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0111

00000111/异域来访者

 

黑子再次登录超元域的时候发现黄濑"在线"。

 

还没来得及输入任何语句,一长串的"小黑子子子子子子~~~~~"的字符扑面而来。他不禁有点头疼的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成功让黄濑稍稍更改一下有点脱线的设定:真想要隐藏好的话这种活泼过头外加有点黏人的"个性"会有些麻烦吧?再加上那张惹事的脸,这不,已经严重影响了一个了,还是自己的篮球搭档,真是要命。

 

虽然脑袋里转着的都是嫌弃的念头,却架不住黄濑不停发来希望想见到自己三维形象(实际上黄濑说的是"来约会")的请求,戴上了目镜。

 

所谓的三维形象也就是人们在超元域里互相交流时用的声像综合体,而像黑子那样忠实于本人的大概非常罕见,不过尽量来去无踪是一个"魔术师"的首要考虑,既然本来的样子存在感极低,自然也没有改变的必要。在超元域里至少不用为自己的头发担心——起床发现又睡了一头冲天乱发的黑子如是想。

 

刚从就近的局部入口出去,就见到了那个眼熟的家伙朝自己扑了过来。

 

黄濑的三维形象也完全如同本人,只是原封不动的他在超元域里也会给人造成是已经"美化"过了的错觉。一方面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审美趣味,通过脑元件接入的他假如被人追踪也可以立即下线,在现有技术下没人能够锁定这样一个地点游移不定的IP——大体上来说他是安全的,这轻易得来的安全简直可以令所有骇客嫉妒。

 

然而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危险的方面,黄濑——或者说赛伯人的操作系统很独特。它糅合了电脑发展至今各个系统如Windows、MS-DOS、OSX、Unix、Linux、VMS的部分特征,但又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操作系统,假如做了什么让好事者盯上分析跟踪的话会非常棘手。

 

"之前要不是小黑子及时赶到就糟了。"

还好只是虚拟形象,被熊抱住也感觉不到沉重的压迫,黑子算是暂时允许了这样的行为。在超元域的街道上两个男生拥抱并不会引来路过者的好奇,比这需要投注注意力的景象比比皆是——何况他们现在算是在"室内",在自己的地盘上。

 

"和火神君好好地聊过了?"

"……算是吧,"黄濑摸着左耳那枚耳环:"改进了的报警系统果然很有效。"

"还是从火神君父母所做的报警钮上得到的启发。"怀疑自己的劝告已然被抛至脑后,黑子随口问道,"他发现了?"

"哈,小火神问这个是不是我的芯核。"黄濑想起火神那时候说的话,也有包含喜欢自己戴着这枚耳环的意思吧,"我想是开玩笑的,他大概很喜欢这个。"

 

但这其实是一年多前的夏天,在向奇迹众人公布身份之后,被督促着装上了能在危急时刻联络的发讯器——好在号称兼职模特打个耳洞也算平常。

"他喜欢的当然不是'这个'。"黑子叹息,他喜欢的是你,这才是麻烦所在,"对了,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把因为对火神君父母感兴趣而接近他的原因告诉他。"

 

黑子是在黄濑公布身份之后才开始知道赛伯人的存在的,后来上网时也习惯性地会去突破防火墙去搜索一些保密的数据库,才陆续看到了当年的一些资料。甚至连超元域都不曾涉足仅仅在网上浏览的火神却为何同样知道这些?昨晚那个状况不适合直接询问,好在他自己找到了一份当年实验室研究人员的名单,在上面看到了火神姓氏相同的一对夫妻的名字,这也解释了黄濑的行为。

 

"啊?"黄濑闻言却抓了抓头,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可是他已经知道啦。"

 

 

火神并不迟钝。

 

或者说人在面对喜欢的对象时,先会变得迟钝,然而过了一个某个点之后就会异常地敏锐起来,何况火神打球用的都是"野兽般的直觉"。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父母那边——你是想找他们的吧。"

想到之后他就直接那么问了,这其实谈不上什么利用,但总归有点不舒服。

黄濑的眸子瞪大了,不得不说他有些惊讶。但观察火神的样子,浓眉之下的那双眼睛虽然略显疲惫,目光却很诚恳。

 

"对不起。"

他的确在寻找答案,也在找一个可能给自己答案的人,当年的在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大部分都还在政府的监控下,他甚至搜索不到关于当年主持计划的人任何消息。也许同时拥有生命和意识源于一个错误,但既然已经"活下来"了,他也想走过的是一段有意义的旅程。

 

垂下的脑袋被伸过来的手搓揉了下。

"不要动不动说对不起啦,"火神说,"我也不知道当年的事,反正要找他们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

"暂时还……总之我绝对不会伤害到他们,"黄濑放下汤勺,认真地回望过去,"这点我可以保证。"

"拜托,他们在美国,料你也没那么大本事吧。"

好意被拒绝的火神看起来有点愤懑,嘟哝着把空汤碗收走了。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你的父母也是我的'家长'呢。"看着暖光下高大的背影,金发男孩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对方不会听见的声音说着,"从人类的关系网上来说勉强也可以说是……唔,不过大概小火神你完全不想要这样的兄弟吧。"

 

火神的父母只是自己主动接触的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到了现在都没有合理解释——他对火神大我本人产生的某种接近需要,有些像是人们称为亲切感的存在。他能肯定自己之前并未见过火神,那么到底是什么逻辑推导出了这样的结果?这可并不寻常。算了,反正现在这样也不错,只是没想到火神会对他产生那样一种情感。

 

