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6)

16.神明says no

 

可能是白天遏制胡思乱想的缘故,最近夜里梦造访得更为频繁。

先是在梦里又回了趟帝光,还是在更衣室的一角偷偷摸摸撬那个小柜门。篮球到手刚看了一眼就被青峰抢走了——这是穿越回到了国中时期的某次部活结束之后的时间。
原来如此……青峰转动着手里的球评价道。
如此你妹!
无论如何这是我发现的,急切地想把它抢回手里,青峰却无视地把球随便地往角落一扔。
——你不能这样践踏……
践踏神马?
青峰挖挖耳朵,把球往偃旗息鼓的我怀里一推。
——走吧!
这句话却不是跟我说的。
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小黑子冲我道了声明天见,那两人就手拉手地走了。
手拉手地……手拉手……
( ⊙ o ⊙ )!
一定是姿势不对,于是我起来重睡。

摩天大楼在脚下摇摇欲坠,我拉了拉身上的紧身衣,对摇头摆尾的怪兽摆出双手交叉预备出击的姿势。
——桀桀桀又是你这只黄濑奥特曼,今天一定爆/你/菊/花!
抢词了啊!什么时候奥特曼系列里怪兽也可以有台词了?
顾不上这个了,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打打打……什么东西滴滴滴响了起来。
低头看腰间闪烁的红灯,能量又见底了,面对持久力硬伤宇宙战士也只能欲哭无泪。
快,哪里都好,让我冲个电继续跟青峰怪大战三百回合!
——黄濑君,这里,没有插座啊。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黑子手里举着一根孤零零的插头线。
滴滴的报警声凄苍地回旋在即将走向毁灭的地球上空——直到我把闹钟摁停。

  ※

拿下冬季杯出线的保证分之后,被事务所告知有一个去京都的外景拍摄工作。
提早一天到那边,却刚好赶上了时代祭的游行。

上一次来京都还是小学时候的事了,除了夹在日记本里干掉的红叶外一点印象都没留下,号称行走博物馆的华丽祭典更是头回见。游行的长队被两侧的人潮围了个严严实实,我也被七晕八素地夹在中间缓慢移动着,虽是在人墙外围,但仗着有身高优势妥妥的能看见。
"新选组有这么多人么?"
自言自语招来了身边几个努力踮脚的男女同时转身怒视。
倒是有一个小女孩在自家爷爷的鼓励下过来拉我衣角:"帅哥抱我上去看好么?"
"……"
骑上我肩膀的小女孩终于体会到了一览众山小的优越:"哦哦,牛车来了!"
毕竟是牛,牛车临近的时候鼻端顿时就飘来一阵草腥气。但那些笨重的家伙还是不紧不慢地用尾巴驱赶着飞虫,坚持着自己慢吞吞的步调拉着代表皇室的花车,对周围的欢呼崇拜无动于衷。
艰难地避开时不时会入画的小萝卜腿,手机屏幕对准的侧脸把我吓了一跳——哪里是牛啊倒像是……赶紧把镜头推进到最大。
穿洁白狩衣,戴装饰着葵叶的乌纱帽,驱车少年的侧脸在手机里被放大到像素模糊的地步。
"小赤司——!"
喊声一定准确地传达到了游行队伍中,因为赤司君听到后掐下了装饰在牛车侧面的一朵紫藤花,这一瞬间被我用手机照了下来。

  ※

"出发前就发了邮件,一直没收到回复还以为小赤司不想理我呢。"
在上贺茂神社,我惋惜着被强迫删除的照片(其实有存档),终于再次见到了久违的前队长。他已经脱下祭典礼服——据说这也是一项正常的兼职,一比较我的模特兼职实在是弱爆了。
"那个时候刚刚牵上牛。"
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他就是有办法说让人觉得卧槽牛都比自己重要这下完了的存在。
"你怎么也想到来求签?"
"难道来京都求签回去不是习俗么?"没好意思说其实是看到杂志上说在这里许愿会很灵。
"那就快投币,总不会是没零钱吧。"
"没想到会这么的,呃,机械化。"
对着面前的求签筒和料金箱的那点踌躇一下就被赤司看穿:"生就一副好脸皮,什么事都上手就会,向来一帆风顺的你,也终于不得不来临时抱佛脚了。"
"怎么说呢……迟到总比没有好。"
"本来的你弱归弱,还不至于这么没拼劲吧。"
"拼劲非常有,奈何敌人太强大。"我说,"小赤司也总会想过人算不如天算的时候吧。"
"我可没一直在算。"
"……"
这世上总有一些强硬、冷静、无所求的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祈求成功会不靠自身努力,而去向某些虚无缥缈的力量求助,曾经我也是那样的。

但现在的我却由于不知道怎样的姿态会显得更虔诚一些,拿着硬币的手不小心一抖——还抖快了。
"刚刚忘记问——这里的神明叫什么?"
"签已经掉下来了,黄濑。"
"还是……先知道名字比较好,显得对他更尊重一点。"我战战兢兢地笑,撑着不去看手里的签条。
"是雷神,上贺茂神社正式的名字是贺茂别雷神社,你不知道?"
我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前途和电影里某个肌肉发达的金发尼桑之间的关系,正觉不可思议,低头看拿着签条的手已经空了。
"这个号,啧,不是想要的上上签啊。"
赤司把签条纸递到我鼻子底下,用"这下可怎么办好"的目光看着我。
"你也说是临时抱佛脚了,本来就没诚意的事,神懒得管我也很正常。"看到木签上的字,我反而轻松了,"都怪小绿间以前老说什么尽人事尽人事,大概被潜移默化了。"
赤司却说:"你不会想要就这么把签带走吧,跟我来。"

