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19)

19.Shuffle的意思是不定性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本来的发展,应该完全就跟上面这句话一样吧。

  ※

虽然想说自己的临时反应一定表现完美,但实际上火神也不是真那么迟钝的家伙。肯坦白说出喜欢青峰的话,大概也是为了把那份尴尬遮掩过去,连这样的事都告诉了我的他还真挺温柔的。

应该说有点儿温柔过头了,马上揭过这截不提不说,又要拿酒精棉出来帮我耳洞消炎什么的,搞得我脸皮烧得慌——酒精这玩意儿我今天摄入地还不够多吗,已经到了法律不能容忍的地步了好吗。别让我做出犯罪的事啊小火神……好了我是开玩笑的,太丢脸了已经。

撑着茶几站起来,把耳环塞进口袋,摇摇晃晃地说着我也该回家了。火神说你就别搞笑了,老老实实喝了茶躺下吧,万一你走个楼梯滚下去了,我现在肌肉酸痛可能真没法把你扛到医院。我决定用实际行动说话,就拿上东西走到门口,并且绝对走了一条笔直的对角线。

"小火神我走——"
酸味泛上喉咙的瞬间,我以豹一样的速度冲进了反方向的卫生间,趴在马桶上面大吐特吐起来。

  ※

稍微有点失望,我发现自己属于酒品特好的那种人。吐得涕泪横流之后就清醒了,只是有些浑身发冷,软绵绵地没什么力气而已。也许是平时的举动都有已经有夸张成分,所以被剥夺了借酒撒疯的权力。

正因为完全清醒了,才意识到这个点不可能再回家,除非借来韦恩家的蝙蝠车一路飙回神奈川。我静静喝掉了已经温凉的茶,然后问火神借毯子和枕头。
他二话不说抱了一床过来,刚要铺上沙发却迟疑了:"不然你还是去房间睡吧?上次你不是说在沙发上差点睡落枕了。"
我愣了一下:"你房间几张床。"
"一张,"他补充道,"不过很大——"
他说着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
"那就算了,我睡相挺差的。"我把被子枕头拽过来,一边往身上一团就躺下了,"而且我今天都的凄惨度都MAX溢出了,应该不会再落枕吧。"

火神站在那儿没走,大概是想找点话出来安慰我。也许正有一堆英文在他脑海里遇到了翻译障碍,总之他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倒是夺走了我怀里的枕头,然后从我脖子底下硬塞了进去。
"把枕头抱着而不是枕着当然会落枕!"
"喔,"我有点想笑,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之前我会那样会错意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家伙真的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吗,如果……这时候诱惑他一下会发生什么事?"那把你的轻松熊借我一晚。"
"没有那种东西。"
默默放弃了偷袭他一个吻的想法,就冲着这份就算是无心展现的温柔,只是戏弄好像也太过分了些,如果真的被他讨厌了会很麻烦的。
虽然可以用喝醉搪塞过去,但是没有意义。

眼看火神转身要进卧室,我忍不住叫住他。
"青峰可能要被美国球探选走,你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我不着急,"火神说,"你忘了我是打哪儿来的了?"
"对喔,美国是你大本营。"我对他不知从哪来的自信充满了愤懑,"但是也会冒出一大堆穿拉拉队服的洋妞,还大胸,我告诉你,小青峰最喜欢那种了。"
火神却笑了:"不是你这种?"
"……"
"我知道的不多啦,不过感觉会为了你揍了那个叫灰崎还是什么的人一拳,别的原因都说不太通吧。"
我想起那天夜里和青峰短暂的通话,张了张嘴。
"他——他真揍了灰崎?!"
"看这样黑子没告诉你吧?是有点冒险,不过也没出事。"他有些古怪地看着我,"喂喂,你别现在突然感动起来啊。"
"青峰那家伙不管做出什么举动,绝对都是自己先爽了然后也懒得找原因的人。"
感动吗?也说不上。只是突然意识到也许有人在某处为你做了什么,也许终其一生你都不会知道。说到底人还是只能沉浸于自己的烦恼之中,自私地走下去。

"你那什么表情,"火神嫌弃地扔下一句,走过去把阳台的窗帘拉上,"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喜欢那家伙,暂时只是这么看着他而已,反正我有自己的步调。倒是你跟黑子……你说黑子一直喜欢青峰?我怎么没看出来。"
"因为藏得很深啊,小黑子的心事你别猜。"
"要我说,藏得深就意味着放弃了,但凡还想要的我相信谁都会去争取。"
"嗯,我知道他放弃了。"要命,我居然被这么个一看就是在室男的红毛说教起情感问题来了,但又舍不得真的就这么睡去,仿佛真的要跟他讨论一番,"如果单纯是一个别的什么女孩子,我大概不会这么耿耿于怀。"
"那有什么问题嘛,还是你觉得黑子把你当替代品,借你来忘记青峰?"
"当然不是了,"我猛烈地摇晃着脑袋,"两个不同的人是这么生硬能替代的了吗?你看我跟青峰连打球都不是一个位置。忘记什么的就更可笑了,一个整天在眼前晃的大高个这么有存在感,要真忘得了那就是记忆力出问题了该去医院看海马沟损伤了吧。"
我还没有把自己幻想成一个悲惨备胎的爱好,更何况小黑子也不是会这么做的人。
都是生命里重要的存在,怎么可能用遗忘来跟过去决裂。
"行了行了,所以说到根本不知道你俩在纠结什么,"火神的拳头轻轻捶在我耷拉着刘海的额头上,"快点去给我和好,该干嘛干嘛。我可不想看着自己的搭档为这种事影响心情。"

