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2)

12.病虎的饥饿疗法

 

火神公寓的门铃大概是坏了,在敲了半天门没反应,弯下腰却能看到屋内灯光的情况下,我们尝试着询问邻居。

"啊,那个高个子的学生仔,五点多的时候我有看到他回家,应该没有再出门了。"
隔壁的中年女人告诉我俩这样的信息。
我示意小黑子等一下,问她:"可以借用一下你家的阳台么?"
为了显得自己足够身手矫健媲美蜘蛛侠,我还编造曾经家住五楼天天弄丢钥匙爬来爬去完全是家常便饭的故事,终于女人嘟哝着最近的中学生还真是乱来啊却还是答应了。
黑子似乎也有点想劝阻,但最后还是说:"小心一点。"

还好火神住的是三楼,我小心翼翼地勾着阳台伸出去的栏杆,胳膊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总算够到了他那边的窗缝。是开着的!心道一声Lucky,鼓足了勇气伸出长腿跨过去,把人挤进拉大到刚可容一人的空隙里。

摸了摸心跳加速的胸口,轻轻跳进屋子:"小火神?火神同学?在么——"

逐渐深入这个被小黑子描述成典型海龟高富帅独居公寓的房间,总觉得不知道哪里飘来一股让人不愉快的味道。看起来他倒不是怠于收拾以建造日垃圾山中的富士山为目标的那种邋遢男,可以说收拾得意外整洁,但到底是哪里……

正疑惑着,一声呻吟钻进了我的耳朵,脚步顿时停住了。
——卧槽,那是火神的声音么?(刚刚跟黑子爱爱过的)我觉得自己很难不描绘出一组天雷滚滚的画面……好吧,至少也是关起门来对着什么助兴物撸吧?!!人家不过随便找了个托辞,我们还居然傻傻信了,怀抱着队友情对手情赶来探望,来了也就算了,还在他正high的时候不请自入这样真的好吗?更别提万一他不是一个人的话……

然而事实就证明我的脑补完全错了。
"黄、黄濑……?"
火神虚弱的声音并非从面前的卧室,而是身后的卫生间里传来的。就在我望向那片暗影的同时,他又大声呕吐起来。

  ※

据说回到日本后连感冒也没得过一次,比动物园里的老虎还要健康强壮的火神大我终于尝到了生病的滋味。

我和小黑子两人通力合作把几乎是吐虚脱了的他拉扯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问了症状和晚餐的饮食,结论便很明晰了:急性肠胃炎。病起的很急,连带着一堆呕吐腹泻,甚至还有点发烧。急诊大夫表示倒也没严重到需要留院观察的程度,先打一针点滴看看情况。

"看看,我早就说了,没事也要一顿二十个汉堡还不是为了赚大胃王奖金的吃法迟早是要出状况的吧!"我看着这家伙蔫头耷脑地被扎上了吊针,认为他基本上算是自作自受。

小黑子补充:"火神君你记住,牛奶过期发酵了也不会变成酸奶。"
医院的日光灯下火神的脸色显得像是汉堡里夹着的卷心菜,感觉像是被我们欺负的。

他垂着头道:"麻烦你们了。"
我感觉他这话是单冲着我一人说的,以他和小黑子之间的关系,应该不用如此客套吧。
"一点不麻烦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医院看别的小朋友打针我不用打。"

想起我跟小黑子还都没吃晚饭,赶紧去边上的便利店买了两个炒面面包,故意在据说"舌苔发苦、食欲全无"的病人面前大嚼大咽起来。

"小火神,你是不是内心太抗拒跟我们一起补习古文了,所以不惜摧残了自己的胃?"
"……"
"那不然你现在背一下古今和歌一百首的第一首来听听?预备,起——"
连路过的值班护士都看不下去了:"同学,请不要打扰病人。"

  ※

把打完点滴的病人搬回公寓,已经差不多到了看NEWS23(TBS晚11点新闻)的时候了。跟父母住的小黑子再不回家未免会有些麻烦,于是我一口包揽下了对火神君的夜间陪护工作,反正明天也是预备请假去录影的,原本就打算在旅馆过夜。

