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3)

13.改变是偷偷发生的吗

 

"呦,黄濑君,终于把你那个廉价的小耳环给拿掉啦?"
拍摄前被发型师提醒了一嘴,才发现左耳的耳垂上空空荡荡的。
回想了一下昨晚跟小黑子离开旅馆之前似乎还在,也许是在火神公寓的沙发上?
看我发电邮去问,发型师一副"我懂"的表情:"原来是忘在女朋友家里的床上。"
我假意得瑟:"是啊,女朋友多了也好麻烦,你看我都是群发的。"
话音刚落,一个大纸袋在化妆台前重重拍下来,挺括的书角从未封的口内滑出,差点没割伤我下巴。
A小姐冷冷俯视我:"你有本事交女友,你有本事自己去搞肉弹女优的域外写真啊!别躲在化妆间偷懒!"
"……"
我吞了吞口水,把送朋友的几个字咽了下去。
发型师则表示对我有了全新的认识:"原来你中意这种类型的。"
看起来完全不像吧!!
手机提示新邮件,刚想看就被A小姐一把攥住了。
"快去,摄影师等半天了,手机留下!"
"就看一眼,"对付她就是要死皮赖脸,"不然女朋友会生气的…… ( >﹏<。) "
然后就这样把手机成功夺回,果然是火神的回复。

XX/08/30
TO:黄濑
回复:件名:小火神救我~~~
在沙发缝里找到了。
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突然觉得不必着急去取,留着以此为由,下回高兴了再上他家喝啤酒好像也不错。
毕竟这个耳环自从有耳洞的那天起就存在着,也已经戴了一年。

  ※

一年前被青峰嚷嚷着什么生日礼物要有诚意,拉着我去打了的耳洞,转眼又要到八月的最后一天了。

说起来真是很搞笑,吼着打耳洞是为了纪念生日,结果到最后打的只有并不是寿星的我。对此青峰一脸理所当然:"看你痛得滋哇乱叫的样子,我还是算了。"第二天看到桃井的时候又居然颠倒黑白,说:"啊,黄濑他嚷嚷了很久要耳洞,终于下定决心了却胆子超小的,硬是要我陪他去才打的,你看,骚包付出代价了吧。"

还真是不打草稿啊亲!

念在那天是他生日,我憋了又憋的终于没有揭露真相。现在想想,要是当初青峰打了右边的耳洞,留到今天也只会更尴尬。其实很多事都是这样,在还不知道要意义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纪念已经留下了。

不易愈合的肤质那段时间吃了不少苦头,肿得油光红亮不说,还渗了好几天臭乎乎的脓液。直到想起找出当天首饰店大叔推荐的"只有这个你大概不会过敏"的耳环戴上才算是消停。

不过这个曾经比小绿间还要蹭得累的耳洞,到今天算是完全调教好了。我发现问化妆师要来的茶梗插在里面也毫无问题,真是令人惊喜。

  ※

密集的拍摄项目撑下来绝对不比打满九十分钟轻松,最后是小黑子把累得几乎神志不清的我送上了JR线末班车,还在包里特意塞了一份课堂笔记的复印件。

再醒来已经是礼拜日的中午,脑子里转的头一件事就是把在新干线上编辑了一半的生快邮件调出来打完发送给青峰。都不知道有没有发送成功,他的电话就杀到了,接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祝贺:"又长大了一岁呢小青峰,礼物收到了?"
"礼物,你送的那叫什么礼物?"
"你最喜欢的DIY好帮手——写真嘛。"
"呵呵,真是好一份写、真!"
青峰的语气让熟悉他的我瞬间描绘出一张眉毛倒竖的狰狞面孔,我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在生哪门子气——因为十七岁的老男人没人要了太心酸?他大概觉得我又秀现充了。
"如果你现在不需要了也不用还给我谢谢。"
"黄濑,你到底几个意思?!"他堪称是气急败坏了。
缺氧的大脑里终于有了一点不良预感,我手脚并用地爬到床头柜前,翻开昨天的背包。在小黑子的一叠爱心笔记底下,我摸到了包在牛皮纸袋里的硬质的书脊,顿时完全清醒了。

也就是说,我昨天糊里糊涂交给快递,刚刚送到青峰手里的,并不是什么挨着A小姐一顿批死乞白赖弄来的小麻衣域外写真偷跑版——而是我自己的单人摄影特辑样片,其中还有两张较大尺度的水着。这看起来实在太像一个糟糕的暗示。

窗外晴空万里,连应景的闪电都不来一下。

  ※

底气全无地跟青峰解释了把两个事务所牛皮纸袋弄错的事,说下次去东京的时候把写真给他。
"生日礼物不是当天拿到有什么意思?"
这么说着的青峰,表示他现在正打算坐新干线过来取。
我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这样不好吧小青峰,今天毕竟是你生日——"
"我的生日怎么过难道不是我说了算吗?"
他又动作奇快地把电话挂了。
两个小时候再收到邮件,已经是让我去车站接他了。

  ※

"为什么来海边?"
"到了湘南不来海岸线上走一走不是很亏吗?"

