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4)

14.魔法时效外

 

"这位同学——"
"嘘~~"
竖起食指轻轻示意对方小声,戴着风纪袖章的短发女生看清了我的模样,似乎一时间不敢相信。
"嗯,"我揪揪身上的校服衬衫,"但这个是真的哦,虽然过期了。"
"我知道的啊,黄濑学长,"她并不意外,"为什么要回来呢?"
"怀旧吧,偶尔会想要回来看看,秋天的帝光很漂亮啊……"
然而对方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的抒情,摘掉眼镜拿出手机。
"学长,既然这么凑巧,至少来个合照吧。"
"……"
"还有,第四体育馆正在修缮中,过去了也不能进哦。"
至少她告诉我了一个有效的信息。
(⊙o⊙)欧漏,希望我大红之后的twitter上不要出现"模特新人凉太女友照流出"的讨论串,不然A小姐一定会……偷笑。
当然说不定根本就不会红——还好还好,但风纪委员这么重要的职位,还是应该交给男孩子啊。

  ※

特意穿上旧校服偷偷潜入帝光的我,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固然是在意火神透露的小黑子的秘密,但都过去这么久了,多半不可能再找到证据。不如说就是借着这个由头回来玩玩现场版的回忆杀?唉,如果被海常的大家知道我不利用养脚伤的时间去征服世界而是伤春悲秋,一定会恨铁不成钢地扼腕叹息吧。

在较为僻静的第四体育馆吃了闭门羹之后,双脚已经不知不觉把躯体带到了一扇熟悉的大门前。基本上,看到这扇门,脑子里球鞋摩擦木地板的BGM就开始自动播放了。果然挥洒过汗水(泪水也流了一堆呢不好意思)的地方还是在记忆中占据了最显著的位置。

球队正围着球场做负手蛙跳练习,从门缝里只能看到穿着各号码球衣的一串背影起起伏伏。一晃而过的8号让我一瞬间以为穿越看到了自己,不过下一秒8号就抬高脖子露出潇洒的平头,打碎了幻想之镜。

以国中二年级为界,篮球对我的生活展开的渗透,那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递交入部申请书之前的日子到底怎么过来的居然几乎完全想不起来了。这么看简直是恐怖——虽说如此年轻就罹患阿兹海默症的忧郁帅哥,对事务所来说没准还更有卖点?想起进海常的第一天就被森山前辈掐着脖子阴测测地骂"可以靠脸混日撩妹子的家伙为什么要来跟我们运动系抢市场啊!可别随便玩玩就给我放弃哦"的往事。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坦然地反驳:不但完全不会在妹子的领域里跟你抢市场,篮球这种东西也早就割舍不掉了。

"学长?黄濑学长?"
面前的门不知何时被大大拉开了,周围空气浓度瞬间上升N个百分点,我发现自己被一群浑身冒着新鲜汗臭的国中生包围了。啊啊,上高中的好处就是终于可以带着鄙视说出国中生这三个字了╮(╯▽╰)╭!

跟我打招呼的学弟是当年二军里的佼佼者矢崎,这家伙好像超级崇拜赤司(因为个头的缘故也只能打后卫),几乎到了stk的程度,只是在剪刀的威慑下不敢太明显。如今看到我也毫不吝啬地闪动着星星眼,一定是成为队长之后变得成熟狡猾了。
"学长来看我们打球么?"
其实我不知道奇迹离开之后帝光的战绩如何。就算怀念,想到的也只是跟自己有关的那部分而已。
"回帝光来做宣传?"
宣传什么?摆摊推销"好饮料不来一瓶"?
"学长和青峰在联赛的那场PK好精彩,我们有看哦。"
往事不要再提——
"学长……"
顺嘴说出了只是刚好路过进来看看的话,却猛然意识到毕业了还穿着帝光校服衬衫"刚好路过"这种事根本不科学。幸亏篮球少年们的联想神经完全没有发育,以矢崎为首嘻嘻哈哈地簇拥着我往球馆中心走去,要我参加他们的分组对抗练习。

3分钟后,矢崎闷闷地接过了我的传球,投篮命中。
"学长,为什么要抢我的PG位置。"
"说了脚不能大动,"我从一个竖起耳朵偷听的一年级新生手里截了一个球再度送出,"乖,去灌篮,学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奇迹神坛上的"那个黄濑"到亲近学弟的好学长,这个转变在我主动表示跟值日学生一起收拾篮球后完美达成了,同时还让矢崎背上了巨大的负罪感,真是可喜可贺。

"学长,本来拖着养伤的你跟我们打球就很过意不去了,真的不用……"
"啊,也就玩了五分钟嘛。"
这点运动量倒也确实不算什么,所谓的脚伤也只是前几天县内校际友谊赛中不小心了那么一下,好在最近没有什么大型比赛,所以医生建议先养养。
我心不在焉地看着一个个过手的篮球:不论新旧表皮都被多人汗水浸润过,有些连塑胶颗粒感都快没了,即便曾经有人在上面用油性笔写下过什么,也早就被蹭得一干二净了吧。
其实心里也不是特别执着,但总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奇迹。
我喊住正拄着拖把在地板上狂奔的现任8号。
灵活、素质好、爆发强,但对篮球半知半解,还偏偏一门心思想要在强者面前展现自己。撇开那个碍眼的平头来说,他很像是当年刚踏进这里的我。

