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7)

17.真.XFXY男

 

戴着耳机边音乐听音乐边跑步,在冷风中有氧运动时间一长,血管膨胀得有点麻木,脑子里转着刚刚和绿间在网上聊的话。

桐皇赢了秀德的比赛我没能看成,只知道青峰在最后一节大出风头。用小绿间的话来说,就是青峰的篮球又上了一层。
我听得心里一沉。
他还说,心态的改变可能有一点关系,但究其根本还是他身体原本就潜藏着这样的才能。
国中二年级下学期,青峰的才能先于任何人开花的那一幕又再次重演了的感觉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
绿间看起来起来没有太多的遗憾,即便失败,也是在努力尽人事之后。
像是别人都在按部就班地进化,只有他老基因突变似的……这么形容应该看起来不像是我憧憬病还没好的样子吧?

就跟被什么阴暗宅在我鞋柜里塞"烧死你这个戴耳环的臭娘炮"的小破纸条一样,我也偶尔会变得想要烧死青峰了,不过他那肤色,本来看起来也有点儿焦╮(╯▽╰)╭。

天色渐渐暗下来,感觉这海岸线长得有点没边没际,再想想才发现是已经跑到头又折返回来的。弯腰停下休息一会儿,没来得及冷掉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流,被灌进来的风带出一身鸡皮疙瘩,毛孔努力一张一翕的,却无法将焦躁排除体外。

索性拨电话给青峰,那家伙回邮件慢得像是中间穿越去了中世纪,但电话倒是三秒内一定接起来。
还恶声恶气地问我干嘛不来看比赛现在再打这么个意意思思的电话祝贺。
"祝贺个毛啊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要补考,之前兼职请假欠的债,不补考不给参加之后的比赛。"我实话实说。
"绿间那家伙跟你说了吧,我的变化。"他倒是万年如一日地不知谦虚,"还好你不跟从前那样死去活来非要跟我比了,要不然有你哭的。"
"比,怎么就不比了,听见你变强了我可是又害怕又激动的呢。"
"嘁~那什么不憧憬了谁说的我可没忘啊。"
你到底有多在意这个啊……
"这话有点傲娇了哦小青峰。"
青峰大概被傲娇两个字给戳傻了,那头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空白倒给了我提问的空间。

"总之啊,很快就会有眼尖的人来抢你这快肉了吧?"
"你说大学的球探吗,日本的我都没什么兴趣。"他很随意地说着,"有两个美国佬也来过学校,当时很客气地说要我考虑一下,其实他们不也是在观望。现在看出名堂来了,这不刚刚打来电话,说想正式提出邀请。"
我脱口而出:"那你要去吗?"
"我也是……"青峰愣了一下,"才知道,你是第二个知道的。"
"看来我问的可真是时候。"
"本来就想着要告诉你的。"
"啊?"
"因为嘛……"他似乎罕见地斟词酌句起来了,"别人倒也不着急,你听到了的反应,肯定特有趣。"
"……"
先不管这话是不是容易让人想歪的问题,到底什么反应是他会觉得有趣啊?!
他居然呵呵起来:"如果我不声不响就去了,你这家伙肯定会跳脚的。"
我感觉是不是刚才跑过量了,下肢有些虚弱无力。
"但如果这边没对手了,去那里看看也不错。喔,哲来了,不跟你说了。"
"等等——为什么你和小黑子。"
我特后悔自己就这么毫无修饰地问了出来。
"教他加强版的投篮特训啊,比赛嘛,把对手搞强一点才有意思……不跟你说啦!"

依稀可见一群白色的鸟从远处的天际线飞起,此情此景合该冲着海大喊大叫一番,可胸腔里空荡荡的,仿佛有什么被鸟群带走了,高得再也够不着。

好吧,我拍了拍膝盖,起来继续向前跑。

  ※

这两天耳洞又有点要闹起义的样子,我跟火神打了个招呼,说去他那儿取,进了屋发现他刚好在看比赛录像。
"桐皇和秀德的?"
他嗯了一声,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屏幕上起跳射篮的身影。
"到哪儿都有他,"我哼了一声,屁股却还是老老实实坐到了沙发上,"真是XFXY的存在。"
"什么XFXY?"
"没什么,小火神你这个天使是不会懂的。"
他没追问下去,大概逐渐习惯了我时不时的高深,要不就是完全被青峰摄去了心神。
青峰的才能确实再次开花了,熟悉他的人只要一看就明白,那不是什么状态好、出色发挥能够掩盖的事实——还是他的篮球,只不过更快,更准确,更……强大。
"你猜这时候的他有没有进ZONE?"老实说我现在已经分辨不出了,也许面对面的时候还可以觉察到,但只是这么看着,会觉得这是个从来就跟自己不在一个level的人吧。
"为什么问我?"他看起来有点茫然。
"你也进过啊,那种状态。"
三分线上绿间起跳正要出手的瞬间,青峰的身影从不可预知的角度出现——没有人知道一个CF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一个本来不用去阻拦也无法阻拦的进球。
这是连他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强者的宣告。