"别尽问些我回答不了的事,"我小声抗议起来,"该换我提问了。"
"哈?"
"Question1.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嗯,特活泼,爱现,球打得很好。"
"……还真是好分辨的类型啊。"
"就是有时候脆弱了点。"
"是假象,睡一觉起来就好了,"我把脸转向沙发内侧,"没有question 2了,晚安小火神。"

  ※

其实火神的话有一定道理,我和小黑子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能继续的原因。

我搜寻着恋人们分手的原因:物理上的分离,欺骗、玩弄、暴力、第三者的出现、爱情的消逝……看起来都不曾在我们之中出现。分开时候的话看似说得坚决,但他反复强调的也只是我的不安,而他又是一个敏感到无法对天花板上的裂缝视而不见的人。因为在意,宽容的人变得严苛,无所谓的人变得龟毛。如果不是因为都认真了起来,太看重彼此的想法,又怎么会为那么一点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纠结而分开?

如果就像刚刚告白的时候一样,拿出死缠烂打的架势,好像也不是不可能让两个人就这么回到之前。我甚至隐隐觉得,和小黑子的关系是否能够延续,主动权其实一直都在我的手里。但正因为如此,一直主动着的我却觉得有些疲惫了,而且也缺乏好的契机。

偶尔也会想为什么就得是我呢?所以就先这样吧。

  ※
  

主将在更衣室中间大声喊着:"黄濑,这里有一个写着你名字的纸袋快点拿走!"
"哦哦,真是给我的? ( ̄▽ ̄")不好意思~~~"

纸袋才刚拿到手还顾不上看就差点被抢走,前辈用胳膊箍着我的脑袋说什么粉丝的爱意必须大家分享缴枪不杀,也有人好奇什么厉害的女生居然连纯男性的更衣室都有办法混进来,一片闹哄哄的气氛倒是消除了几分大战将近的紧张感。

终于从前辈们的包围圈中脱出能好好看看手里的东西,翻到纸袋上用水笔写下的字迹就有点慌张。打开发现里面别无他物,躺着一只熟悉的护腕。和丢了之后对小黑子自责地嚷嚷了好多回,现在不知在谁手里的那只护腕一摸一样,简简单单的黑色基本款。

  ※

WC决赛第一场,海常对阵阳泉的比赛被我们艰难地拿了下来。

虽然小紫原缺席,但阳泉依然有着全国最高的锋线组合(真不知道秋田哪里来这么多高个子),禁区内的压力不可谓不小。再加上队长冰室辰不仅能得分还颇有调度能力,让海常纠结了好一会。

总是在得分——反超——得分——反超的回合中迂回前进,虽然有些焦躁却意外不同于以往体力渐渐耗尽的疲惫。第三节的时候被教练换了下来,他走到喝水的我旁边,用(换成帅大叔的脸就会好得多的)故作高深的神态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休息,然后就上去好好表现。"
"哈?"
"以你现在的能力没问题,自己没发现吗,你变强了。"他拍拍我的肩,"让别人看看,会成长的王牌,我们海常也有。"
——变强了吗,我?
好像……打球的感觉,的确变得又有些不同了。

最后的灌篮得分压着终场哨声响起,顿时被周围队友们扑到地上,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胜利让人激动,但我却没能鼓起勇气再做一次那个亲吻护腕的动作。

  ※

XX/11/20
TO:小黑子
件名:收到新护腕

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它真的能给我带来胜利。谢谢你。

走出体育馆的路上打了一大段字又删除,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短信变成了短短的一条才发送出去。
而往下翻列表里的名字五花八门,也不再是满满给一个人的邮件了。
这就是分手吗?
并不去刻意剪断一切联系,但亲近的感觉和与旁人不同的特权都消失了,即便清楚地知道对方在那,但你看到的不是他,而是一块难以形容的空缺。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便能若无其事地像从前一样,以仅仅是朋友的身份动不动发短信去骚扰他了吧……
如此捧着手机蹲在路边无意识地伤春悲秋着,被青峰从后面一脚踹到了地上。
"青——峰!!!"
就你这脑残的表达方式,不管对谁一万年都不会成功的好么!
不对,他现在无需学会正确的表达方式都已经够万人迷的了。
我警惕地爬起来掸掸裤子上的灰,用看阶级敌人的目光横眉冷对过去:明明全身上下没一点万人迷要素的家伙,怎么连小火神都……@#!@¥@

"不过就进化了那么一点就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对上我你还是输的啦!"
"……我能说脏话吗?"
"哈?"
"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一副搞不懂的表情,无辜得让人很想踩,而且还以没喊桃井出来的理由让我请他吃拉面,真是够了。

