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100

00000100/出现了BUG

 

全国大赛之后黄濑养了一小段时间的腿伤,没多会就蹦蹦跳跳地回归了,自然也知道了火神那段短暂恋爱的尴尬下场。嘲笑归嘲笑,末了还是很义气地表示如有需要,可以介绍兼职模特里的外校女生给他。说过不用了,却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本来就只是开玩笑。

 

"森山前辈要求了很多次,我都还没答应他呢。"黄濑笑嘻嘻地说小火神我对你好吧。

 

火神发现了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现象:哭泣沮丧的黄濑离自己总是很远,但傻笑或者咀嚼的黄濑随手抓几打都够。

 

原本以为输给青峰是一个黄濑本人不愿意去碰触的话题,然而真正见面之后,他才发现大概羞耻心那玩意儿对于那家伙来说就跟眼泪一样说甩就甩干净了。提到青峰的次数多得让人烦躁不说,甚至还莫名其妙地感慨了一句"不是很帅吗"——让他不得不相信黑子说黄濑以前崇拜那个黑皮的话大概是真的,包括那个被篮球砸到头的开始。

 

那些都是他没来得及参与的过去,来不及就算了。

 

其实黑子的话里还有更让他在意的部分,关于青峰会给黄濑带来"危险"的提示——仅仅是球场上的输赢会用到这样的词吗?如果火神想象力跟他的厨艺一个水准的话,手边已经有足够丰富的材料让他拼凑出一个围绕着黄濑的狗血杂烩故事。可惜长期以来过着drama摄入低于平均值的生活,他这方面能力终究是欠缺些,而且自认对棘手的家伙就应该更简单粗暴一点。

 

抽空一起打球,一起吃饭,仍然在邮件中接收到新的外星语(颜文字),听他在耳边叽叽呱呱地说些无聊的话题,暂时这样就足够。

 

 

中间还发生了一个戏剧性的小桥段——火神又收到了另一个女生的告白,还是在黄濑、黑子同时在场的情况下,刚刚走出校门的他们正商量着去哪里的体育用品专卖店逛逛。

 

本来黄濑都做出一副要温柔拒绝的姿态来了,没想到那女生吞吞吐吐地却把显然是情书的信封递给了中间的火神。自诩帅哥的小模特瞬间愕然的神情太……如果不是当时情况不允许的话,火神觉得自己大概会乐得停不下来。而黑子虽则一贯的面无表情,想必也是在肚子里偷笑吧。

 

情书到底没有拆,被他用暂时打算专心篮球,无暇分心的理由推了回去。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黄濑感慨了一下火神的无情,却说:"可惜专心篮球听起来不够酷。"

火神哭笑不得:"事务所不允许恋爱比较酷?"

"不,"黄濑沉吟着,居然认真考虑了这个问题,"如果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不可能移情别恋比较酷。"

"……"

"特别是,如果小火神你能呈现出'想到那个人而温柔'的表情,对方大概会哭着跑开吧。"

火神先是被这话梗了一下,侧过头去不知想了些什么,最后却笑了。

"好啊,下次就这么说吧。"

 

——大概说真话的确显得比较酷吧。

 

 

"我像青峰?"

从黄濑嘴里听到了自己像青峰的评价,完全出乎火神的意料。

 

这时候他正在处理作为晚餐的鱼。黄濑一直说着好香好香在厨房进进出出,但又完全不是个可靠的帮工,最终被主厨赶回了客厅。

 

大概不满于自己被撵出来,嘴里嘟哝着"连霸道的地方都这么像小青峰"的话被火神听见了。

其实反问回去的时候也还以为不过是随口吐槽的性质,没想到黄濑居然对此展开了长篇大论。

 

"嗯,还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说'帅哥来较量一下'么?简直把我吓一跳——当时我就想,这大概就是小黑子新找到的'光'了吧,让他来海常估计是没戏了。那个时候的小火神也不算强,但看得出是靠直觉和野性在打球,动不动就灌篮,觉得禁区是自己地盘之类的,总之各种方面都相似度超高。"

 

"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火神的声音冷了下来,"所以跟我相处很像回到过去吧,像是国中时候跟青峰一起?"