火神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好不甘心,明明之前也总是一对一来着,为什么突然之间他就跨出了这么一大步。"
"你们交手很频繁嘛,没准超过我当年缠着他汪汪汪的次数了。小青峰对习惯并不注意,对他的篮球只要熟悉了,多少还是有赢面的。"只是现在紧迫的是时间。
屏幕的光把火神的侧脸照得闪闪烁烁:"原来是你。"
"哈?"
我一头雾水,火神解释说:"有一次在露天球场打完,青峰忽然看着我说了句什么'现在每天跟我打球的家伙怎么变成你了。'我以为他指黑子,但想想黑子跟他一对一,好像又不太可能。"
"噢,说了是我上赶着的,"我半开玩笑地说,"我不老干些这样的事,对小黑子也是——"
这话居然把火神的目光从青峰身上给拽了过来,我就尴尬了。
——明明不是想抱怨的,怎么就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呢。
眼看着那个性分明的眉毛又纠结起来了:"你们最近——"
我赶紧截过话头:"小黑子这段时间异常表现么?"
这话把火神给问住了,他迟疑地思索着:"……没有吧。"
"真没有?"
"我只负责接好他每一个传球,"他显然苦恼了起来,"也不擅长观察人类!"
"别紧张。"我拍拍他肩,"我就问问,其实不关你的事。继续看录像吧。"
把录像倒回去边看边交流了下可行的战术,顺便又蹭了顿咖喱饭。走的时候发现在房间空调的出风口上垂挂着我送的御守,底下还挂着个铃铛,被开门的风带出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

他还挺心灵手巧的。

离开之后我总觉得自己漏了点什么,直到耳朵痛起来才意识到耳环又给忘了。

  ※

曾经我有一个护腕,生日的时候小黑子送的,是跟他在一起后过的生日。
其实我们根本不知道要送彼此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属于什么都想要,而他就像是什么都不缺。

当初看杂志上有读者来信说恋爱中的女孩子把每一张和恋人一起看的电影票就留下来专门做一个纪念册,这种琐碎的执念让人觉得可怕。还有一期特辑是各种抱怨奇葩恋人送来的各种让人无法不吐槽的礼物,当时看得笑得直打嗝,男生的好处大概就是完全不会去对这些形式大于内容的事有讲究吧。

但生日礼物好像又可以从庸俗里跳出来,变成例外。为了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份礼物,我每次上场打球都戴这个护腕,并且会在胜利的时候亲吻它。大多数时候我的比赛黑子他根本看不到,所以这只是一个自己做给自己看的仪式。没想到还被女生拍下来过,虽然只是在海常内部小范围的流传了一下。也有好奇的女生问我为什么那么做,我回答:"是喜欢的人给的,当然要跟他分享胜利啦。"直到某一天一天护腕丢了,队友们都说大概是哪个花痴我的女生偷偷拿走了。我挺后悔的,如果我不是每次都强调一般地去做亲吻护腕的动作,它应该能陪我更久。何况我之所以去那么做,并不是真的出于自己告诉外人的理由。能够传递胜利喜悦什么的当然只是无稽之谈,我大概只是觉得这个动作很帅罢了。

爱用夸大性的描述、丢了颜文字不能活,眼泪和笑容一样廉价,这些细节拼凑在一起,意味着我其实有一部分是"表演型人格"。把夸张的部分都剥除之后,也许就会发现真情实感其实远没有自己原先以为的那样深。

我当然渴望胜利,但如果和胜利失之交臂,我也能马上投入地表演悲情,甚至我觉得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可能已经不自觉地准备了许久。从我装傻没猜到那个日期可能的意义开始:黑子答应跟我交往的那一天,诚凛在WC上击败了桐皇。他做到了我用尽全力也没做到的——找回了青峰的笑容。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