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001

*原著(骗你的)向/(又名)有着校园故事的开头后来超展开了

*各种方面都很山寨/请当做恶搞来看吧

 

00000001/海常的王牌

 

 

滴答、滴答。

水滴在某处以恒定的速度滴落的声音,是这个世界持续运转的一个微小侧面。

两个字符可以无穷尽地扩展,基本的等式可以推算出整个宇宙,轻松、完美,普通的人从不去思索上帝究竟掷不掷骰子的问题……

然而那一天他的出现,让系统闪烁起了红色的警报。

 

 

没想到这个时候篮球馆里还有人在,笠松幸男看到从门缝里透出的灯光,听着隐隐传来的脚步声,他踌躇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原来是黄濑——没想到自家那个金玉其外二在其中的王牌此时还在给自己"加餐"。

 

带球绕过假想敌,急停后跳出手投篮,一个三不沾,漂亮。笠松自认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落地之后黄濑还是立刻转了过来。

"唉唉唉前辈?"

"怎么还不走?"笠松故意气鼓鼓地走上去作势要踹,"正经上场的时候不好好打,现在又来糟蹋人家拖好了的地板。"

 

和名不见经传的诚凛之间的友谊赛居然输了,有着强队传统的海常心里难免有落差。即便是作为队长的自己都有点难以调整,更别说是从奇迹时代里出来,被誉为天才未尝败绩的黄濑了。刚刚下场的时候这家伙还哭了吧?虽然一个大高个眼泪就这么掉下来了其实有点夸张,但放在黄濑身上,一切又合情合理了,甚至还让人忍不住担心。

"给我早点回家啦。"

 

不过看他现在的表情,笠松觉得自己的担心大概是多余的。顶灯的光落在黄濑的眼睛里,那光也变得生动了,兴奋的色彩在其中流淌着,随着上翘的眼角而熠熠生辉。

黄濑从不遮掩自己的情绪变化,一眼就能看明白,坦率得可怕。

"就让我再玩一会儿吧前辈,"他说,"遇到了厉害的对手兴奋地停不下来呢!"

"……你这反应弧够长的啊,"笠松扶额,"而且不是帝光时期的旧识么?"

"不是小黑子,是另外那个红头发的10号。也不光是厉害的原因,毕竟篮球的话小青峰更……"黄濑说着说着,似乎对自己的激动情绪也产生了某种不解,转而喃喃自语起来,"奇怪,为什么会想要去了解——这不行啊,有点危险……"

 

结果又被敲了脑袋。

"危险个头啊!别人队伍里的王牌就得去给我好好了解起来OK?以后在赛场上还会遇见的,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笠松觉得黄濑的眼睛一瞬间更亮了。

"是!"

金发少年一面躲避着前辈蹂躏自己脑袋的大手,一面快乐地回答道。

 

 

"邮件地址?"

"对,昨天睡觉前收到了陌生地址的邮件,一看居然是他发来的。"

 

大约在海常友谊赛一周后的某天部活,众人都在换训练服准备热身的时候,火神大我顺口对黑子提起了自己收到黄濑邮件的事。

"他说了什么?"

本来只是随便一说,作为他搭档的透明少年却对此展现出了难得的好奇心。

"喏,"火神直接把手机里的邮件调出来,大方地让黑子看,"就下次再较量之类的,还有一堆奇怪的符号,根本看不懂。"

"是颜文字啦,黄濑君很爱用那些。"

"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这么想倒确实是个说话很戏剧性的人,火神嘟哝着系好了鞋带,又回想起了那天比赛里的一些片段,"不过本事倒是不错。"

黑子把手机放回他的储物柜里,忽然问:"火神君对电脑擅长吗?"

"哈?"不知话题为何会拐到这上面来,火神愣了一下,"用的不算多吧……"毕竟是标准的运动系少年,跟一回家就捧着电脑的阿宅有着完全不同的时间分配系统。

"看来是对它没什么特殊爱好了,"黑子表示明了,"上网呢?"

"当然,这年头还有不上网的人么?"

两人此时都换完了衣服,便一同往球场走去。

火神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所以我的邮件地址——"

"是啊,火神君的邮件地址是我给黄濑君的,有什么问题么?"

 

既然黑子都这样说了,火神自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要真说起来还是黑子更在意些,在两人一组做协助拉伸运动的时候,居然又问起火神有没有回复黄濑的邮件。

"啊?回了有什么问题吗?"

火神一瞬间怀疑奇迹世代是不是有着什么不成文的规矩,比如万万不可给黄濑回邮,不然有什么东西会被他"变走"就此不属于自己(这样就算大卫科波菲尔也做不到吧?!),或者只是单纯地就此被缠上……缠上?