  ※

XX/11/20
TO:黄濑君
件名:回复:收到新护腕

不是新的。是那时候就买了两个,一个自己留下一直带着,黄濑君没注意到而已。
看你之前丢了好像很惋惜的样子,之前忘了把自己这个给你,不嫌弃的话就用吧。

好像是第一次吧,小黑子的回邮比我写过去的要长。说是长也有限,从头到尾看了几遍,实在无法对着它花掉更多的时间,不得不收起了手机。把头埋在面碗里的青峰突然咬字不清地跟我说起话来。

"哲那个家伙,我可从来都只是把他当搭档看的。"
"喔。"
"啊啊不对,现在连搭档都不是了。"
"嗯。"
"除了篮球上的事我俩都不合拍,这不早就说了的么?你不觉得哲他有点可怕么,对着他哪敢想那种有的没的啊,暗恋我什么的……肯定是搞错了吧!"
"……"
"那天你走了他就把球要回去了,还说跟我以后就是情——咳咳……这猪排好咸啊!"
那是你自己刚刚往里加了好多酱油好吗,酱油吃多了会更黑的亲~
他终于不满意了,拿筷子敲我的碗:"唉唉,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我可并没有问这些啊小青峰。"
他从鼻孔里喷气:"但你明明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他就是这么一个无知无觉却强大的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从不知道别人纠结的痛苦,能轻易地做到一些事情,还将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所以说有时候我真觉得他……
"怎么啦?"
……可恶。
"总觉得被你比过去了。"我干巴巴地说道。
"嘁~你不会就因为这种事一直拒绝跟我来一发啊。"
他还有点自觉,说完就闪一边了,大概怕我把汤浇他脑袋上。看半天没动静,才小心翼翼地挪动回来,并迅捷地捧住了我的碗。
"汤不喝给我了哦。"
看着他举起汤碗往喉咙里倒的样子,我摇了摇头。
"没准还真是你说的这么回事。"
自言自语被掩盖在了他大口喝汤的咕咚声之下。

这个冬天的WC海常拿到了全国第三名,而MVP球员则毫无悬念地被青峰收入囊中。

  ※

和青春有关的关键词:

逃课,吹牛,热血,总是觉得吃不饱还睡不够;泡妹子,暗恋,嫉妒别人泡到了妹子;运动,竞争,因为一点小事就打架还觉得很帅;性冲动,单纯的冲动,稀里糊涂,收集将来绝对会扔掉的东西;爱幻想,耽误时间,没觉得自己是在耽误时间;拧巴,口不对心,无心的伤害,错过的缺憾;疯狂地喜欢一个人,喜欢了不对的人,没勇气争取到喜欢的人;……

"只是企划书而已,你不要假装在那儿认真阅读了,我知道你脑袋正放空什么都没想。"
来不及抗议,A小姐把我手里的纸收走了,驱赶我走到架好的摄影机镜头前。
"请多多指教哦凉太。"
一起拍摄这支小清新MV的年轻女孩优子这么笑着对我说,我打了个寒战。
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啦,只是在初春的海边伪装夏季的真实感受而已。

谁都没想到几分钟后脚下的大地波动起来,地震再次于春天造访日本。有人尖叫,摄影师搭起的高台摇摇欲坠,伤员的出现让场面一片混乱。我也成了伤员——只不过帮优子挡了下砸下来的灯架,一只手臂没顶住,过去帮忙的手还被划了一个大口子。

几年前3月的那次灾难给人们留下了太大的阴影,即便是在地震最频繁的国度,大家也都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悲剧重演。

虽然刚刚的震幅看起来不是级数太高,但谁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二波余震,加上在海边又多一重危险,摄制组用最快的速度兵荒马乱地撤离了。我和那名受伤较重的助理坐上了一趟送往附近医院的车,优子也跟了上来,看着我的伤口一路哭得梨花带雨,非说要陪我去医院。我因为失血而头脑昏涨,实在提不起精神劝说她离开。医院忙得很,我这样非关键部位骨折加流血的根本排不上号,被急诊的护士匆匆包扎了下就晾在一边了,说是一会儿来打破伤风针。

"这样,你帮我个忙。"
手被包着不方便,我让她从我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先拨了个电话回家,跟爸妈报了平安,幸好半个小时过去,信号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还有,你找一下,K……Kuroko T……"
虽然觉得东京应该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是想要确认一下他的平安。
但优子拨打了电话,却只顾自己听着,一直没有递过来。
"接通了就给我啦!"我忍不住焦躁起来。
"但对方是忙音啊,一直。"她显得十分委屈,却还是把电话给了我。
我歪着脑袋夹着电话,在漫长的嘟嘟声里,一个劲地告诉自己他大概是在跟什么人打电话吧。
"可恶,就算这真的很蠢……就让我找到一下嘛小黑子……"
"黄濑君,我就在这里。"

如果不是看到小黑子气喘吁吁站在面前的样子,我会认为这一定是失血过多带来的幻听吧。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