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001

00001001/图灵的苹果

 

TO:大我<Taiga@xxx.xx.jp>

 

"老虎,对于你上次提到的问题,电话里三言两语难以说得清楚,所以还是写邮件吧。说起来一向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你,居然对AI的认知到了这个程度,你父亲和我都有些意外呢。

 

AI,也就是"人工智能"是以是否能通过图灵测验(Turing Testing)来定义的。它源于图灵在一篇题为《机器能思考吗?》的论文里提出的一个假想:即一个人在不接触对方的情况下,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和对方进行一系列的问答,如果在相当长时间内,他无法根据这些问题判断对方是人还是计算机,那么,就可以认为这个计算机具有同人相当的智力,即这台计算机是能思维的。

 

在图灵所在的那个世纪里还没有一台计算机能够通过这个测试,但今天人工智能早已经在一些高端科技领域投入运用了。抛开成本的问题不论,如果没有赛伯体进化的事件,人工智能的确有可能更多地渗入民用领域,但既然有不可控的因素发生,有再大的诱惑也要遏制在苗头之中。这可以说是在人类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前提下唯一可行的做法,也或多或少,是出于作为地球上唯一高等智慧生物的自尊吧。

 

赛伯人所拥有的是高度进化的AI,我和你父亲这几年也一直在研究这个突变是如何产生的,至今也只有一些不完全的推测和模糊的证据。现在国际上已经有明确的协议禁止再开发同类的克隆体人工智能,而当时国家为了避免国际上的舆论谴责,不但彻底回收了所有的赛伯人,还销毁了很大一部分的观察数据,导致这项工作进展艰难。只能说很有可能是在意外的情况下出现了第一例有自主意识的进化体,然后在交流中感染了同期实验的"伙伴"。

 

这些赛伯进化体有自主意识,和人类一样能够凭借巨大的经验在各种随机事件中做出判断。这本来很完美,但唯一有问题的是他们进化出了修正自己基础判断程序的能力——也就意味着效忠于制造者这一点不能够再被保证,仅就工具来说便完全不合格了。就像机器人为什么需要用那三条定律来约束是一个道理。你问赛伯人会撒谎吗?他们当然会撒谎,好的程序必须学会伪装和布陷阱,所以才需要用图灵测验2.0——也就是在全民中普及过的情感联想检测把他们识别出来。

 

牵涉到弗洛伊德的自居作用之类的理论太复杂,简单说看对方是否拥有情感,其实就看他判断依据的单纯与否。

 

人类做判断的主观方面包含了他的目的、意志和情感。目的是为了迎合自身利益而存在的,意志也可以归为强烈的目的,而情感则有可能会产生部分与利益和意志表面冲突的东西,而且会带来强烈的情绪波动。这是作为AI的赛伯人没法伪装的,人工智能也许确实拥有自我学习的功能,但根本无法模仿人类复杂的思考进程,他们只能够依靠庞大的数据库来进行选择,总结出最符合利益的行为。举例的话就是他们外表看起来跟人一摸一样,却不会去养宠物,不会因为一部电影落泪,也不会"怨天尤人"。

 

AI是否有可能进化出对情感的认知,目前没有例子能够证明,但并不能因为它的运算基础是0、1两个字符而否定这种可能的存在。不过有一点我跟你爸的看法相同,如果这有可能,也会先出现在一些较弱的人工智能上,赛伯体虽然是目前已知最强的人工智能,但他们还有着一个非常大的缺陷——进化的基础是自然选择,所以那才会是他们首要想要克服的问题。

 

关于AI和赛伯人的进化问题就暂时说到这里吧,还有什么新的疑问都可以回信提。你说要想换台新电脑连网上超元域去看看,那上面资讯庞杂,自然也有些不适合你这个年龄或者阴暗面的东西,但我相信老虎是有自我判断能力的大人了,自控能力也好,安全意识也好,应该都不成问题(不过最近听说有新型电脑病毒肆虐,还是要小心一点)。

 

另外就是回日本看看的打算,我们都很想念你,但这边的安排暂时还挤不出时间。总之一个人在日本要好好照顾自己,上次电话里提到的篮球比赛也要加油。无论结果如何,全力以赴不留遗憾便好,我和你爸爸都为你感到骄傲。

 

Form:爱你的妈妈

 

 

汗,从各处毛孔里无法抑制地冒出来,蜿蜒流下,像是把身体划开成无数个碎片,能聚拢成形体就已经很勉强。

 

声音已经被淹没了,被自己的喘息所淹没,连心跳都退居二位。像是一个用尽力气奔跑到悬崖边上的人,却连最后纵身一跃的力气都没有——不是勇气,是力气。

 

不能再这样下去,对着进了zone的青峰毫无还手之力的话,比赛很快就会结束了。还不能在这里结束,还不能输……

 

不想再看见队友哭泣的脸。

 

现在也正是要他推开那扇门的时候了——潜能,不都是从逆境中催发的吗?

