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1)

11.如果是动物的话

 

作为一个正常的青春期高校生,有了恋人之后对于做/爱这件事有点食髓知味应该算是很正常的吧。暑假结束之后也依然频繁地造访东京,正好借着"红了"之后被事务所投以关注经常性召唤的理由。某一天坐在JR东海道线上给小黑子发着短信,突发奇想地觉得高铁公司应该考虑起让我这个忠实粉丝当代言人了——哪怕广告词依然写成"好列车不坐一发吗",想也要比被甜腻腻的饮料浇头拉风得多。

A小姐完全不能领会我的幽默感也就罢了,居然还捏着话头对我语重心长起来。

"凉太,你也该好好规划一下你的未来了吧。当初事务所哪个星探脑子进水把你给骗来了我不知道,头两年纯当背景板没事牵去杂志社溜溜你没意见我也乐得轻松。现在这张也好歹是跟全国电视观众特别是中老年妇女打过招呼的脸了,真想发展,我马上把schedule 排得你哭出来不可。可你现在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懒散劲儿是什么意思,别人要平衡的顶多也就是学业和工作两项,你还多个篮球,还真是平衡的三边形哪。想让我放弃你就直说好吗?事务所也不是你想的时候才来耍帅赚零花的地方。"

"…… (′?ω?`) "
说白了我其实只事务所养的一只英俊羊驼吗?
在社会上打拼的事业女性,真是非常厉害的样子。

"未来来得比你想象的快,你还能随心所欲多久呢,小、凉、太。"

  ※

我扔下包冲着房间里说了声小黑子先别看就冲进了浴室,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卸妆洁面两用的洗面奶搁在洗手盆边上,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整张脸埋下去。

"这样洗脸连头发都湿透了不好吧。"
抬起头来被镜子里出现的人影吓一跳,下意识地把这张被水融了的残妆脸给捂住了。
不对,我明明有关门啊?难道这竟然是……
"misdirection的穿墙术?"
"是黄濑君你没注意到我本来就在里面。"
小黑子淡淡说着,捉开了我捂脸的手。
被他触碰已经很习惯了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涂着唇膏眼圈被睫毛膏晕染成熊猫样的脸还真是不想被看见。忍不住再偷瞄一眼镜子,马上汗毛竖满flag——卧槽哪里来的金刚芭比啊救命!
"啊哈哈最近的杂志口味略猎奇呢,我今天拍的这个叫星座彼氏の彩妆,完全是在脸上做化学实验啊……"

挤出来的洁面膏在小黑子的掌心搓出一大团白沫,柔柔地贴到了脸上,我下意识地闭起了眼睛。额头、鼻梁、脸颊、嘴巴,隔着一堆泡沫被人小心翼翼地描摹了一遍,文艺复兴时期雕塑家创造心爱作品时的手法也不过如是吧。从事务所出来的焦躁顿时减轻了,如此晕陶陶的氛围中,总觉得应该很快会听到系统叮咚一声提示有"小黑子的吻一枚"掉落,便仰起脸等待。谁知最后他用一小张纸巾连睫毛根部都擦拭干净之后,反而退远了些,我不解地睁开眼睛,就看他指指我的下巴。

"这里,有长一颗豆。"
" (@口@) ……"
如果能够像好莱坞片男主角一样高能的话,此时就应该伸手一拳把洗手盆上方的玻璃敲碎,用以掩盖我玻璃心碎成渣渣的声音。

"呜~~还不是因为太久没做了!如果长期见不到小黑子的话,会毁容的……"
假装没想起昨天吃了太辣的鸡肉串这件事,我心虚地整个人扑过去,猝不及防之下,四肢纠缠着的我们一起摔进了不大的浴缸。及时伸手护住他的脑袋不直接撞上瓷砖,好好悬挂着的浴帘被突如其来的重力整个拉扯下来,把两人一起罩住了。

几乎是咬上了近在咫尺的嘴唇,被尼龙布覆盖的狭小空间里,连呼出的气息都烫得像是要灼伤舌头。既然没有奖励的吻掉落,那就把眼前的boss再刷一遍好了。

良久,我反手扯掉了浴帘扔到一边,感受胯间紧贴处彼此相抵的热度,喘息道:"反正已经破坏了,就在这里做吧。"

