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101

00000101/另一种解答

 

"实在对不起,刚才是我跟朋友在玩闹,没想到造成了他的误会而拨打了急救电话,"黑子诚恳地向门口一干急救人员道歉,还摁着火神的脑袋要他一起鞠躬,"以后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增加了你们的工作真是不好意思。"

 

 

打发走救护车之后,火神回到沙发前,被放下的黄濑仍然静卧不醒。视线中是一张全然无辜,甚至显得天真而放松的睡脸。但用黑子的话来说,这既不是熟睡,也非昏迷,而是计算出现了BUG——程序像是迷走神经般进行的自动切断,休眠进入后台修复。

 

他缓缓地靠着沙发滑坐到地板上,用力揉了揉眉心:"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赛-伯(Cyber)人,"黑子看着火神的表情,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搭档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如自己想象的一无所知,"发展到顶端的器官再造技术和人工智能程序结合的产物,八年前进化出了自主意识。"

 

"……他们不是被集体回收并销毁了吗?"火神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火神君果然知道啊,"黑子说,"不过黄濑君是意外的幸存者,他跟其他的赛伯人不一样。"

 

 

火神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随着父母的工作调动离开日本去美国的,也就是在八年前。

 

他依稀记得那一年的流行词是"体检"。

 

为了防止某种传染性疫病而在全国(甚至更大)范围内突然展开的严格体检,包含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选项:"情感联想检测"。这项测验包括了二十个古怪的问题,别检查的人必须在仪器的监视下当面做出回答。大部分人理解这只是一项顺带的精神健康测试,实际上是为了甄别逃逸入人群的少量赛伯进化体而设的图灵测验升级版。

 

赛伯进化体的外形和人类没有丝毫区别,反而因为剔除了一些丑陋不健康的基因,相貌、身体素质都要更趋近完美一些。器官再造不能够还原出人类的大脑,所以植入的是微型处理器——成千上万的脑元件组成的,标记了身份的芯核。就如一台运行良好的电脑一样,他们能够用演算、自动接入网路搜集信息(所以有Cyber之名)来达成人类用智力做到的大部分事,并且更快,更准确。

 

然而他们——或者说它们不具备情感,这一点和人类不同。情感只在团体中诞生,一个孤栖的生物体不要需它,生物有生存欲望就足够了。数据的计算和信息的融汇也无法教会它们什么是移情,程序就是那样一种非常实际的东西。

 

普通人会在描述中产生联想,这联想不仅仅是画面还带有本人的情绪:他会感到恶心、或者同情,又或者爱怜,随着画面的变化情绪也会产生相当直观的波动——但赛伯体不会。因此,是否会transference(移情)成了鉴别的关键,人类用这个办法巧妙证明了自己的智慧终究还是要高出自己造所之物一筹。

 

但官方从未对大众承认过曾经出现进化赛伯体一事,甚至连这个名词都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更不曾对外公布加少量赛伯体出逃,不知是为了防止流传造成恐慌还是别的原因。这样几乎属于机密的事,黑子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通过网路,"像是知道火神的疑惑,黑子解释道,"可以找到几乎一切被隐藏的秘密。"

 

火神半信半疑,自己会对此有所了解还是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

 

他们当年在日本待的实验室背后的赞助商是桥一集团。这家以软件开发起步的著名公司和日本最大的器官再造研究所PMUJ当年达成了一个秘密合作协议,赛伯人正是在这个协议下诞生的,而实验室的网络接入参数检测是"出厂"前的最后一关。

 

也正是在这个测试中,研究人员发现了至今无法解释的那次进化事件。当然,当他从父亲口中得知了整件事大体的经过时,是在一个先被告知"赛伯人已经不复存在"的前提下——本来从基地流出的也只有少数进化了的赛伯体,国家动用了各方面的力量严查之下很快被逐一找回了,之后自然是彻底的消失。

 

知道了之后再回想,就会意识到世上果然没有完全不透风的墙。当时"体检"的前后数日,小伙伴之间似乎没少说过那样的玩笑——"不合格的话就会被抓走哦!",想来也不是全无来由的。

 

他怀疑父母的调职出国也和这一事件有关,虽然匆匆离开日本的原因父母至今没有道明,显然是不想让火神对这件事了解得太过深入吧。在几年后确定风平浪静了,才在偶尔的闲谈里提到了这些。

 

——其实没有人知道那些进化出自我意识的赛伯人到底会不会站到人类的敌对面。火神还记得父亲当时的话:所谓的赶尽杀绝,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只是公司对其不合格产品的回收处理,没有情感的赛伯体究竟是否拥有灵魂,这种事只有上帝知道。

 

通常如果说一个生物没有感情,就会给人以冰冷的感觉。但黄濑,这个闪闪发亮的,会哭会笑的少年,在打球的时候没少过肢体碰撞,火神亲身感受过他的体温,简直是最不符合这一描述的存在。

 

怎么听都是一个拙劣的玩笑,随着理智渐渐返回头脑,他这么想着。

 

"火神君还是不相信吗?"黑子站了起来,并示意他抱上黄濑,"可以证明给你看。"

 

 

并没有开机,显示屏却自动亮了。黑色背景突然涌现出第一个光标,紧接着着大段大段的乱码字符出现了,还在不断地往下刷新。只是让黄濑接触到自己的主机,就出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即使是火神也张口结舌,无法做出评论。

 

"这就是BUG了,"黑子平静地宣布道,"可惜火神君的电脑相当普通,落后的处理器大概会被黄濑君嫌弃吧。"

"……"

 

火神半抱着把黄濑略微挪开了些,屏幕上的字符很快消失归于沉寂,然而他却不知道该把怀里的人(?)放置到哪里去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部接入。"黑子说,"就像你看到的这样。"

"不,我是说黄濑!"

