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010

00000010/火神的变化

 

人的一生中,青春期显然是最为动荡的一段时光,昨天和今天之间可能会突然划出一道令人咋舌的鸿沟,相信我,那多半是因为所谓的"爱情"。

——因为如果要说是学业的话,未免显得太凄惨了些。

 

"唉,又没有及格。"

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连一贯响亮的嗓门也不自觉地放到了最低。轻飘飘快要滑落到地面的试卷被黑子接过,并冷酷地评论道:"明明是又没有上两位数,火神君。"

"……"

 

"啊,"读完手机新着信后不及格君的心情变好了一些:"黄濑说晚上的补习算他一份,那家伙成绩也不怎么样嘛。"

黑子若有所思:"什么时候的事?"

"嗯?"

"黄濑君开始光顾火神君的家——海常可是在湘南啊。"

"喔,那个啊,一开始只是碰巧啦,下雨天在家附近的便利店遇到那家伙。"

 

那个微雨的傍晚,下楼倒垃圾的时候发现了从对街便利店出来的熟悉身影。黄濑说自己刚刚从附近的摄影棚拍完照片出来没地方去,还邀请他一起吃买多了的关东煮。

 

两人在路灯柱子底下就着关东煮热腾腾地聊了一会儿,一群被光吸引来的小飞虫围绕着他们,一边吃一边说话还要驱赶,很累。半晌火神才一拍脑袋——杵这儿做什么,明明一百米外就是自己家。

 

第二次就已经是很有礼貌地提着做咖喱的材料上门。

"一个人住真自在啊,"脸上妆都没卸,看起来格外娘炮让人不忍直视的家伙如此这般在玄关感叹着,"小火神,今天我想吃好吃的咖喱猪排饭。"

 

也不是没有一点引狼入室的后悔吧,只是一个人住固然很自在,偶尔多一个人一起吃饭代替电视机发出点背景音也没有什么不好。

乍一看黄濑像个触角发达的吃货,但火神很快发现他的食量跟自己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也不知道是为了模特兼职要保持身材还是天生的。但吃得再少,他也会一板一眼,用可以直接登上美食杂志评论版的语句夸赞着饭菜,并在最后握着筷子双手合什说一句"谢谢款待"。

 

"就是这样了……你那是什么表情。"

火神自顾自地说着,偶一转头却发现黑子皱着眉,一副担心的样子。

怎么搞的,明明也有在担心过去的同伴,那就多跟对方往来就好了嘛。那家伙可是经常小黑子小黑子地挂在嘴边说个不停呢。就算他神经再粗,也觉察出了只要是黄濑相关话题,自己的搭档就会表现得很奇怪。而且这种奇怪一被点出,黑子会很欲盖弥彰地马上用别的话掩饰过去。比如现在——

"没有什么,"黑子说,"只是在想怎么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提高火神君的功课。"

这时就会不免觉得黄濑虽然烦了点,却没有这样话说一半的毛病。

 

抓了抓头正想追问,却被一个插入的女声打断了。

"火神君——可以请你过来一下吗?"角落里的女孩看起来有些眼熟,大约是同一年级,偶尔也会在走廊或者训练馆门口看到的人,"有几句话想说,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哦哦,好,这就过来。"

啧,总不会是因为考了个位数又要被叫去训话了吧?班上的学习委员是长这样的吗?

应付着朝那女生走去的时候还这么想着,火神对即将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半点预感也没有。

 

 

"就是、咳、被告白了。"

不算大洋彼岸时被那些过早发育的洋妞们开玩笑地用胸部挤压的惨绿经历,这大概算是火神大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份袒露的心意。

这理所当然也成了当天晚上补习互助小组讨论的话题中心,反正只要能够暂时逃避课本任何一切他们都乐于接受。

 

"我就说火神君一定会拿出来炫耀的。"

就因为这个主动做了饭还洗了碗的火神不由得叫屈:"哪里是炫耀,只是跟你们寻求一下建议。"说着眼神不由得就飘向坐在一边摸着肚子的黄濑。他忘记了黄濑的触觉敏感到不像人类,跟背后长眼睛似的,有一次好像是从坐垫底下摸出了个别针,自己还嘲笑过他是"豌豆少爷"。

"唉?为什么看我?"

被观察对象突然转过头来无辜地仰头看着,火神差点手一滑把碗给砸了。

黑子帮忙解释道:"火神君是觉得,应付这些事黄濑君你应该很擅长。"

"啊……怎么说呢,被告白的确是有很多次。"看模特儿懒洋洋扯出一个笑,火神莫名觉得挫败,果然,这种事到了他面前只有被嘲笑的份吧,"但建议还真没有。"

"啊?"

黄濑耸耸肩:"因为我都是拒绝的啊。"

"全部?"