 

很神奇,原本以为是他的话对自己说再残酷的话也能忍下去的,没想到根本什么都还没发生,就已经被激怒了。

——决心和忍耐力都不够看啊,火神对自己失望得无以复加。

 

"对——对不起小火神,我不是那个意思。"

黄濑慌张起来,能看出来他是真的试图解释,连用词都似乎跟往常不一样。

"我说的像,只是基于一个简单的基本分类法,其实很多地方都是不一样的。"

"没关系,你不用……"

"真的,你看,我知道的很清楚——"黄濑拦着他,非要一项项地说给他听,"小青峰的速度比较快,但小火神你的弹跳更好;你可以用左手灌篮小青峰做不到,可他的右手单手操作比你强;急停转身的时候你会先动右脚跟他正好相反,他更适合单打独斗但你比较注重团队配合……"

 

听着他一一说出两人身上细节的差异,火神的心情混乱得像刚刚经历了大爆炸的宇宙。惊讶嫉妒和更多说不清的情绪如同无序增加的熵一样侵蚀着身体——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了解程度甚至更甚于他本身,但同时他又不是被唯一这么去巨细靡遗了解的对象,黄濑观察他的初衷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像某人"罢了。

 

但他已经学会了掩饰。

像是把煤气开关拧到最小一样,让口气尽量平和:"篮球上的事就不要再说了。"

黄濑喔了一声,却完全不知道见好就收地继续说了下去。火神这时候注意到他居然没穿拖鞋,赤着脚挪来动去的样子碍眼之极。

 

"生活上的不同我也知道啊,比如小青峰会听少女乐团的新单曲,小火神你喜欢听R&B的音乐,他通常都吃711的肉包子你比较爱MJB的汉堡,他喜欢大胸部的女生而你——"

 

大概是突然发现自己掌握的信息中缺乏火神喜欢的类型这一条目,黄濑不得不停顿下来,但有人帮他补充完整了。

"我喜欢戴单边耳环的男生。"火神说,"这么说够清楚了吗?"

 

他指了指黄濑的左耳,然后转身进厨房去关火,把沉默的客厅留给惊讶中的客人。

 

——他喜欢戴单边耳环的男生。

储存了这个信息,黄濑不自觉地做了一个有些多余的动作——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左耳。隐隐觉得发烫的温度不太妙,同时也不明白火神为何像是更生气了。

 

 

火神打算在厨房里待得久一点,至少让黄濑考虑一下现在要不要离开。如果听到玄关开门关门的声音他不会那么意外,但被敲了厨房的门就有点尴尬了。

 

敲门声坚持不懈地传来,像是敲在他的心上。

就在刚才,任由着自己给心底的秘密松了绑。

 

没错,他喜欢上了黄濑凉太。

虽然听起来有点惊悚,但好赖也基本上看清自己的想法能确认了——会感到棘手却还是希望他存在于生活中的原因就这么简单。喜欢黄濑不是问题,问题只是他本想找好的机会好好说的,而不是这样突兀而尖锐地把宣言塞给对方。

"小火神?"

"来了。"

 

他擦了擦手去开门,头一次恨厨房的空间太小,比如对方站在门口的时候,连视线都无处可躲。既然躲不了,就去迎接吧,这么想着抬起头的火神却发现黄濑根本没看自己,他看的是刚刚从烤箱里拿出来,冒着热气的芝士鱼柳。

 

原来也可以有假装不懂的选项啊,火神轻叹了口气,示意门口的人让一让,戴着隔热手套把餐盘端了出去。

 

黄濑却巴巴地跟在他身后追问:"我还可以留下来……吃么?"

神情里全是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潜台词。

放下盘子的手一顿,眉毛顿时就竖起来了,火神头一次怀疑自己是真的跟整个日本社会格格不入还是单跟眼前这个人。

 

"黄濑你说什么呢,"他用叉子敲了敲盘边,示意对方坐下,"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在说完喜欢你之后不让你吃饭,还要赶你走的吗?"