黑子示意他声音小一些,虽然无论火神嚎得多响,最多也只会招惹邻居的不满,而无法让眼前这个"睡着"的家伙醒来。

 

"黄濑君能够幸存下来,当然是因为他通过了情感联想测验。"黑子淡淡道,"也许是更进一步的进化,让他对几类基本的情感有了识别能力,这就是他跟别的赛伯人不一样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有了情感所以通过了测试?"

"一开始黄濑君自己也是这么理解的,比如说会喜欢打篮球并且很想赢。"

"是啊,他明明就——"

黑子摇了摇头:"不过后来我们做过一些小实验,证明了所谓的情感还是靠程序的演算来模拟的。实际上应该说是智能程度提高了吧,在被测验的时候能模拟出和人类一样的合理反应,因为测验题毕竟还是有规律可循——一种生存需要下的急智应对,就像食草动物为了逃命把自己的视野变得宽阔。"

 

但终究还跟人类不同。

就因为这样,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是孤独的异类,却又被群栖的人类所吸引,小心翼翼地伪装着自己,竭力融入其中。

……也许只是程序运转的结论罢了,说到底会多想的还是人本身。

 

"虽然现在早就停止测验了,但把黄濑君送到医院还是相当冒险的行为。红外线、强磁力还有一些医疗设备反而可能揭露他的身份,或者对脑元件产生破坏,还好刚才火神君愿意相信我。"

"我只是相信你不会伤害他,"火神苦笑,"可他看起来明明……比谁都情感丰富。"

 

随口能扯一大篇有的没的,围着自己小火神小火神地叫,表情再生动不过。

"不想让人看出破绽,所以才会格外突出人性化的表现吧,黄濑君一直很努力呢。"

黄濑如果醒着,大概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种原因被黑子夸赞了。

但火神最关心的还是:"他还要这样多久?!总不会——"

"不知道,"黑子诚实地摊了摊手,"强制运算复杂的问题造成了bug的出现,系统自动修复,完成之前身体都会是休眠状态,之前那一次用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有点同情地看着火神:"但引发状况的问题不一样。"

引发强制运算复杂的问题……是指回应自己的告白么?这个笨蛋,说回答不了就好了嘛,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如此想着的火神内心简直五味杂陈。

 

自己在心里做了半天建设,好不容易跨过了"喜欢上同性"的坎,然而现在要面对的居然是这家伙根本不是人的问题了……感情自己喜欢的是个都市传奇啊!等等——

 

"所以我的电邮,我家的住址,都不是黑子你给他的讯息吧,这家伙远程登录了我的电脑不成?他为什么要特意——"

"倒不需要远程登录,火神君看起来是对个人信息警惕性不高的人,上网的时候留下的痕迹就已经足够了。"

"……这样啊。"

"黄濑君如此擅自调查并接近别人的状况的确还是头一次。"

黑子有些惊讶,老实说他并没料到火神能联想到这个地步,虽然微妙地觉察到了这些话背后的期许,却还是说出了残酷的判断。

"这只能说明他对火神君特别感兴趣而已,但大概,不,应该说绝对不可能是你期望的那一种。"

 

绝对……不可能吗?

"不是也一直有各种女生对他示好的吗?"火神不由得反驳,"那些都能应付过去吧。"

"他可以接收,却没有办法理解并回应,所以才变成了这样。"黑子解释着,"大概因为是对你,所以不能采取像那样敷衍了事的拒绝吧。"

也许是因为那些女孩们都不会这么理直气壮地,追问别人到底是否喜欢自己吧。

这答案看着有些可笑,细想却又有点可悲。

"具体的只能等修复完毕再问他本人了,虽然我觉得火神君不要抱希望比较好。"

作为搭档,对方这样告诫自己也当然是出于好意。

然而——

 

"不是说他陷入这样的状况,之前还有过一回么?"火神强迫自己从无路可走的死胡同里跳出来,"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可以告诉我么?"

 

 

第一次出现bug的情况发生于国中时期某次黄濑和青峰的1对1过程中,也正是因为这个意外,包括黑子在内的奇迹五人组得以发现了他的秘密。

 

根据黄濑自己所说,一开始他只是打算像人类一样寻找某种"兴趣",被青峰那一球砸到脑袋并观摩了他们的练习之后,程序得出了篮球作为兴趣显得十分适合的结论。

 

其实高速的分析运算和重演加上实际操作环境的细微改变并不真的就是Ctrl C加Ctrl V那简单,有时候成功拷贝了别人的动作也会给身体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损伤。这就像人们在电脑上玩棋牌游戏,电脑算得比人更快,更无差错——但总有些人还是能赢。那就是靠人真正的天赋了,是一切人工智能不可能具备的。

 

既然已经决定了以此作为"兴趣",黄濑并不介意日复一日地继续这项运动。篮球部里有几个比他厉害,甚至无法成功模仿的家伙,他不是最出色的那个,这也很安全。在这里黄濑凉太看起来不过是一个运动神经很棒,模仿能力极强,有运气有脸蛋的家伙。误打误撞地进了篮球部却迅速升入一军,最多惹来一些人的嫉妒,却也没有太不合理的地方。

 

至少青峰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觉得这家伙有点烦,但跟他的话还算能玩得起来一对一。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突然就觉得这家伙一个劲儿模仿别人还挺一板一眼的样子挺有趣,就想捉弄他一下。

 

青峰的突发奇想就是也模仿黄濑,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方法防守和进攻。

 

他发誓初衷只是欺负一下这个动不动就捧着球说来汪汪汪的家伙罢了,没想到这个纯属恶作剧的招数让全神贯注于计算用何种方式击败青峰的黄濑陷入了悖论。也是毫无征兆地,他倒在了篮下。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