这张帅脸祭出去,再加几句温柔安慰,引来女生们前仆后继也是难免。不过竟然全部都拒绝了——明明看起来也不像是恋爱绝缘体,不是很需要陪伴的么?或者眼界太高,甚至过于自恋——脑袋里这么转着的火神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然轻松了几分。

对于这个问题,黄濑回答得有些狡猾:"呃……事务所禁止呢,恋爱什么的。"

这显然不是真的。火神低头地擦着桌子,他不喜欢别人对自己含糊其辞,尤其是黄濑,这个人几乎像是不知道什么是隐瞒。

"好吧,小火神,其实是我不喜欢她们才拒绝的。"像是感知到了他的情绪,黄濑笑嘻嘻地凑过来,"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

"火神君对她的感觉呢?那个女生。"

黄濑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黑子直截了当地问出了核心问题。

捏抹布的手心紧了紧。

"也——不算坏吧。"

回想起来,那个叫奈绪的女生有着清亮的嗓音和微翘的眼角,皮肤很白。看起来是不会太出风头,却很容易博得同性异性好感的类型。再想下去好像就会紧张起来,他偷偷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被告白的画面驱逐出脑海。

 

"那就试试看交往好了。"

建议抵达耳朵的时候火神才刚刚把自己从面对奈绪的一幕里拔出来,一时间没能听出那是谁的声音:黑子,还是——黄濑?等等,是谁说的有什么关系,其实自己本来也倾向于去答应她交往试试看的不是么?

"可是我——"他含糊地说着,像是在抗争,但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所以只是挣扎。

应该是黑子,因为黄濑正低头悉悉索索地翻着书包。

是无谓的挣扎。"我也不太清楚到底算不算喜欢……"

"给你,看这个就知道了。"

于是他低头看塞到自己面前的杂志,封面上一堆艺术字体遮遮掩掩下的少年陌生又熟悉。被修图美化过但还并不走样的侧脸,他所知道的黄濑即便忧郁也不会这么糟糕——让人口袋里的零钱捂不住想往外蹦的那种糟糕。好吧他看了,不但看了还想再去买一本,但这说明什么?

"呃,是内页特辑。"封面被翻走马马虎虎地折到后面,"里面有个恋爱手册,有很多细则可以参考,小火神虽然我帮不到你但……"

"——别放这!"

正要把杂志放下的黄濑被吓了一跳,手定格在半空。

"还有油迹,"火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吼了一嗓子,"我擦一下就好……好了。"

 

有油迹就会沾到杂志的封面上,沾到封面上就会……

火神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里被虫蛀了一个洞,杂志而已别说沾到油迹就算扔进油锅又如何。

只不过是黄濑的脸印在封面上,论理他吃了自己那么多顿饭,扯张他的杂志照用来吐鱼骨头都毫无问题。

 

"小~火~神~"

正拎着抹布僵硬呢,被黄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他的手机,来电提醒一闪一闪的。

"没准是那个奈绪喔~"

还真被他说中了,火神手足无措,更不想在众目睽睽(其实只有四只而已)之下接听这个电话。此时体贴人意的黑子拉着黄濑起来,用唇形说着"我们先走了"。

他松了一口气,一边对着手机的那头说你好,一面心里又有些说不清的失落。

 

 

磕磕绊绊地对电话那头说着"早上要晨跑下午要部活所以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学都没法一起这样也可以吗?"的火神大我,自然不知道提前离开的两人在路上是如何说起他的。

 

"好久没有这么跟小黑子一起回家了。"

"明明从来没有一起回家过,帝光可是寄宿学校啊。"

"这个只是修辞啦,我运用的如何?是不是进化了。"

"不错啊,很自然的修辞。"看着旁边的大个子对路灯下两人的影子做出种种有趣动作的开心劲,黑子也不由得微笑起来,并不戳破他,"海常怎么样?有没有人——"

"没有,都说我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黄濑挺高兴地说着,"篮球部的前辈们都是单纯的好人,再加上是走读。"

"那就好。"

"啊,可是小黑子你最近都在干嘛啊,也不怎么理会我的邮件,一个人很无聊呢,在'奇迹'里只跟小绿间打过几次招呼。"

这语气让黑子很想摸摸黄濑的头,不过让他低下头来又太傻气,便有些恨恨地想,谁让你没事长这么高。

"没时间啊,除了念书篮球,人是需要休息的。我还得给火神君补习功课呢,他可不像你。"

"说到他……"黄濑略微迟疑了下,脚步也停了,"原本还担心小黑子你会对我生气。"

"生气?"

"是啊,我对小火神出手了。"

"噗——"刚喝下去的一口水没忍住喷了出来,黑子一面帮黄濑擦拭着湿了的衣服一面忍不住道,"什么出手,你这么说很有歧义的好不好。"

"歧义……?"黄濑茫然停顿了片刻,"(⊙o⊙)哦,我懂了。不过不要紧吧,他不是都要交女朋友了么。"

"这不是——"黑子无力做了个手势,"吐槽而已无需深究。还有,我一直觉得黄濑君想要多交一些朋友是很好的事,不会为这个生气的。方式什么的也无所谓了,我想火神君的话大概……很安全。"

"嗯,跟小火神相处很愉快"黄濑笑笑,"不过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只是暂时还不能告诉小黑子。"

"没关系。"

 

黑子哲也抬头仰望夜空,今夜空气能见度异常的高,在城市里也能看见星河。他能说得出大多数的星座,但不是所有的。那些遥远的光点偶尔模糊不清,断断续续——想起自己见到过更盛大的景象,无序而嘈杂的光点崩塌一般涌来。

"你有什么问题,我还是会第一个发现的。"他朝那个坚持要让两人影子挨在一起而动作着的黄濑道,"我会看着你。"

"明明应该是我来保护小黑子。"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