 

要不然就是演技太烂,他下意识地不接受这种推测,不希望黄濑对自己展露哪怕是不够格的狡猾。所以他再次挑明了,有种看你怎么办的赌气在里头,但更多的还是希望得到一个回应,哪怕是斩立决的发卡——当然就算这样还是会让他吃完饭的,这家伙已经挺瘦了。

 

然而黄濑却只是在他一贯的位置坐下了,双手合什,恢复了最不正常的正常。

"那么,我开动了。"

 

 

他跌跌撞撞地打开门,看到的却不是医护人员。

"黑子——黄濑他、他……"

虽然不知道黑子为何会在此时出现,但这种时候多一个人出现总归是好的。

"火神君,先冷静下来,"黑子把手搭在火神的肩膀上,感觉到搭档剧烈的心跳——他是真的很关心另一个人的安危,"让我看看他。"

 

跟着火神来到餐桌前,只见黄濑安静地侧着头趴在那儿,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还粘着一颗饭粒,一只手里还举着叉子,另一只手垂自然垂下。黑子蹲下去,摸到了微微颤动的指尖,转神对火神点点头:"嗯,跟之前一样。"

——一样?

看黑子的模样也明白黄濑大概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了。

 

无法控制绝症之类的字样蹦进自己的脑海,火神捶了两下脑袋试图把那些可怕的念头赶走。神啊,他才刚刚喜欢上了这个人,还向他表白了——

 

说到底也只是个16岁的少年,面对这样的突发变故,火神觉得自己的腿简直没办法再支撑着整个人的体重,下意识地用手扶着椅背。

"所以他这样是——"

"其实我也是第二次见到,之前那次是青峰君引起的。"黑子把黄濑脸上的米饭粒用指尖沾下来,"在解释这个状况之前,能问下你们刚刚在做什么呢?"

虽然看环境的话已经相当明了了。

"总不会是在打篮球吧。"

"怎么可能!只是在吃饭,吃的东西跟我完全是一样的,之前也好端端地说着话……"

好端端地说着话,他却毫无预兆地脑袋一歪,就不再发出声响了——回想起那一幕火神简直觉得自己要疯,"这不可能是食物中毒的样子吧?"

"只是在吃饭——而已?"黑子看起来有些茫然。

"……"

"如果不弄清楚具体情况的话会很难解释。"

 

被搭档疑惑地注视着,火神不由得捂住了脸。

 

"不,就在刚才,我跟这家伙告白了,说喜欢他什么的,"无法再隐瞒下去了,他懊恼不已地坦白了全部,"结果他只顾着吃,也不给任何回应。我实在不甘心,就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黑子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问黄濑君是否喜欢你,是吗?"

"……对。"

那时候光顾着觉得这家伙表现的太让人生气了,就算逃避问题也没有逃得这么坦然的。结果这人却——

"看来就是火神君的问题造成的了。"

"哈?"

"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黑子的说辞头一次显得毫无说服力,但看起来又根本不想告诉自己真相。黄濑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自己号称喜欢这个人,却连这个都没法觉察吗?

 

两人短暂的沉默中,楼下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火神得救了般一下子站起来,却被黑子拉住了。

"打发走他们火神君,"黑子目光复杂但语气十分坚决,"别把黄濑君送去医院。"

火神惊讶地无以复加:"他都这样了!"

"不行,一旦送进医院就糟了。"

以前从没觉得黑子的手劲大,但此时火神竟然挣脱不开。

"你在说什么蠢话?"他快抓狂了,"不管什么病当然要交给专业的医生吧,至少也得检查一下啊!"

楼道上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总算从黑子的桎梏中脱出,他反身抱起黄濑朝门口走去。比自己只矮了一厘米的男生怎么都不可能太轻,又怕颠簸会对昏迷的人造成不良的后果,火神不得不走得极为小心。

 

"听我说火神君,"黑子闭了闭眼,"黄濑君他……跟普通的人类不一样。"

人类这个词让火神不得不暂停了脚步,他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听说过赛伯人么?"

 

急促的门铃声从客厅尽头传来——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