"……我真的不用陪。"火神显得十分尴尬。
我故意嫌恶状地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被自己的呕吐物淹没也没关系吗?"
他真以为我在嫌弃他身上呕吐过的酸臭,高大的身躯微微往沙发内侧缩了缩的样子有些可怜。无论平时多健气强悍的人,生病的时候都会显出软弱的一面来。进得了zone灌得了篮,拼得过青峰盖得过紫原的火神同学在此刻也不过是个孤身在外,无依无靠的病弱少年罢了。

小黑子临走时有些欲言又止,大概是对于我是否真能照料好病人而不是把他烦到病情加重有一点担忧,不知道哪天来个护士play能不能对他扭转这一看法有些帮助。

  ※

"擦擦脸吧。"
绞了一块热毛巾塞到他面前,火神缓慢地抬起眼皮眨巴两下,好像没听懂我的话。
"啊啊~~你连给自己擦脸的力气都没有了么小火神,没关系我来——"
他一把扯过了毛巾,整个盖在自己的脸上。
我正想提醒他这不是擦脸是做蒸汽spa了,却见毛巾下的轮廓起伏着,像是在传达着某种情绪。
"肚子还疼?想吐?"
"没有!"他恼羞成怒地使劲搓揉了一下毛巾和脸的结合体,"黄濑你别这样,我不习惯。"
啧,原来是在别扭啊。
"这是给病人的特殊待遇,想习惯还没下次呢。"我使劲敲他的脑袋,用两根手指夹着毛巾扔到一边,"其实我是为了半夜偷偷把你闷死才留下的,谁让小黑子选了你做他新的光,那本来应该是我的位置!"
"……谢谢。"
"够了,都说了日本不是这么没有人情味的社会了,懂?"

话说多了不免口干舌燥,但闭嘴之后房间里两个不算太熟的人无语相对也让人受不了,所以我擅自决定补充些水分(当然病人也需要),打开冰箱却有了惊人发现。
"归国子女到底是不一样。"
赞叹着从那一排的麒麟啤酒里拿了一罐出来,在手里掂了掂。
沙发上的火神小声反驳:"拜托,美国青少年也买酒也有年龄限制的,是Alex买的了喝不完剩下的。"
"这么说你倒是意外地守规矩呢,我可就不客气啦!"

苦涩中带着一点清甜的液体涌入喉咙,有股说不上的滋味。酒精饮料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其实不是从未接触过,甚至也谈不上喜欢,但由于被禁止的关系,看到了不免就要突破禁忌地来一发。

面对着大口舒舒服服喝着冰啤酒的我,依旧受着在体内的细菌和热度折磨的火神只有捧着一杯温吞的白水垂头丧气地坐着。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童话还是什么,森林里的老虎病了,一直战战兢兢在它的威严下活着的动物们欢欣鼓舞,并欺骗它痊愈的方法唯有饿肚子……我清楚自己在这个家里表现得越轻松,他也就越能摆脱几分不自在——因为这家伙一直都是独立生活着,没想过有一天会让家人以外的存在看见甚至打扫自己的呕吐物吧。


