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10010

00010010/已经找到了

 

没有信号。

 

"信号格的显示或许会有延迟,但你们看看周围,"黑子放下手机,周围各色被大雨驱赶到屋檐下形色焦躁的人们,握着手机的手不断在外套口袋里伸入探出,"像是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别告诉我是因为下雨。"

青峰皱着眉头嘟哝,火神和黑子表现出的紧张让他也不由得烦躁起来。

"那得是一场非常非常大的雨才行。"

这场雨并没有那么大,但糟的是它看起来一时半会还不会停。

如果排除信号因天气缘故中断的原因,就只有人为干扰了。有能力做到这么大范围的干扰的恐怕不会是个人,黄濑的不见会和这个有关吗?黑子觉得自己还是先别把这些说出来的好——这样的信息只会给火神增加焦虑,却帮不到任何忙。

 

没有信号,所以黄濑没有办法告诉他们自己去了哪里——或者遇到了什么事。火神感觉那些雨水就像打在自己的心上,噼里啪啦地吵着让人没法冷静下来。

 

"不然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等他。"

也许黄濑没有什么事,仅仅是被雨阻搁了,加上这一片没有信号,无法联络自己。

"你是笨蛋吗,"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他听到青峰不满而大声地说着,"雨这么大让我们去哪里啊——饿死了,我先去买个肉包子。"

他果真朝收款台边上的熟食柜走去。

和不少避雨的人一样,他们正站在附近车站边的便利店里。地上全是些湿漉漉的脏鞋印,兼职的店员是个年轻女孩儿,想必心里正十分火大却不好说什么,唯有戴上耳机摆出一副冷冷旁观的臭脸。青峰正接过热腾腾的包子要咬,眼光一瞥看到了身侧的杂志架,干脆伸长手臂把店员的耳机给摘了。

 

女孩儿挑眉看青峰,还以为是搭讪,下一秒视线被一本扔过来的杂志打断。

"300円。"

"不买,问点事。封面上这家伙刚刚来过没有?"

这里是距离公园最近的便利店,黄濑在坏掉的自动贩售机没能买成水也许会拐到这里来。

"你说凉太?"

"你认识?"

"好歹是个模特——你们差不多高嘛。"女孩儿显然兴奋起来,"看照片光觉得脸好看,睫毛够长,刚一进店里吓我一跳。"

"他是一个人吗?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会儿还没下雨吧,他买了几瓶宝矿力什么的,很快就走了,还想跟他多聊几句呢。"她露出不胜惋惜的表情,"对了,他走的时候好像不大舒服。"

"不舒服?"

"也不知道是头晕还是头疼,却非说不碍事,走的时候差点一头撞上玻璃门……"

她说。

 

"哲,火神,我问店员关于黄濑的事了——"

走回到拐角处的青峰话语戛然而止,惊讶地看着抱头蹲坐在地上像是忍受着某种痛苦的火神,一旁扶着他的黑子皱眉解释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睁睁地看着火神突然头疼发作成了这个样子。

"我没事,”火神咬牙扶着货架站起来,“……店员说、说什么了?"

 

实际上他无法形容此时自己的感觉。

 

从耳蜗深处蔓延开的嗡鸣已经传达到了每一根头发丝下的头皮上,让他几乎都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而在这种如同捅了蜂窝般的混乱中,一种神经被剧烈搅动的牵连感从后脑勺诡异地一波波袭来,这是比疼痛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感觉。像是迅速脑子里就积了一滩水,半空中一根断裂的电线掉下来,一路炸开寂静的火花。

 

 

青峰张了张嘴,冒出一句:"靠……我觉得我想说的你已经感受到了。"

 

 

雨的包围圈,看不见的包围圈。

尽管并不是冲着他来的,但依然让系统发出了最高级别的警戒提示——他们要找的是另一个赛伯人。

 

大范围的信号屏蔽,让视像中精准的三维定位图变成了灰蓝色的原始数据平面。密密麻麻的各类信息节点黯淡下去,信息高速公路先是分裂成无数雪花状的斑点颤动着,最后像是灰烬一样坍塌下来消散了。繁华的市中心地带看上去简直成了荒芜的原野,尽管街上到处都是被雨困住人,但在数据平面——或者说在赛伯人的内视野中呈现的,却是大停电的夜晚一般的死寂。

 

在这个通讯技术极致发达的世界里,信号被屏蔽对人工智能来说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你可以设想一只手机,尽管它有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功能,然而在失去了网络与通信信号的情况下,就会成为一块连最基本的接收电话也无法做到的废铁。

 

处在这样一个状况下的赛伯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讯息无法发出,也不能接收。庞大的数据资源断线,意味着面对事情不再有人类行为经验库作为作为参照。尽管有紧急情况下的备用程序让还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发生在一个十字街头都会迷路的笑话,然而再稍微复杂一点的操作就足以让他们手足无措了。

 

在便利店里感受到数据流的冲击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十五分钟的此刻,黄濑才逐渐适应了简易备用系统的方向导航,只是左耳上和黑子手机连接的耳环在信号屏蔽的状态下失去效用,无法告知他们自己的所在。然而想到接下去要去探知的事情,他的判断是,还是不要让火神他们卷入其中比较好。

 

和人类不同的,赛伯人并不对自己的同类抱有多少天然的信赖和亲近。从第一次接触起黄濑就意识到灰崎在探测自己,所以他防备着灰崎。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开始,他知道灰崎之后,自己必然会遇见更多的赛伯人——灰崎的话里还是有一些真实的部分存在的。所以在又一个赛伯人向自己发来讯息的时候,黄濑并没有太“意外”。

 

这是一个求助的讯息,来自一名自称是0008的赛伯人。

 

0008——他或者她,完全不像灰崎那样模仿人类的故弄玄虚,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你所在的区域里有人类稽查者正在追击一名赛伯人0006,能找到他的只有你。


(半章未完)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