

我是那种会被强大的对手和求胜心点燃起来的类型,这项运动如果不是对抗,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但显然小黑子眼里的篮球是另一种模样,试图去理解他为什么会对篮球如此执着让我无端地感到鸭梨山大。

就好像我一直也没法确认到底是出于什么契机让他回应了我的告白。我知道在过去的时间轴上一定有一个点,至少绝对不可能是他哪天起床自言自语着"天凉了,就让很烦的黄濑君闭嘴吧"答应了跟我交往的啊。难得坏心的小黑子居然在这么重要的事上含糊其辞,只是告诉我"也许在意你很久了也说不定,听到一句话后想着不如就顺应心意吧。"但到底是一句什么样的话,却是再也不能从他嘴里撬出一个字了。

嘭一声重击,青峰气势万钧的扣篮让简易球场的篮筐像风中芦苇一样颤抖个不停,但到底还是没倒,跳起试图拦截的火神就没那么好运了,爽快地摔出了一个很符合他风格的屁墩。

10个球了。
青峰一面宣布着自己的胜利一面地朝地上的火神伸出手,后者虽然好像有些别扭但还是借他的力站了起来,不知道要发生过多少次才能让这一幕看起来如此自然。

"换人吧,被操到没力气的家伙就应该早点躺倒休息嘛。"
要是没听错的话,青峰这话居然是在表达关心?

我和黑子嘀嘀咕咕。
"小火神输惨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安慰他一下。"
"火神君是预定要跟我成为日本第一搭档的人,不用一点小事就去安慰他。"
用完全不是吐槽的正经语调说出预定成为日本第一搭档这样的话,实在太强了小黑子!

正说着火神走了过来,忽略了我张开双臂安抚的夸张动作,和黑子轻轻击掌后在一旁坐下了。
"说什么日本第一啊别以为老子听不到!能放这种话的只有我自己好吗!"
那边的青峰作势挖耳朵,嚷嚷了起来,眼看着就又要拿球砸我了。
"黄濑,你特么到底上不上!不上我回去睡觉了。"

虽然事先没机会热身,但这情状下为了输人不输阵我也只能撸起袖子硬干了。一个个都不害臊地喊着日本第一是怎么回事啊?不过这个闪瞎人眼的名头还真让人瞬间有了拿下也不错的想法,虽然说过名号什么的并没有在乎的话,但不意味着完美主义的黄濑我会想把这玩意儿拱手让人呢,就算是你们几个也一样!

"小青峰,你不就那点伎俩嘛我早都学会了,这就来让你睡不踏实~"

  ※

走近了之后不防青峰一下子凑过来,用只有我俩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听说你是特意跑来找我的?"
"……"
其实我本来没想过青峰会在合宿地点出现,看来和诚凛一战之后,独来独往的他多少也被黑子跟火神改变了分毫吧。
他无辜地耸耸肩:"在走廊里听到两个诚凛的球员这么讨论而已。"
要解释这是个怎么产生的误会有点太麻烦了,我索性回以微笑:"是啊,有本事尽管把我虐到哭好了,小青峰不挺想看这个的么,我还欠你一可乐瓶的眼泪呢。"
他顿时陷入了被人提醒黑历史的恼羞成怒中,不肯再发一言。
篮球之外,青峰对我没招。


  ※

痛痛快快地输了两场,在水池边洗了个脸之后就去跟小黑子告别。
在一旁的火神却惊讶地质问:"这时候了你居然要回去?"
"才九点不到也并不晚吧,走到盘山公路上搭个车回市区也就是半小时的事,本来就没准备在山上过夜来着。"
"夜间的山里一点都不安全,盘山公路更是事故多发地段,连这些都没考虑过,黄濑你这样做未免也太不把安全问题放在眼里了。"
这种训话的口吻……火神同学未来的志向难道是做日本的交警么?
"这年头女生还会几招防狼搏击呢,再说这又不是什么野岭荒山。"虽然知道这家伙是好意也直率过了头,本来还想着在出发之前在小黑子这里赚个goodbye kiss的我有些不耐烦起来。"本来就是诚凛跟桐皇两校的合宿,我一个外人贸然来打扰就已经不太合适了,留下来才奇怪吧。"
小黑子悄然拉了一下我的手,被他提醒的我发现火神好像有点动气。
"别拿出你那套对社会人的防备来看人,"一瞬间简直有跳起来捂他嘴的冲动,说这么大声是多想让人误会这里在上演狗血大戏啊?"当我们是心思阴暗的洪水猛兽吗?不过就是一张床位的事,这点麻烦添就添了,我们诚凛还没那么小气!"