  ※
  
就着午夜新闻喝掉了半瓶啤酒,感觉神经更松弛了,忍不住就想要跟人聊聊天。
"小火神,美国的篮球不强吗,为什么要来日本呢?"
"不来日本的话,就不会遇上你们了。"
"不管是不是恭维,听到了还是很开心啊。"
"你想多了,只是陈述事实。"
"陈述事实什么的是小黑子的口头禅吧,真嫉妒你们天天在一起啊,连说话风格都变得相似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他却着急地辨白起来了:"这个只是,那什么,近墨者黑的缘故。"
"(;?_?) 你的国文真的差出风采啦,"忍不住抚额长叹,"干脆借病把考试逃过去吧。"
"……"
火神大概有点死心眼,过了一会儿,我决定把话说明白些。
"前面是开玩笑的,其实现在这样单纯的跟小黑子在一起比较轻松,如果还要加上球场搭档这一重关系,不觉得反而比较放不开手脚么?"
他沉默半晌,道:"是soulmate的话,不应该在一起做什么都很合拍?"
"噗……一个用绳命追求大胸,一个用绳命追求灵魂伙伴,你怎么不跟小青峰去结婚!"
"黄濑!"
太轻浮的话好像触怒了他,本着病人不应受任何刺激的原则,我只好赶紧补救。
但低浓度的酒精在血液中散发开,让思维变得不那么清晰,话语似乎没怎么经过大脑就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
"没谈过恋爱的笨蛋就不要随便扯什么soulmate的大话啦,你看我这张脸像是没自信的人吗?但也会在邮件没收到及时回复的时候忍不住东想西想呢,你啊,先去给我喜欢一个人,再来体会下什么叫患得患失吧。"
手里空了的啤酒罐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三分命中壁角的垃圾桶。
"不就是喜欢的人么,我也有啊。"他说。
"……"

这一次我摁住了自己的八卦开关,不知为何心里隐隐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危险。好奇归好奇,但给一个还在发烧的人做情感咨询之类的事就还是敬谢不敏了吧。
幸好病老虎也没有要把我当成午夜热线拨打下去的意思,主动转换了话题:"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黑子大概比他表现的还要喜欢黄濑你呢。"
这种事还要从别人,尤其是这个火神嘴里说出来,我不由觉得很稀奇。
"小火神~~~看在我今晚做牛做马的份上,来爆料吧(●'?'●)? "
"你想想看,"他摸了摸鼻子,"像黑子那样的性格,如果不是中学就暗恋你了,怎么会随便答应跟你这样一个同性别的交往啊。"
"你——你说什么?"
我活动起手腕发出一些喀喇喀喇的声音,瞬间决定如果这家伙拿不出一点真凭实据来就把他的脑袋塞马桶里去好了。
火神忙举高了双手示意他会好好说。
"其实是第一次输给桐皇之后,那段时间跟黑子做搭档的默契有点摇摇欲坠啦,丽子教练建议我们找点别的话题谈一谈。黑子就说,那么不如来交换一件最尴尬不想让对方知道的事吧。"
"然后呢?"
"我就坦白了在美国被几个黑人小孩在街角堵住的事。明明只是几个小屁孩,但一看他们举着号称里面是毒品的针筒还是完全被吓住了,身上的钱全给了他们,连裤子都被剥了,穿着内裤跑回家,腿都还在抖……被辰也笑话说是空长了这么大的个头。"
"哪怕光屁股也比身体被注射了不明液体要好吧,不抵抗是理智的做法。"
"是啊,黑子也是这么说的。然后坦白了他觉得自己做过的最难以说出口的事,当时听起来真的有点劲爆。国中的时候暗恋球队的队友,却一直没有鼓起勇气表达——我可是半天才反应过来所谓的队友应该不是女孩子吧?不仅这样,他还……"

  ※

两瓶啤酒而已,整个人却好像已经要漂浮起来了。怎么可能会如此量浅呢?一定只是因为心情好所以才会感觉在棉花糖中漫步一般。
歪在沙发上,模模糊糊看到火神凑过来:"黄濑,你不是醉了吧?"
我倏然就坐直了,很负责任地拍拍他:"小火神你困就说,哥把你公主抱回卧室。"
"……"

  ※

第二天,沙发上睡得腰酸背疼的我在一阵煎蛋的香气里醒来。
愣了愣发现火神从厨房里出来了还端了个盘子。
"你好了?"
"好像没什么问题了。"
"哦哦……"我反应有点迟钝地看着盘里色泽诱人的蛋,"那也不能这么快就进食,医生说急性肠胃炎之后起码要空腹缓个两天。"
"所以是给你的。"
他说,一头红毛在早晨的阳光里显得格、外、人、妻。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