"有字迹的篮球?球星的签名款吗,还是全中制霸三连冠的纪念品?奖杯区在那边学长。"
"……算了。"

火神生病的那天晚上,我得知了黑子向他坦白过国中时期曾经暗恋过队友中的某人的事。他复述了黑子的原话:

——就算没有恋爱的经验,我也很清楚暗恋是怎么回事。世界上只有一种原因会让人不去对喜欢的对象告白,那就是自卑。在他面前我可以坚信我是对的,但自卑的心态依然无法消除,因为才能的差距摆在那里。在篮球上的求胜心,也有一方面是为了让他重新正视我的存在——在意识到可以这么做之前,火神君,你知道我曾经干过多可笑的事吗?我在他常用的一个篮球上用油性笔写上我和他两人的名字,把球藏了起来,并指望这世上真有言灵的力量。现在想来,要留下物证的原因,可能只是太害怕被遗忘了吧。

  ※

帝光更衣室的布置也跟我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被我下意识盯着裸背好几十秒的某队员整个人僵得连胳膊都不会伸了,队长矢崎及时拯救了他。

"啊,晃太用的是当年黄濑学长的衣柜呢。"
"学长,您请、请先用。"
"……"
我看到你柜门后贴的比利兄贵了哦晃太少年,还有谁要用堆满了你私人物品的衣柜啊。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看向角落里记忆中曾经贴着黑子哲也标签的柜子。
"这一格现在是谁在用?"
几个半裸男生面面相觑,嘟哝着好像没人用吧,最后还是矢崎摸着脑袋想了起来。
"这一格闲置很久啦,好像是因为钥匙弄丢了。"
连小黑子使用的衣柜都附带不可见属性吗,心跳不自觉开始加速。
按捺着不可思议的神奇预感,我蹲下看那扇紧闭的柜门,向继任8号伸出手。
"校徽的别针,借给学长我用一下。"

用曲别针撬开的是通往过去时光的柜门,长期锁闭留下的锈迹让拉开的过程变得艰涩,轻微的吱呀声后,灰尘们争先恐后地挤出来,作为物证的篮球则安静地滞留在暗影深处。

直到拿到的那一刻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东西真的不是上帝为了让我不白来一趟而刚刚放进去的吗?我看着橘红色的球面,油性笔的字迹新鲜得像是刚发生在昨天。

  ※
  
xx/09/14
TO:小黑子
件名:开学测验过关啦?

爱心笔记超好用的,古文第一次上70分了呢,比小火神厉害(问过了他刚低空飞过及格线)
求奖励!有我特辑的那期杂志出刊了,小黑子不要忍不住去买来看,我会不好意思。
P.S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达到的话,这个寒假一起去旅行吧。

恋爱中很少有完全是意外的东西,只是我们把乐于接受那部分叫做惊喜,而抗拒知晓的那部分视为打击。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次帝光之行,毕竟擅自触碰别人的秘密,如果让对方知道无疑会遭来反感。再次出现在海常球馆里,向大家表示医生说可以恢复训练的那一天,不止一个人觉得我精神面貌好得反常。

伊月前辈打量着我:"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是这个吧,一定是因为这个吧!"
"等等,森山前辈为什么会买有我特辑的杂志好害羞(#~▽~#)~~~"
"你害羞个鬼!当然是为了讨好女生啊!!!"
"小心啊前辈,杂志弄皱就讨好不了女生了呢……球裤昨天刚洗,别踢QAQ!"

打打闹闹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热身气氛之后,三年级全体部员在笠松队长的指挥下出列站成一排,对大家整齐地一鞠躬。
"贯彻海常篮球精神的重任,接下去就交给诸位了。"
今天,是三年级正式的退部交接日。
"是!"
片刻的沉默过后,被留下的人群齐声爆发出一声足以掀破体育馆屋顶的呐喊。

"前辈们真可恶,特意等着我回来才退部,本来还想用脚伤给避过去的啊。"
笠松前辈摸着我的脑袋的手顿了一下,记忆中少有的低沉的声音。
"这么重要的仪式,怎么能在王牌缺席的情况下进行。"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压抑着酸涩:"我太没用了,到最后也没能跟跟你们一起拿到联赛的冠军,实现前辈的愿望。"
"我的愿望,何用你来实现。"他道,"当时说要拿IH冠军喊声最响的,本来也是我吧。"
"是不是总有些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目标,只要过程尽力了就好?"
"不知道,但这种丧气的陈词,还是留在我葬礼的时候再说吧。"

不要太过急躁,不管你想要证明什么。这是笠松前辈留给我的忠告,但当时的我仅仅是把它收入耳朵,并没有理解到心里。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