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011

00000011/完美的拷贝

 

火神和隔壁班女生奈绪的交往仅仅维持了三周时间。

 

三周既没有一起上学也没有一起放学的恋爱称不上是一场胡闹,至少火神知道自己是有认真对待的——他甚至在越洋电话里和父母提及了这件事。火神的家庭是那种自由放养沟通顺畅的关系,又很清楚儿子的品性,连"注意安全"这类的话都没有多说。幸亏火神不是那种会常常觉得"不受父母重视"的少年,否则这恋爱还没开始谈就得扭曲了。

 

只有三周的时间,安全问题倒还是不必注意的。但他发现自己还是比想象中的要不纯情那么一点,亲吻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奈绪把他的手抓起来探到自己的校服里,他就无师自通地摸了上去。火神对胸部最早的直观感触来自于Alex(当然是篮球教学时无心的碰撞里),所以就有点讶异怎么会这么小,握着跟雏鸟似的。心跳是快的,身体其他部位却没有兴奋的感觉,他认为这不太能用自制力良好来搪塞过去。

 

其实直觉出现的更早,但因为好奇还是尝试了。果然好感不等于喜欢,一试便知啊。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说法,火神感觉是自己把奈绪给"渣"了。于是他把手收回来,帮对方拉好校服,很诚恳地道:"对不起。"

 

但事实上火神还是太天真,全然意识不到就自己的段数根本渣不了任何人只有被渣的份。那天部活结束走出校门没多远被几个棒球棍的小混混模样堵了道。

 

哭泣的奈绪像是学会了黑子的misdirection一样冒出来,说着什么对不起带来麻烦了之类的话。究其根本还是带着现任斗前男友的戏码,能从气势上压倒球棍男的也只有一米九的篮球部员了。虽然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人还是要保护的——毕竟是女生。挥舞的球棒朝脑袋招呼过来的时候,火神唯一庆幸的就是因为之前惨败于桐皇让诚凛的IH赛程止步,近期没有重要比赛。

 

球棒摔裂只是挫伤了气势,一对多是没前途的,几个混混七嘴八舌地还想挑事儿。奈何篮球手浑然不受激,还在他们毫无觉察的时候报了警。真听到了不远处的警笛声后,前男友加外援小队最后唯有铩羽而归,火神觉得应该归功于自家父母的苦心和先见之明。

 

"就算不跟警察指认他们的身份,"他看着抓住自己手臂不放的女孩叹了口气,"至少以后找个真能陪你上学、放学一起走的人比较好。"

 

 

其实不是奈绪,也总会有别的女孩在走廊、球馆门口或者别的地方把他叫住。

 

高中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充斥着为了过早为了"独自一人"而彷徨好像不谈恋爱就落伍了的半大孩子,除非样貌实在有亏,性向没法OK,成天读书不累的几类少数派,大多数人都不介意跟看得过去的人配个对来打发下时间。将来他们中的一部分拥有回想起来还美丽发光的初恋,另一部分跟做了场糟糕的梦一样灰头土脸,这都是随机的。都说初恋是堂课,可惜经此一役火神倒也没觉得自己就有什么成长了。他既没从中获得什么深刻的认知,反而感觉自己陷在更幼稚的情感里去了——其实是对于友情里另一方淡出的不习惯。

 

跟奈绪交往的这三周里,原本存在感很强的金毛像是从他的生活里消声觅迹了一样。

 

偶尔翻看了一下最近一封邮件,还是那家伙在自己"脱团"的第一天发的。邮件内容很神奇,是让他和女生交往的时候千万不要发颜文字——难道他觉得全世界人都跟他一样爱用颜文字?火神当时回了个为什么。结果回复说因为不适合小火神啊,打篮球的男生这么做会把女生吓跑的。火神心想你也没把我吓跑啊,他这么想的时候竟也没觉得主谓宾语通通不对。

 

不用绞尽脑汁回邮件,不用就着材料想今晚做什么吃的日子,把精神用来应付另一个并不觉得棘手的对象,竟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愉快。虽然三周的时间并不长,甚至连那本杂志里的恋爱手册都没有看完,但正是这本像是怎么也看不完的杂志又时刻提醒着他黄濑不再主动联系他的事实……真不如拿来放鱼骨头算了!

 

然而分手之后马上是球队的集训,竟然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

 

集训结束的那天,火神终于和黑子聊起了这个话题,结果对方只对其中一个细节表现出了兴趣。

"所以,能看看火神君当时用来报警的那个装置么?"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火神还是大方地把纽扣上的一个小装置拿下来让他看。父母担心他一个人在日本生活,来之前让他随身携带的这玩意儿,万一遇到危险按下可以自动连接警局报警——具体的操作原理他也不是很清楚。

 

黑子倒像是很有兴趣地翻来覆去研究着,火神忍不住吞吞吐吐地问他,除篮球社团的几个部员之外还有谁知道自己跟奈绪已经分手的事。

 

"黄濑君也许还不知情吧,毕竟火神君不是那种会在网路上把自己的状态写得很清楚的人。"

不愧是有默契的好搭档,黑子给出了火神内心非常想要得知的回答。

 

"跟上网没关系吧……反正已经分手了,还是可以像从前一样,周末三个人一起补习之类。"顾不上去想这段短暂的恋情会不会被笑话,找回熟悉的步调更重要,火神烦恼地挠了挠头,"黑子帮我跟他说一声吧。"

"为什么,"黑子表示不解,"这种事本人来告知不是更合适么?"

一点都不合适!