夏末的海边已经几乎见不到拿着冲浪板的男人和比基尼辣妹了,沙滩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安静,向远方延伸出优美而平滑的弧线。
当然,如果青峰穿的是一件花衬衫的话,看起来就跟这片背景更合拍。不过这话我只敢在心里想想,没胆说出口。
"只是把我叫过来看风景的啊,你这个笨蛋。"
他似乎有些恼怒直射向他的阳光,擅自把我鼻梁上的太阳镜拿走自用了。反正任何稍微跟浪漫沾边的东西到了他这里都会失效,借用小绿间的话来说,来海边也只是尽人事的一种吧。
"……还有你的正版小麻衣,有签名的!"
"喔,这个啊,算你有心。"
他轻巧地收下了,却没见有后续。
"照片呢,还我啦。"我伸脚踢踢他,"别说你想收藏啊,那种东西看了眼睛会怀孕的。"
"何止怀孕,根本就是要流产了啦。"他一脸嫌弃地回应。
显然青峰已经全部看过一遍了,根本不顾我的意愿就那么blah blah地形容了起来,见他越说越恶心,还是有点听不下去——毕竟那可是我本人的照片啊。
"既然这么不堪入目,就快点还给我啊,不然夜里做恶梦怎么办。"
"好了好了,别这么一副小气的嘴脸,给你就是了。"他说着从包里翻出那叠照片,在我面前扬了扬,"顺便说,最近确实憋有点久,你也说了写真是DIY好帮手嘛……"
"……"
"虽然比不上小麻衣的好用,但也马马虎虎地来了一发啦,不知道哪几张上面有溅到~"
我分辨不出青峰这话到底是不是一个玩笑,伸出去的手也僵住了。
而他还一个劲地说着:"怎么,你看看,完全没损害到你的脸嘛。"
海浪卷上来的细小白沫漫过夹角拖鞋,我突然觉得有些没劲。虽然生日是过了,但人还是跟昨天一样,我们之间的相处也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青峰大辉?
"小青峰想要的话就拿回去吧,反正杂志不久后也会出的,到时候谁看不到。"
"我拿回去干嘛,你真人就站在这里,照片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既然你也不想要的话——"
照片在他的手里被撕成两半,一扬手,无数飞扬的碎纸片向海面飘去,不知道从远处看会不会像掠过一群白鸥?
我惊怒地望向青峰,他冲我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跟以往一样笑得张狂。
"不好意思啊,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从来只有这一种。"
很奇妙,愤怒突然就无影无踪了,身体甚至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就好像在国中那些披荆斩棘所向无敌的球赛里得分后的击掌一样轻松。
我不知道那一瞬间的和解是怎么达成的,但他确确实实让我感觉到了——他不再纠结于某些横亘在我俩之间的东西。好吧,这一次又被他抢先了。

国三那会儿,被暧昧的气氛诱导着,加上我的确太黏人了点吧,青峰对我肯定是产生过那么一点微妙感觉的,不然那时候我一鼓二鼓三鼓而竭都不能就那样上了他。
关于这点,我也是晚了很久才认识到。
不是后来知道我跟小黑子在一起了,他大概也不会特别想要再跟我搞出点什么,变相的赌气也好,疑惑的宣言也好,他就是那么一个想法和做法同步的人。即便那种感觉还存在,他也从未想过进一步去探究。
而我坚持不能再越界,他虽然像是不太理解,但也就这么算了。
毕竟不管怎么暧昧过怎么有意无意地胡搞过,但凌驾于那些乱七八糟之上的,还是篮球在我们之间建立起来的根本,谁也不想去破坏的根本。
("笨蛋,没你想的这么麻烦!"他的眼神这么说。)
在青峰大辉的脑回路里,恋爱这种感情压根还不曾出现,但天才不都是有权力稚气的么!是因为还没遇到让这家伙开窍的那个人吧——那会是谁呢,我好奇又怅惘地想着。

  ※

青峰表示自己在新干线上喝了太多的水,很想就地解决一下。
我一脸"这谁我不认识"的撇清表情,却还是被他推着到一旁去把风了——同时痛苦地反省着自己的行为,过生日的人真有这么大为所欲为的权力?
过了一会儿他远远地喊我:"好了!"
我转身去看,心情顿时犹如一百头企图自杀的鲸鱼冲上岸:沙滩鲜明地呈现出一个大大的"哲"字,不用问也能猜到他是用什么写的……
青峰居然还兴致勃勃地逼迫我用手机拍下来发给小黑子。
"献给不在场的哲。"他得意地看着自己的大作,"怎么都不能缺了他嘛!"
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不过都没说。差不多了,我想,我对青峰的原则永远不会太严酷。

"所以你到底是过来干嘛的。"
"找你来一发啊!"
"滚蛋!"我说,"1v1来不来?一会去看看能不能进去海常。"
"海就不看啦?"
"你真的有在看啊!"
"啊什么比基尼辣妹啊,天体浴场啊,完全没有见到嘛,我还想问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呢!"
"我要是海还真是不想让你这样的人看呐。"
"你和哲还好着呢?"
我差点呛起来,这弯转得有点儿大啊。
"咳、咳,当然了,我们都很认真啊。"
他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摘了墨镜塞回给我。
"那咱们在海边这么逛,算你劈腿么?"
"小……青……峰……"
"心虚了心虚了!"他无辜地大笑起来,用胳膊揽住我的肩,"走,还是打球去。喂你这什么表情?心里肯定想得要命吧,看在小麻衣的份上我就勉强配合下,让你得逞了今天……"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