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110

00000110/电子羊之梦

 

电脑是不会做梦的,赛伯人也不会。

所以现在在黄濑的"意识"内闪现的,只不过是修复过程中对往事的读取和重放。

 

 

首先恢复的是听觉,鼓噪的蝉声,空调稳定的制冷声,围绕着自己的呼吸。

 

睁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半透明的帘幕,墙角的空调下是带着灯箱的视力表。以及……一张放大的脸。

青色的瞳仁像探照灯一样扫射着自己,被麦色肌肤对比显得浅淡的嘴唇掀合着。

"据说学校的保健室是最容易发生性侵犯的地方之一哦。"

"青峰君工口物摄入太多了,"笑得"狰狞"的青峰被拉开到一边,露出黑子平静的脸,"麻烦离黄濑君远一点。"

 

黄濑"惊坐"起来环视四周:青峰坐在床的角落,原本属于保健教师的转椅被队长赤司占据着,离自己最近的是黑子哲也。他发现自己的右手正被黑子不着痕迹地握着。

敲门声让细胞骤然进入警戒状态,靠在门边的紫原开了门,进来的绿间有点讶异地扶了下眼镜:"醒了?"

 

"差五分钟一个小时呢,"紫原刚吃完一根美味棒,舔着手指道,"不是说超过一个小时的话就把黄濑仔送医院的么,看起来好像不用了呢。"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过来的同时黄濑飞快地计算着如何应对。他知道自己"昏迷"了太长的时间,虽然侥幸没有被送去医院,但必然要有一个合理的说法。这只是些普通人,不会知道被隐瞒的人工智能出逃事件——这么想就太过掉以轻心了。

 

要不然就会暴露,在一群对自己已经相当"熟悉"的人类之中。

——不,也许已经暴露了。

 

还没丧失最后的脱出机会……毕竟只是几个未成年的人类而已。

确定路线、方式、时机。

他看着赤司朝自己走了过来,像是第一天入篮球部时候一样,用目光审视、探查着这具身体。

他们会怎么做,把他交出去吗?

倒数5、4、3——

被黑子握住的那只手心上传来了安抚的信号,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自己熟悉的通用缩写。

 

"这里没人害怕怪物。"

除了赤司的声音,就只有空调持续制冷间隙的排气轻响,连窗外的蝉都暂时停止了嗡鸣。

"看你的目光好像在这么问的样子,所以我代替大家回答了。"

 

影像被干扰,信号变成黑白夹杂的雪花状态——有人从试图和自己取得联系?

虚拟空间里的时间和真实世界里的大不相同,所以还无法判断切断和躯体的联系后过了多久基本修复完毕进入自诊断模式,没想到刚刚重新连接进入网就遇到了访客。

黄濑他停止了画面的播放,进入防御状态,想要查一下对方的信息却遇到了一片空白。

 

一个"幽灵"般的访客,又会是什么样的人?

 

#

当然是你的老熟人。

白色的光标闪烁着,几行字符很快出现在漆黑的视界中。

#

另一个幽灵嘛。

 

 

第一个意识到黄濑并非正常昏迷的是黑子。

 

当天,把"昏迷"的人送到保健室的过程中,先是青峰发现了黄濑的手一直在轻微颤动。起初以为是痉挛——如果黑子和火神一样对网路并无深层的接触的话,的确也只会认为那就是神经性的抽搐。但黑子是个"魔术师",这就不一样了。

 

"还记得吧火神君,我说过我的特长里有魔术这一项。"

火神当然记得,不过那时候以为他说的是真正的魔术。

 

在这个电脑高度普及化的时代,对代码的掌握早就越来越没有了年龄门槛,对于当下不少半大孩子们来说,编写程序破解代码就像尝试做模型一样有趣。即便是像火神这样对这方面没太多兴趣的人也知道超元域,知道网络骇客里有不少年纪不大天分却很高的存在,甚至也听说过在那个圈子里,人们约定俗成把那些一定能耐的骇客叫做"魔术师",而非常厉害的则会用"大巫"这个称号。

 

黑子恰好是这么一个能在超元域里活动的"魔术师",说不上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但偶尔也尝试过国防研究中心的资料库里偷看机密文件这样的事。所以他知道那些常人是怎样的:熟知键盘上每个符号的位置,以每分钟一百五十个字符的速度输入内容;普通人通常用八个手指打字,但这对骇客们来说太慢了,他们会用拇指也敲击某些键而不仅仅是空格——仔细看时,黄濑颤动的手指并不是毫无规律的,他几乎就是在做着这样的动作,像一个因为敲击键盘的触觉而兴奋起来的骇客的手。