"这样的话,那些润滑用品用完的日期又要往后了呢。"
没有阻拦我急吼吼解开衣扣的手,小黑子用他独有的方式鼓励道。

  ※

黑子喜欢狗,对品种什么的并不在意,到哪里都恨不得带上捡来的二号,路上遇到别人家正在遛的狗也会停下逗弄一番。

也有人说过我像某种大型犬,大抵因为狗是最喜欢主动亲近人类的动物,跟我展现的自来熟属性相近?如果真是的话也不错,想想先,如果找到一个好饲主的话,就可以摇头摆尾一辈子不用担心别的事了,当然也会报答以全心全意的忠诚。

总觉得我要变成狗的话也会是条超没正形的狗,时不时就会脱了裤子露出尾巴,对喜欢的人摇一摇。

这么简单就能明确表达对人的情感,真是太好了。光这一点就让身为人类的我无比羡慕,而不是在试图亲近的时候被误会轻浮,在不想投注太多注意力的时候被说成戴面具,因为脸的关系被认定是三分钟热度的炫耀党。

当然我并不是要自洗白成一句谎没说过还整天被钉十字架的现世椰酥,只是感觉无论篮球工作学习都明明已经努力认真对待,约个会都要砍出一半时间准备补习功课了,却被A小姐那样说教,多少有些不爽罢了。

不过不爽的不字早自拥抱的那一刻起就被划去。

自从小黑子很敬业地找到了我体内某个点后,胯下的小小黄完全就不撸也全程直挺挺的,偶尔用手护着的原因是要防它戳到下水口那里去……总之整个人都快舒服成傻逼了。后背位好像很容易激发出身体里的动物性,手脚呈跪姿撑着浴缸的瓷砖,头靠在水龙头的边上,挣扎着想要回头去亲他,靠近了却很幻肢痒地问有没有看到我的尾巴正摇来摇去。

这种羞耻play的句子我完全是信手拈来,而且说得毫无障碍,至于会造成什么效果则从未想过。
黑子染着情欲的眼中呈现震惊的神色。
"你不用——"
好像为我的破廉耻发言感到苦恼并且无法评论,他皱着眉头略带强硬地吻了上来。
Whatever,目的达成就好了。

  ※
  
"那什么……中出不爽吗?"
被我死死摁着射完之后小黑子有点不高兴,搞得我有点忐忑。
在浴缸里来一发的好处是完了可以直接开水龙头冲洗,他用手试过水温,摘下淋浴喷头对我一阵冲刷。
"完全没有必要,对身体的负担太大了。"他一脸严肃地说着,示意要帮我清理。
喔,原来是因为关心我╰(*°▽°*)╯!顿时毛孔就舒坦地张开了。偶尔尝试一次也不错啦,这不在浴室里刚好没用套子么!对下巴的突发状况还是耿耿于怀的我突发奇想。
"没准这样会让豆豆消得比较快呢。"
"……完全不科学。"
"知道啦,下不为例。"
感受着他手指在体内轻柔地动作引出射入的体液,不由得蠢蠢欲动着想要扳回一城了。
"跟小火神约了一起补习功课是几点,"我凑过去他耳边问,"迟到一点也不要紧吧?"
"嗯?"
"我要……对你做一点奇怪的事情。"
隔着花洒的水帘,他细不可查地弯了下嘴角:"好啊。"

  ※
  
匆匆用浴巾擦干彼此的我们在往房间内移动的途中再一次被什么东西绊倒,幸好这回降落的地点是柔软的床。

——搞了一个夏天的体能训练,现在难道不是展示成果的最佳时刻吗。
我振振有词地说着,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渐渐不能自持加快了在他体内动作的紧张。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让他舒服到,如果不能把他带给我的快乐加倍奉还的话,我绝对会无地自容的。
"和这个没关系,"小黑子闷闷地回答,一只手抵在我的胸口,但并没有真的推开,喘息被我弄得支离破碎,"不过凉太……很棒。"
被这样的情话搞得瞬间羞涩起来别开脸的我俩,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不许用视线转移!"
"……不许模仿我的动作!"

  ※

这就是我们当天晚了一个小时才看到火神发来邮件的原因。
邮件的内容为:"身体有点不舒服,你们晚上先别过来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