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Love Shuffle(20)完

20.ending?早着呢~

 

还好……没有错过。

在人头攒动背景嘈杂如同一锅粥的医院里,黑子哲也垂下抓着手机的手,耳边令人焦躁的占线忙音终结于他带着喘息的话语。

  ※

我说,这个时候让我看见你……该怎么说呢,只能归结于奇迹了吧。
"还不如说是靠的科技。"结果小黑子这样超没情调的回答道。

所谓科技的力量就是手机上可以看见友人地标的APP。原来从杂志上看到之后决定发扬一下恋人名正言顺的占有欲,硬是让小黑子也装上了。不过真正用到的次数寥寥无几,新鲜劲儿过后早就被抛到了脑后。没想到他却用这个找到了我。

"在Twitter上看到你在海边拍摄的消息……本来只是想……围观的人里面……"
他说得很模糊,但我知道被吞下去的每一个字,因为那也是总在我脑海里翻滚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的事啊,再清楚不过了。
"我到得晚,后来APP上看到显示你在这个医院,我就……打听了半天听人说摄制组有人被高台的支架砸伤了——"
"伤得比较重的那个是摄影助理,"我赶紧告诉他,"我没事。"
他始终看着我,这时候气息终于平静下来了。
"没事,就好。"

眼前浮现出那样的画面:就在我拨打电话的同时,小黑子也在医院的人群中穿梭着,被忙音一遍遍拒绝却不甘心地,用目光搜寻着我……差一点就错过,但是终于还是见到了。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热爱科技。

在旁边听了半天弄不明白我们关系的优子忍不住插了一嘴:"你莫非是……凉太君的粉丝stalker?"
"是吧,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第一次尾行,谁知道连擅长的misdirection都失效了。"
"明明是要加速传球给我结果引发地动山摇了才对。"
我们相视而笑,对话让优子越发一头雾水,然而拥有这种旁人无法读取的波长实在是太好了。

说句显得自己特傻的话。刚刚眼看着灯架倒下来,帮优子挡过去的刹那,我还想着如果保护的是黑子就好了,这样就有了一个完美的机会:在这血染的风采之下,再狠心的人大概也没法不动容。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小黑子他带来了更棒的神展开。

  ※

我属于不太能忍的类型,一旦心情松懈下来就意识到了痛。
痛感排山倒海无法收拾,哼哼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痛就哭吧,我现在也没有手帕,不过衣袖全都可以给你擦。"
NO!哥只不过是……情绪一激动……特么真的好痛(ノД`) ?゜ !
这算在人身意外险的赔偿范围里不?

6.3级的地震幸运地没有引发海啸,后来也有几次不大的余震,终究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破坏。只是路上难以搭到车,好在道路足够空旷,万一再有什么状况也是较为安全的场所。小黑子陪着我一路慢慢走回了家,一直走到月亮升到夜空的顶端。我们沉默了一路,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是想到反正后面的时间还多着呢,就谁也不急着开口了。

因为地震刚过去,交通多有不便,爸妈一致下了小黑子该留宿一晚再走的决定。

于是只好抱着打石膏的手臂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磨磨蹭蹭尴尬无比地看着小黑子。
"怎么了,有不想让我看见的东西?"他居然开起了玩笑,"莫非墙壁贴了我的照片?"
不……大概比那更糟糕……
"是……是我自己的海报。"
我几乎是小声呻吟着的了。
下一秒小黑子推门而入,大大方方地跟墙上半裸的我打了个招呼。
"你好啊,自恋的黄濑君(海报)。"