火神无法说出自己其实编辑过这样的邮件但最终犹豫了半天还是删掉了的话。

——我跟女朋友分手了所以你再像以前那样来找我玩吧!(不对)

——我以后不用腾时间跟人去逛街看电影了所以我们再去1on1吧!(还是不对)

——喂,上次不是说想吃奶油蘑菇焗饭的么?(跟食物也没关系吧!)

明明是很平常的字符组合在一起,怎么看却都有歧义——搞得那家伙像是女朋友的替代品一样。怎么可能呢,虽然交往是第一次,但也知道那跟交朋友完全不是一回事……只能说日语真太特么的复杂。

 

火神自认从前不是这样在细节处钻牛角尖的人,大概是刚刚结束的短暂恋爱和黄濑凉太这个让人棘手的存在搅和在一起,把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补习的事再说,"好在黑子总是能够于无声处领会中心思想,并提出恰当的建议,"倒是今天的IH半决赛是海常对桐皇,火神君不想看么?"

 

"当然要看!"他马上站起来,手机胡乱往口袋里一塞,"现在就走?"

果然还是回到篮球上来,一切都简单明快了。

 

 

没想到球赛也可以看得人情绪如此起伏不定。

 

惨败于桐皇的那场终场哨至今还经常在梦里想起。不服输的少年意气使然,火神当然不希望有人抢在自己前面打败那个青峰。但如果是黄濑的话……想起练习赛后某人眼眶里滚动着泪水冲出体育馆躲起来的样子,他微妙地有些动摇。

 

并不是说他认为黄濑输不起,这个人的篮球并不软弱,只要看过那个高高跃起扣篮的身影就可以明白这一点。然而在面对青峰的时候,只是普通的模仿天才就不够看了。从黑子口中得知两人从前常常1V1,黄濑一次也没有赢过的时候,火神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反正那个黄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甚至能想象他夸张地说出"死了也要赢"的画面来。

 

像是应证一般,刚开场双方便擦出了火花,两队的王牌维持着几乎是1对1的死磕状态,让场面的紧张感骤然提升。在几次失败之后,黄濑终于成功地拦截了一次青峰的进攻,第一节的最后甚至成了海常压着桐皇打的局面。但这反而激起了青峰的斗志,在第二节便痛快淋漓地反击起来。

 

也许是因为场上那两人之间无人能插入的气氛,火神有些希望能跟黑子聊聊正在上演的比赛,但回应他的只是身边反常的缄默。于是他唯有看着那对敌手由于过于了解对方而相互揣测着下一步的动作,在极其微小的空间内试图抢到先机。每次更拼命的那个都是黄濑,但面对青峰,惊喜却总是迟迟不来。

 

第二节比赛结束的时刻,场上的黄濑仿佛对青峰说了些什么,像是某种宣言。

 

"他能够模仿么?"想到黄濑神奇的复制能力,火神觉得现在能够扭转局面的大概也就是那个了,"青峰的篮球。"
黑子却倏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黄濑君太想赢青峰君了,如果就此燃烧起来的话——"

"燃烧?"那不好么?

"但青峰君对他来说不一样……不行,我还是得去看一下。"
黑子抛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火神本想说一句我跟你一起,但最终也只是把话咽了下去——这几个人的过往是他这样一个后来者无法介入的。

 

望着那个静止的,相差近10分的记分牌,火神慢慢地松开了捏紧的拳头,回身向一同观战的前辈们道:"场馆里好热,不如我给大家去买些喝的吧。"

 

 

直到比赛完结,火神也不知中间黑子跑去跟黄濑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的神色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忧虑,也偶尔能平和地提到几句那两人从前的事。

 

而黄濑也真的做到了——在场上模仿青峰,速度、动作、甚至思想,一次比一次更像青峰。全然不差的完美拷贝让人看得起鸡皮疙瘩。是要注视着对方的背影多久才能锤炼出如此细微末节都不遗漏的了解?这么猜测着的火神觉得自己更想打败青峰了。

 

双ACE的对决变得像是有两个青峰在场上比赛,这出乎意料的状况甚至让会场都安静下来,然而在紧绷的沉默中,双方记分牌上的变化从未停止过。

 

"黄濑的球感很好,复制能力也强得不像人。"他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此时便自然而然提了出来,"不过,难道当初你们都没考虑过,如果他不去模仿别人的话——"

"不会的,模仿强者的篮球就是黄濑君的武器,"黑子的语气非关褒贬,只是在陈述事实,"而他的弱点在于可持续性上。"

"体力、还是精神的集中度难以支撑?"

"应该说是超负荷的运转不能长久吧。"

 

最后的灌篮屏蔽了场内的一切声响,看到那个身影被撞倒在篮筐下,火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黑子再见到的,已经不是刚下场时虚弱到需要前辈搀扶着还哭得一脸乱七八糟泪水的黄濑了,甚至很有兴趣要他点评一下自己的表现。

 

"我刚才的拷贝如何?"

"很完美,不过也很冒险,身体跟不上吧。"

"说了没问题的……可惜还是输了,只能说是小青峰太厉害了。"

"黄濑君,不要再做出这种一输掉就哭得乱七八糟的设定了啦。"

"咦?"

"青峰君离开的时候可是担心得走路的姿势都僵硬了。"

"等等小黑子,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设定呢?上一次输给你们也好,流泪都是不受控制的事啊……这算是新的进化么,篮球真的很有趣对吧。"

"对不起。"

"这种事道什么歉啊!"黄濑笑着擦去眼角的泪痕,向过道那头的队友们招了招手,"小火神应该在等着你吧,我也要去跟队伍会和啦。"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