嗓门大说起话来还真是容易显得震聋发聩,我张了张嘴,找不出反驳的语句。一瞬间竟然产生了自己真是任性该死的无地自容。

"既然这样,就去跟老板和教练那里都说一下吧。"
最后由在一旁的黑子做出了一锤定音的发言。

  ※

最终还是给家里打了电话说在东京的初中同学那住一晚再回,回头想想自己坚持要走的举动好像也的确是没什么必要。但像是火神那样罔顾别人立场太过直接的反对,又多少让我有点不舒服。遇到同样的问题小黑子是不会随便干涉别人决定的,所以也显得温柔成熟。

当然诚凛的球员其实也的确是一群好相处的小天使,跟海常那些以捉弄我为乐的家伙完全不同。没一个人想起来去纠结"这人不是明明表示自己是去找桐皇同学的怎么现在要跟我们在一个屋子睡觉"的问题,在大屋里一面两两捉对做着拉伸运动一面就聊开了。

不是对着我学那句"好饮料不来一瓶吗?"就是求我帮忙有机会弄来小嶋阳菜亲笔签名之类的。也有人好奇问了我和黑子在帝光同队期间的事,搞得我竟然有了一点见家长的局促感,不由得更打起精神想要好好表现一番。

最后在一个好像是叫降旗的小松鼠一样的家伙郑重请求下,我用完美的复制能力给大家学了一段乐信悟冒着粉红泡泡的"Love注入"*,这一下把房间里的气氛给完全炒热了,唯有不了解日本综艺的火神看着大家神high的样子依旧是一脸茫然。

安静坐在角落里看书的小黑子并没有参与对我的"围攻",然而看过去的时候却总是会和他的眼神相遇,无意义的信号被接受并记录让人安定满足。我庆幸着自己并不是一颗亿万光年之外的星星,在光芒抵达此处的一刻也许早就将自己燃烧殆尽。跟这种杯具比起来,不够亮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呢。

"让我睡你旁边吧小降旗!"我对着咯咯发笑的松鼠小子扑过去,吓得他脑袋咚一声撞到了墙上。

*就是双手比出心形的那个动作,看到P站图经常会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梗:-D

  ※

睡到半夜起来,在去厕所的途中短暂地迷路。听到有奇怪的动静,循声看去发现是青峰在对拐角的自动贩售机施以暴力。

"坏了?"
"妈的,最后一个百元硬币也被吞了,这破机器!"
抱怨完他才发现是我,就忙不及地露出凶相把自己武装起来。
"你等等……"
我说完就跑了,再回来的时候拿了五罐下午自己辛苦背来的宝矿力。
"给。"
面对他我惯性地有点想要讨好。青峰没接,我就直接塞他怀里,还用眼角撩我,连句谢谢也没有真是太不礼貌了。
"睡不着啊,你?"
"内急而已。"我可一点都不想表现得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然后被拉出去做点别的事情。
"那还不快滚,"他抬脚作势要踢过来,"多大的人了不知道憋尿有害吗笨蛋!"
"……"我的肾可是好得很啊小青峰!
"顺便说你跟哲的胡闹也该早点结束了!"
都走到走廊尽头了他讥讽的声音还从背后追来。

趁着放水的时候我思索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美化了初中时期跟他相处融洽的那些场景,否则只能用逆生长来解释现今这种蠢得不忍直视的对话模式了。摄影师曾经说过,大光圈和过度的曝光会造成这种自欺欺人的效果,大概就是类似的情况吧,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