  ※

接吻是必然的。

亲来亲去的时候我们一直让窗户一直开着,仿佛看见星空会觉得更安全。

伤口越痛我偏要越主动,这里好歹是主场,也没有会突然跳上床沿搅局的二号。于是气势汹汹一路高唱凯歌地把小黑子逼到了床的角落欺身而上——
"这是本季最流行的床ドン!"
小声宣布完,我自己先没忍住笑了,手却无法支撑,被他反过来伸手圈住。垂下头搁在他胸口,能听到胸腔里的心稳稳地跳动,像一首平和优美的夜曲。
"黄濑君真是一点伤患的自觉都没有。"
"叫名字叫名字,"我抱怨着,"这么生疏耳朵会哭的。"
"那么,凉太,"他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温柔地凝视着我,"还在意着我暗恋过青峰君的事么?"
"哲也呢,我偶尔再口头调戏一下小火神应该也没关系的吧,真的只是口头!"我不甘示弱地反问,"哦还有告诉你个秘密,小火神他其实喜欢青峰,所以更OK了。"
——对不起啊火神同学,把你给卖了,不过你多半不会在乎吧。
这个爆料饶是哲也听了也有些愕然,不过他也只是惊讶了一下:"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虽然提及了青峰和火神的名字,但其实此时任何人都无法插入到我们之中。在"我们"这个词里,此时能容纳下的就只有我,和你。

"啊奇怪,当初我们为什么不说?"
"那时候说了你也不相信。"
"真的,那现在怎么一听,就相信了?"
"因为想要相信……其实大概是总要偶尔一起犯下蠢。"

再下去就都是一些更没有意义,蠢得只是因为是对方说出来而百听不厌的只言片语,被我们在接吻的间隙里翻来覆去地说着。


不要去质问恋人们为什么分手,更不要去探究分手的恋人为什么复合。
在一起或不在一起的悲剧喜剧言情剧、正剧闹剧青春剧,在这个世界的每时每刻、每个角落上演,自然如潮水涨落。
好奇心害死猫的人只能在电脑屏幕前吃着杯面默默流泪,咬牙打上愿天下有情人皆是兄妹,誓死捍卫去死去死团一百年。

我又哭又笑地蹭了小黑子的男友睡衣(其实就是我自己的衣服)一堆眼泪鼻涕,后来演变为唾液和气息的交换。
"原本还以为,驯养你不会那么麻烦。"
"啥?你真把我当二号替身啦……!"
他一脸苦恼地扯开我:"是一本叫小王子的书,好了我知道你除了杂志什么也不读。"

言语只是点缀,点缀着被时间困住的星光,点缀着不断涌出却无法流向它处的情感,最后只有把它们全都摊开在对方面前,然后发现我们看到的世界其实大小一致,质量相同。

"不是一直很想知道,当时我为什么回应了你的告白?"
"啊,不是说因为一句话么。"
"那句话是你说的。"
"我说的?"
"嗯,你说喜欢我的那个时候,一开始虽然没想着要回应,但心里其实是有点高兴的。没有人会不高兴吧,被出色的人真挚地喜欢着这种事。"
用真挚形容哪里够呢,不过出色的人什么的还真是够甜。
"虽然高兴,但又觉得刚刚结束了那场无望的暗恋,那么快说喜欢上你好像有点奇怪。"
"完全不奇怪,我发现喜欢小黑子也就是那么一下子的事,好在坚持了下来。"
然后就告白了,这么说我手脚够快的,但我能感觉到他的"郑重拒绝"里有喜悦,也有期待。
"嗯,你的坚持就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两封邮件。一封是早上好,我喜欢你;一封是我喜欢你,晚安。"

TO小黑子:
早上好,我喜欢你。
TO小黑子:
我喜欢你,晚安。

"可能我太悲观了。明明每一天收到邮件都会心动,却想着也许一直这么不回复的话,你也就会放弃了吧,然后会喜欢上更适合的人。"
"没有什么更——"
他让我别打断,听他先说完。
"有一天你大概起晚了,或者忘了,到午休的时候才发来早上好的邮件。"
……大概是睡过头了吧。
"我忍不住回你:连中午都要过了,还说什么早上好太奇怪了吧。"
是、是有点奇怪~不过邮件是现成存好的嘛,动一动手指就能发。
"结果你回覆说,因为不想错过嘛。"
温凉的手拂过我的背脊,他轻声说,我发现我也不想错过。