 

而绿间遇到的问题则某种程度上和这个现象对上了:发现保健老师不在的他正准备拨打急救电话,却发现智能手机的系统被莫名的强波干扰,屏幕上疯狂涌现出一串串字符。

 

状况一下变得诡异了。

"不过,我们发现的也仅仅称得上是一些异常,连明确的联想方向也没有,"最后黑子是这么对火神说的,"把自己是赛伯人的秘密告诉我们,是黄濑君自己的选择。"

 

也许最后演算的结果让黄濑愿意相信他们几个。正是人类的手赋予了赛伯体生,之后又决定把这异变推向黑暗的坟墓,有时候他怀疑也许自己原始程序里被写下了服从人类的暗示。但这个决定是正确的,那之后这几个人一直帮他守护着秘密,直到现在。

 

黑子发来邮件说自己已经到家,让火神上网,自己会给他从网上发一些关于赛伯人事件的资料,以加深他"这不是一个玩笑"的实感。在连网戴上三维目镜之前火神还看了看悄声无息躺在床上的黄濑,想了想走过去给他加盖了一层薄毯。虽然黑子说自我修复过程中躯体不会有任何的感知,躺着坐着对他来说毫无区别,但总觉得让这家伙随便歪倒在地上不太合适。

 

——可这么一来,一会儿自己该怎么睡啊?!虽然床上的空位还够……

火神摇了摇头,决定先看黑子发来的资料,一会儿再考虑这个复杂的问题。

 

 

昏暗的客厅里,电视机光线变换闪烁,时不时投射在火神的侧脸上。

 

因为无心睡眠而打开了电视,实际屏幕上到底演了些什么却一点都没看进去。他还没找到有效的办法把刚刚看到的那段"处理"赛伯人的视频画面从脑海中消去。他记得父亲所说关于角度的话,老实说到现在他也认为这话说得很客观,但视觉冲击毕竟更为强烈,而且在他先有了情感偏向的基础上,变得更让人难以接受。

 

"现在你知道的太多了,"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上脑后,同时耳边响起低沉柔魅的声音,"愚蠢的人类。"

 

火神转过头,毫不费力地在暗处找到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并和他对视片刻。顺手把黄濑手里的"凶器"——一个玻璃杯拿到自己手里,这家伙走起路来还真是一点动静没有,像猫。

 

"想喝热的还是冷的,我去给你倒。"

"随便,只是身体提醒我需要水分。"黄濑显得很乖顺,"谢谢小火神。"

 

"醒来"之后意识到黑子来过,再稍微探查了一下火神的电脑,看到那些浏览痕迹就明白了。世界上知道他秘密的又多了一个人,好在这个人没有恶意,还说了喜欢自己——虽然那是在知道自己并非人类之前。黄濑一面接受着信息一面判断,而刚刚自己开那个玩笑的时候,他还是僵硬了那么几秒的。

 

接过水杯的黄濑冲他微笑,不知道是基于什么样的反应需要,火神胸口莫名有些发闷。

不知道所谓的bug修复会怎样,会把他之前那些近似告白的话都抹去吗?他有勇气承认是一回事,但如果要这么去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表白,却也问不出口。

而黄濑得出的结论则完全是另一个方向的:"不用担心,我什么都不会做。"

"……"

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呢?!

 

"小火神以为我这样一个侥幸逃跑的异类会想要做什么。为同类复仇?征服地球?科幻片看太多了啦。"黄濑特意带上了轻松俏皮的语调,可能刚刚躺了太久,现在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走过的地方周围的空气里会带上他的味道,萦绕在火神的鼻端。

 

"其实我想的只是想过跟你们一样的生活罢了。因为我所能得到的信息、判断的依据全部都来自于人,人就是赛伯人的终极模板,只有我达不到的,根本不可能超越或者压制你们。"

 

原本感到发闷的地方传来难以言说的隐痛,尽管他理性上能分辨出这不是自卑,而是黄濑正常的逻辑。但是他明明……这么好,足够好了,比自己见到的大部分人都要——

 

眼前再次浮现出那段影像记录,简直是集中营里末日的重演。他害怕在那些因为被回收而恐惧的骚动着的赛伯人中看到熟悉的脸,幸好没有。赛伯体不是量产型?黑子给的资料里没提到这一点,他想着也许黄濑对人抱有怨恨和抗拒才更正常。

 