  ※

原来好的签可以自己带走,象征把好运一同带走,而不好的签就要留在寺庙或者神社里,让神明化解厄运。

不知道是不是解除了队长和部员这重关系,赤司对我没有以往感觉的那么不假辞色,甚至耐心度高到让人无端有点惶恐,在督促我挂上签条之后,甚至还问我要不要挂一个许愿绘马*。

拿到木牌才意识到他的用意,果然他光明正大地看着我执彩笔的手。犹豫了一下也就坦然了,当着赤司的面写下了"希望篮球和恋爱都顺利"的字样。
"我以为你会写赢过青峰呢。"
"也差不多嘛,可能你们都觉得我狭隘,但目标还是明确一点的好。"
"还把篮球跟恋爱写一起,别笑死人了。"
"……"
"总之赢了小青峰才算跨出第一步,这是克服不能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安全感的障碍。"我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
赤司并不知道我和黑子交往那些事,也没有追问这番古怪的发言,意外地并不八卦。
"小赤司觉得我可以吗,实话告诉我就行。""
"看你这样,应该没有读过《翌桧的故事》吧。"
"是圣斗士一辉……"感觉被深深地鄙视了,我明智地闭上嘴。
"井上靖的小说。说有一株罗汉柏仰慕桧木,每日企盼着明天变成桧木,但这怎么可能呢,所以有了翌日成桧的别名。"
果然……
深呼吸驱赶被否定的难过,我认真问他:"那就还是要摆脱你们,打出属于自己风格的篮球?"
他没有马上回答,沉吟了一会,却说:"敦不会出现在今年WC比赛的事,你知道吗?"
"啊——小紫原怎么了?"
"篮协的一个计划,被称为'青年英才工程':他们在全国青少年中寻找'能移动的巨人',也就是个子两米以上,同时又能灵敏活动的人。敦被选中了,现在还是初步集训,以后会直接拉到国外去培养一到两年。"
"移动的巨人……果然很适合小紫原。"也说不上被这个消息冲击了,我只是喃喃重复着赤司的话。
"日本缺的就是能够灵活跑动的中锋,国家在这方面下了大本钱。"
他一面说着,一面带着我走过挂着无数许愿木牌的长廊。一眼望去那些木牌上尽是些张口就来的愿望。这阵仗神没准看一眼就累了,到冬天冷得受不了的时候才默默摘一些下来烤火。
"除此之外,欧美一直都有来亚洲国家挑选个别高校生去参加他们那边的训练营,合格的话就会直接被他们的大学要走,这个你总知道吧。"
我点点头,心情有些复杂。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已经有一些人跟青峰接触过了,没有也是迟早的事。"
渐渐有些明白他说这些给我听的用意了。以前和小黑子聊天的时候提到过,队长的一切就是为了赢,这方面是他不赞同的,但他也说,赤司君同时也在看着带来胜利的这每一个人,这却是他所敬佩的。
"小赤司……"
"黄濑,我可能说的比较直接,不过你的话倒是没什么关系。"
喂喂什么叫对我没关系——
"在我们中间,你入部比所有人晚,接触篮球的时间也短,落后是显而易见的。"
"我知道。"
被抢先的不光是篮球,当然如果差距这么容易被拉平的话,我也早就放弃了吧。
"不,你不知道。你看起来也很拼命,却一直还低着头算着跟前面人的距离呢,这样真让人着急。"
我茫然道:"那抬起头来又可以看到什么?"
"抬头可以喘气,"赤司勾了下嘴角,"还可以看看跑道才过了几圈,离终点还远着呢。"

*绘马:一块长方形的小小木牌,在神社里用来许愿。

  ※

"好了,就这里了。"
终于我选了一个,按照日本正常神明的身高,绝对不会被拿下来做柴火烧掉的地方,对着它拍了两下掌。
"居然对我的祈求说no,这样的话还是请神明大人自己吞下去吧。"
"你挂得太高了,黄濑,给我拿下来。"
"…… ( ̄▽ ̄") "

  ※

XX/10/21
TO:小火神
件名:寄了手信~!

在神社买的御守,只记得你的地址所以寄到你家了,还有特产京果子糖和八桥饼。合格御守应该对你很有用,平安御守是给小黑子的,替我转交他。上次说错了话,不知道他有没有还在生我的气。不过最近不敢来打扰你们,目前最重要的是出线加油!(`?ω?′) 
P.S不能让某人跑得太快,下次我们来1V1吧。

发送前觉得有些不妥,想了想把"上次……"那句删了,跟火神提到这些太奇怪了。当然转交其实也有些尴尬,但不在找到如何修补的方法之前不再谈那晚的问题,是我们在无形中达成的共识。

因为不能带给彼此安全感而不由自主地去迁就对方。这个一旦挑明了,涉及到的大约就是感情本质一类的东西,不能像雨天的积水一样轻易跨过去,和未来纠缠在一起则更让人心烦意乱。不过,我聊以自慰地想着,这么棘手和无法回避的,也只能是真正的恋爱中才会发生的事吧。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