他说喜欢自己,对于涉及到情感的词都是需要慎重对待的。尤其爱情不是那种简洁到能够写入程序的语句能定义的,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理解过这个无数次出现在人类书籍、八点档电视剧里的名词。

 

当然不理解也可以模仿着回应,反正他的生活几乎所有内容就是模仿人类,试着让自己像人类一样拥有思想和脉搏。只是没想到系统会选择跳过设定好的回答去重新计算,不但没有计算出结果还让处理器过载了——说到底他也只是"半个人类"啊。

 

修复的最后一步是选择将刚刚发生之事的记忆删除或保留,也许删除更轻松些,但他选择了保留,对此系统是这么解释的:bug的出现总会带来某些混乱,记录下混乱的结果对进化会有帮助。可他还是尝试着提出希望能把也许会让两人以后感到尴尬的因素消除,还像从前那样友好相处。

 

火神却不答应。

他说他的话还做数。还说什么反正连黑子都知道了,男人的告白没有收回的道理。

"听好了,"他故意扯着黄濑带着耳环的柔软耳垂"恶狠狠"地警告,"可别随便消除我的记忆啊,要是你这么做了,等我想起来之后绝对会拿着喇叭跑到你们学校的操场上去重新宣布的!"

"……"

"反正归国子女作风前卫脸皮厚——不都是那么说的吗?"

 

"小火神搞错了啦,"黄濑哭笑不得,而且很痒。痒还是属于他能感知的范围,让他不得不扭动着抗议起来,"我又不是外星人!"

 

"是什么人都无所谓。"火神松了手。

黄濑沉默下来,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落地窗的窗帘拉得不紧,云层涌动的青灰色在布帘缝隙里扭曲挣扎着。

 

是什么人都无所谓。

——说着这样的话的这张脸,他想(这是个很奇妙的推导),恐怕就算用了粉碎程序也无法消除吧。

 

 

黄濑敏感地觉察到了什么,中止了和黑子的交谈,压低声音:"那边有一颗向日葵一直在看我们,太阳好像不是这个角度的吧。"

"那是绿间君,你没注意他刚刚的上线提示?"

" Σ( ° △ °\| )唉?小绿间?!"

"闭嘴,"向日葵中的一株果然发出绿间真太郎的声音,"在公共地域上大喊大叫是很失礼的行为。"

"……"

 

没有别的原因,向日葵只是绿间将今日晨间占卜的幸运物捏成三维形象,这坚持到了超元域也并没有改变。应该说网路上很多"魔术师"都有自己所坚持的"迷信"习惯,天才的程序来自于被刺激的大脑:音乐、嗑/药、性、宗教都是很容易被依赖的存在,整个圈子充满了富于魔幻气息的切口行话,而"大巫"级骇客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更像是神明一般,晨间占卜之类的根本不算什么。

 

"昨天怎么了?"向日葵上下打量着黄濑,"这不还没被抓去做研究嘛。"

 

报警信号发送的不止一人,只是定位到火神家里之后自然是由黑子出面解决问题最合适。绿间之前就已经确认了黄濑的安全,只是他一贯以这种较为别扭的方式来表达一下关心。说起来黄濑也是逐步在相处中才慢慢修正了对绿间的反应参数,变得不再像最初那么苦手。

 

"嗯,只是不小心在小火神面前露馅了。"

至于是什么导致的bug,他和黑子都默契地略过不提。

绿间没有追问,他只对结果感兴趣,而且他的时间相当宝贵,并不是上线上来跟人搭讪闲聊的,这时便径直把目光(说到底也只是向日葵的花盘而已)投向黑子:"我接了一个小委托,搜寻一个病毒批发商的踪迹,你呢?"

"没什么,只是给'奇迹'做一下维护。"黑子看看那些"生机勃勃"的电子花朵,"听说最近有一种新型病毒很难对付。"

 

"奇迹"指的是他们所处的这个花房,也是赤司在超元域上注册建立的一个堆叠栈空间。模拟程了玻璃花房的外观,只有他们几个拥有进入的权限,黑子负责看管着它。这个小小的空间并不起眼,但偶尔也会有恶意试图破坏的闯入者——这里就是一个你藏得越好,就越容易时不时遭来挑战者的世界,外界互不干涉的道德准则在这里不太管用。

 

"Varicolored?"黄濑搜索了一圈,获得了一个名字,同时将信息分享给两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传闻最近超元域流行的某种供应给骇客和年轻人们的"电子兴/奋/剂"捆绑了机器人(bots)软件,一旦被激活病毒就可以自动运行,令系统混乱直至崩溃,中间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切断联网。这种据说是叫做杂色的超级病毒目前源头和破解方法不详,主要是消息的来源是各种讨论版而非官方,讨论串上的话自然以道听途说居多,真实性有待考证。

 

"总之最需要当心的还是黄濑君。"

"我可绝对不会在超元域里买来历不明的东西,"面对黑子绿间的目光,黄濑赶紧高举双手表态,"也不会随便去见陌生人,总之不会被拐走的。"

 

这么说的同时却有点心虚。心虚是一种人类的情绪,所以只是打个比方,意味着对面前这两个二级信任的对象也有所隐瞒:隐瞒的是他此时正在做的事——追查那个自称是"另一个幽灵"的匿名留言者。虽然对方将自己的踪迹隐藏得很好,但他却隐隐有一种熟悉感,会这样跟自己打招呼的,也许意味着他们在寻找着同样的东西。

 

和黑子、绿间在超元域分别的十分钟后,黄濑意外下线了。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