"虽然这么说,1对1的时候还是很想赢的啊,这种程度的情绪还是有的。"像是在解释,更像是在自问自答,壁灯把黄濑的影子投在墙上,孤寂的长长一道弧线。最终他站定在沙发前,抱歉地笑着:"但小火神问的那个问题,又是真的没办法给出答案。我试图认真分析一下的,结果完全不行,马上就出现bug了。"

 

"答案没有就没有吧。"

 

他被有力的手臂猝不及防地拉到了沙发上,水杯里最后一点水刚好泼出来,全洒在火神的脸上。而下一秒火神把脸仰起强硬地堵上来,所以这是一个湿漉漉的吻。完全不是缠绵意味的,只是想着给这个因为自己是异类而自怨自艾的家伙一点教训,但真的亲到了又很有成就感。

 

这世界上还有别的人知道亲吻一个赛伯人是什么滋味吗?火神尝试过了,虽然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这就是一个"人",至少是人的嘴唇,柔软,有热度,吻起来有滋有味的。而且很配合地没有闭紧,所以舌头闯了进去,接触到了跟看起来一样光洁的齿列,并尝试撬开它。

 

——让你小看火神大我的决心,用一句"不是人类"就能打发过去吗?没门。

肉食动物的双目可是只盯着前方的,这也是进化的成果。

头脑有些麻木,昏沉中隐约觉得不够,逐渐深入的过程可能是笨拙的。然而快乐还没到来,警示却先到了。

 

——不对!

 

黄濑不但不抵抗,居然还回应了起来。温热湿滑的舌头缠住他叩门而入的"访客",用舌尖与之翻搅嘻戏,甚至发出了一丝类似呻吟的鼻音,粘腻发颤的。不仅仅是回应,这特么的已经是在刻意撩拨了,这家伙比自己高杆得多!一下从R变成18R的跳跃太夸张,火神的脑袋出现了一秒空白,然后意识到了这家伙在做什么,气得马上就退了出来。然而金发男孩还不知罢休地追着用舌头开始舔舐他脸上的水迹,直到被抓狂的老虎用力推开。

 

"你、你——"

火神跳脚,一时间话都说不太利索——事实上他想到了更进一步的事和随之而来的可能,整个人都不好了。

 

赛伯人则感觉自己无辜极了。

 

明明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搜索并复制了网路上最受好评的吻技,这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好反应了。当然,由于火神没有在电脑搜索过相关内容,导致黄濑无从得知他具体的偏向喜好,只好走了最大众化的路线,结果倒把对方吓跑了。

 

"小火神喜欢什么样的反应?"他问道,"还是我不应该这样反应?"

"你……"火神差点没噎着,他清了清嗓子"推开我就好,你就不该反应。"

"为什么不应该?"

 

这时候的火神终于有些明白黑子当时的劝告到底是基于什么了,他无法明明白白地向面前的这个人表述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赛伯人拥有的是生物的本能,以及0和1组成的二进制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区别。

 

"接吻吗?两个人相互喜欢才这么做呢,"他摸摸鼻子,渐渐平息了心里的郁燥,"单方面的话,没意思。"

至少对黄濑来说自己应该是有点特别的,至少和那些用"事务所不允许"来打发过去的女孩是不一样的。即便为这一点沾沾自喜,却也不应该那么冒进,火神懊恼地想着。

 

"也有人觉得有意思,系统是这么告诉我的。"黄濑看起来很是不解,不过他还是自己给出了一个合适的结论,"只是小火神觉得这样不好?接吻是没意思就可以不做了的事吗?"

人类涉及到情感方面的问题真是太复杂了,因为没有标准答案。

 

火神摆摆手,转到别的话题上:"你晚餐只吃了一半就……那个了,要不要来点夜宵?"

"夜宵?太好了,有什么?"

一下子露出的欣喜表情反而让火神狐疑:"对你来说吃什么真的有所谓?"

"其实是无所谓,"黄濑坦诚地回答,确切地说他能够感受到的只有饥饿,"但刚才那个反应比较好吧?"

"fuck!"火神感觉唯有骂脏话才能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于是他这么做了,"还以为厨艺好在你这儿能加分的我真蠢。"

嘴里这么说着,他却还是屐着拖鞋开冰箱找食材,忙碌起来。

 

刚刚的话题结束的太快了,其实黄濑还想说点什么的。

——他想问问火神有没有看过一本叫《机器人梦见电子羊》的书。

 

如果机器人能梦见电子羊,那他大概也能理解到为喜欢的情感,明白自己到底是否喜欢对方吧?对火神来说这是建立在情感上的期望和执着,可于他这同样重要——这意味着进化的方向和可能。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