 

黑子的沉默则加深了猜测,他不由得开始觉得那封礼貌意义上的回复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自己的人生,当然,是往糟糕的方向。

俄顷,轻微的呻吟从他的胳膊肘下传来。

"没问题……只是火神君压得太重了……"

"……"

 

被解放出来的黑子默默喘息着,顺势和搭档交换了位置。

两人的体能相差有些大,火神一面被他没什么力度地压迫着肩背,一面听着从头顶传来的声音。

"黄濑君那个人,表面上很随和,其实挺怕寂寞的。才会用邮件来加深和人的联系。可以的话就尽量别觉得他很烦人吧。"

在火神的认知中,黑子好像很少会如此评论别人,便不由自主更听进去了几分,此时忍不住道:"还以为你都不怎么搭理他呢。"

"是,因为没什么好说的。"

"……"

"所以,就交给火神君了。"

——等等,怎么就交给我了?

 

自己这个搭档的话不仅难懂,还很有微妙的诱导性。只是那时候火神还什么都不知道,倒是觉得这种置身事外的口吻略微让人有些不爽。

"明明是朋友嘛……"他暗想着,"日本人习惯的相处方式是不是太克制了?"

 

结果就是一段时间里,火神对待黄濑的邮件都有点诚惶诚恐。

言之有物的要回,没话说找点话也要回。如果看到的晚了,他甚至会在脑海中浮现出缩小版灰扑扑的金发少年蹲墙角的画面而赶紧打开键盘斟词酌句起来。外表风光实际上却被被奇迹众人冷淡对待的,在完美主义者的道路上孤独前行的黄濑,如果自己略微的关心能够拯救到他的话……

火神不是普通的热血少年,他的血烫得像天然可以煮鸡蛋的硫磺泉眼。

这就是从小看好莱坞电影和看日本漫画长大的孩子之间的区别,后者罹患中二病的可能性很大,而前者则多半有着个人英雄主义的情结。

 

只是英雄也并不易做,比如这天夜里,他躺在床上对着再度不期而至的邮件哭笑不得:

"小火神,教练让我问你,海常的篮筐你还准不准备赔了o(* ̄▽ ̄*)ブ 。"

——那个篮筐本来就快烂了好不好,而且"小"火神又是什么啊,拜托他全身上下哪里都跟小无关吧!

 

明明当晚为了这个称呼又爬起来多做了一组俯卧撑,结果第二天听到黑子解释"黄濑君对认可的人才会这么称呼"之后又有些莫名窃喜。当然大概只有深度中二病症的患者才会扭曲别人对自己的认同,火神显然不在此例。

 

毫无营养的邮件往来渐渐频繁,直到火神觉得自己约略掌握了一百个堪比摩斯电码的颜文字含义之后,对那个黄濑的了解也积累到了量变引发质变的临界点。

 

"所以我从海常的王牌……变成小火神的朋友了吗?"

一对一的间隙,在颤动的篮筐下,被微微喘息的黄濑抱着球这么问到的时候,原本加速的心跳忽然一瞬间放缓了。

 

"朋、朋友跟输赢没有关系。"

在说话的时候居然咬到了舌头,后来火神还为自己这个毫不帅气的回答耿耿于怀了好长时间。

这种事都要特意问出来,果然日本人日常的相处方式太矜持了点吧。

但想象自己走上去跟黄濑勾肩搭背"hi~guy"的画面,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头。这是张偶尔路过便利店的杂志架都会打照面的脸,人对着闪亮的生物大概没办法太随意。总之不像跟存在感薄弱的黑子在一起那么自然,他面对黄濑总有一点棘手。以前是隔着电波对邮件里的丰富"表情"和层出不穷的奇怪语言棘手,现在进化到了面对面时候反应也总是要慢半拍——明明黄濑和黑子比起来更正常……正常?

 

——火神并不擅长分析和自省,最多也就觉察到黄濑带来的这点"不同",至于棘手意味着什么则并未深究。用涉水而过到对岸来比喻的话,他才刚刚用自己的脚试探了最靠岸的那两块鹅卵石而已。

 

"说了要请我喝汽水的!"黄濑拿衣角擦着汗,在初升的月光下有着很柔和的轮廓,大概自己也知道用这样的表情对方会无法拒绝,但他掌握着很好的度,并不得寸进尺。

"没想赖你,走吧。"

火神摇摇头,这样的人到底为什么会时时感到寂寞,这真是一个谜。

 

 

"火神君最近跟黄濑君相处得不错哦。"

刚刚发完邮件,被悄然出现的黑子这么点出,火神不知为何觉得脸有些烧。

"还、还不是因为你们不管他——"

尽管他自己都觉得这话逻辑有哪里不妥,黄濑难道是必须有什么人去"管着"才行的存在不成?

看着表情变幻莫测的搭档,黑子蛋定地啜饮着奶昔,再次说出了让人无法理解的话。

"火神君的手机和电脑都很干净,应该没有问题。"

 

TBC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