  ※

我们当然期望每一份感情都会有回报,当然恨不得在最合适的时机遇上最好的人。我爱他他也爱我,都坦率得不得了,做起爱来巨合拍,没听说过猜疑嫉妒恨,走出去金光闪闪羡煞旁人,不服来打能战五百页……

但如以上要求太高的话,就让我跟他别错过吧。现在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何止不错,听着这比告白还动人的话,我已经蠢蠢欲动,非常想要带伤来一发。
"……你也就这种时候比较坦率,"小黑子板着脸把我摁住,说今晚实在不行先摸摸解决吧,"比如想要我更深入的时候。"
——拜托小黑子同学,你也就这种时候特敢说!

  ※

全赖大家的支持,我黄濑凉太在《noxxo》杂志最新一期“人气高校生(♂)”读者投票榜里仍然蝉联了亚军~\(≥▽≤)/~——为什么还是NO.2呢?因为冠军目前刚刚参与拍摄了一部偶像剧,出演一位人气男优的弟弟,所以票数高的还是那么望尘莫及。

A小姐照例对我恨铁不成钢:"同样是新晋模特,你怎么就不能学人家多点进取心?"
"我的手没好而且还是工伤哦(′_`。)! "

其实我觉得她大可不必压力过大,我是美少年里运动最好的,运动员里腿毛最少的,如此独一无二的类型,想必在NO.3心里也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此时的我和小黑子,正坐在通向上越温泉的列车上,当初以为不能实现的假期旅行,在这个春假竟然成真了(虽然现在还是赢不了青峰略遗憾)。3月末的窗外已经渐渐显现出了北国春天的特色,但其实我视线聚焦的,并不是那些一闪而逝的风景,而是玻璃上映出小黑子坐在我身边低垂着头,聚精会神阅读川端的《雪国》的画面。

——还好没有错过。
想说的话,到最后也就是这句了吧。
没能赶上一起看冬天落的雪,不是还有春天会开的樱花么。

美中不足的是,对面的座位正被两个熟悉的家伙占据着。
明明是预定的甜蜜双人行,为什么他们会出现,而且车费还是我付的钱?
"模特兼职很赚吧,车钱完全是小意思啦,而且你很快就要见不到我了哎。"
差点忘了这位明明能一掷千金买球鞋的人,从帝光时期起就不知道逼着我给他买了多少肉包子。顺便说,这个本来应该滚远的家伙因为英文太差,唯恐现在过去美国两眼一抹黑连正常训练都无法融入,只好留在日本先突击一下简单的口语。
"那小火神你呢?你不是海归高富帅吗?"
另一位的回答有些腼腆,但现在见到他我也还是会多少有些尴尬。
他说:"最近生活费花完了,以后会还你……"
"……小黑子——"
黑子沉浸在诺贝尔文学奖也承认的美丽与哀愁中,无暇顾及他悲伤的恋人。

虽然不知为何会是这样奇怪的四人组合,但每个人之间微妙的联系又让人觉得好像也合情合理。既然没法把他们远远地撇开,那就顺其自然吧,至少在温泉旅馆可以打2对2的乒乓球——哦,我骨折未愈的那只是左手。

火神:"好饿啊,什么时候餐车才会开饭?你们几个都不饿吗?"
青峰:"膝盖好好放着,让我搁脚啦笨蛋黄濑。"
"……"

我让青峰把无处安置的长腿放到火神的肚子上去,或许这能暂时解决两人的问题,但他们拒绝接受我的提议。此时小黑子一言不发地侧过身仰躺下来,枕着我的腿继续阅读——亲爱的你也只能帮到这里了,我懂[′?ω?`] 。

铁道也好未来也好,此刻都在向前铺展延伸,无边无际,而我不是一个人在看着。
——身边还有你。

 

FIN

 

评论(3)
热度(19)
  1. onion📎全对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看行动力强的人们现实地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