 

青峰过来了,快一倍的速度,无法预测的方向,闪烁着可怕光芒的眼神。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了周围的所有景象——不,不是他吞噬的,而是他们从视野中主动消失了?

 

……身体自发地动了起来。

 

 

在那之前,黄濑对他也许能够进zone这件事做了预言。

"小火神的篮球也一定会进化。"

 

进化这个词很新鲜。一直以来火神所在意的是打败像青峰这样的强者,全力以赴跟自己的队友一起获取胜利,但他也知道对于黄濑来说,进化有着更重要的意义。所以他好奇地跟就着这个话题多聊了几句。

 

——所谓的进zone,就是在一段时间内,把集中力、反应速度和体能都达到最强化。大多数运动员在赛场上都只能发挥出80%的实力,然而一旦推开那扇门,就会有机会让潜力百分之一百地发挥出来。

——青峰能做到的话,我也想试试看。

——如果说只是集中精神专注比赛,那我也能做到,可那跟进zone不一样。你和小青峰一样,你们的篮球里都有本能的一面,就是因为这样才能站在那扇门外……只不过青峰已经拥有了凭自己意志进去的方法,这就是他可怕的地方。

——既然是一扇门就一定可以被推开,只要用力去推就可以了,不是吗?

——小火神果然超想赢的,跟我一样。

——当然想赢。不过青峰真的很强,1对1的话可能怎么都比不过,但在赛场上不一样,我跟诚凛的队友们约定好了要走更远的,绝对不能因为他止步。

——那么就去试试看吧,我会为你加油的。

 

因为喜欢就坚定不移,就可以为此赌上一切,火神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最终,WC首日东京地区最受瞩目的预选赛上,不仅仅爆出了诚凛以一分之差战胜桐皇的冷门,对火神来说,这还是他首次凭着自己力量首次挤开了那扇封闭的大门——他尝到了进zone的滋味。

 

他发现支撑着自己的,是"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信念。

 

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刻,火神忽然想要告诉黄濑:如果这也是进化的一种,那进化就不是一件孤独的事。

 

 

"'非常大的缺陷'是什么?"

 

"就是……”黄濑正咔嚓咔嚓咬着色泽漂亮的苹果,含糊不清地说着,"系统嘛,如果遇到病毒,可能会被侵入而崩溃。"

"那人也一样啊,脑袋受到撞击或者强烈刺激的话也会当机的。"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或者只是因为那个苹果看起来太美味了,美味到让人也很想……尝一尝。

——醒醒火神,那只是个苹果,还是你自己从超市买来的,昨天才发现了一个烂的扔了呢!

"嗯,只要防护得当就没问题,顺便说小火神的电脑防护有点弱呢,我已经帮你的加固防火墙了喔。"

"等等,什么时候——"

火神楞了一下,差点忘了这家伙可以随时接入自己的电脑,他又不喜欢设密码。但这么一来,自己的桌面也……算了,反正也不是秘密了。

"就是这样,不然小火神你觉得——"苹果被咬得只剩下了一个核,漂亮的眼角得意地翘着,"我看起来像是有很大缺陷的样子么?"

"……"

 

非要说的话……确实非常大吧。

明明只是个系统,为什么会进化成这种毫无自觉的良好感觉啊?!就连黑子都评价过说是糟糕的参数了,他却说什么这是基本性格构成,不能修改。

 

"挑不出毛病吧,都说了是完美无缺的了。"

苹果核飞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地在对角线的垃圾桶里着陆。

"还有,既然抢在我前面打败了小青峰,那么就等着我来赢过小火神你吧!"

"好啊,"恼人的苹果终于离开视线,火神不自觉地长舒了一口气——可以像往常那样看着这张生动的脸了,"随时接受挑战,你可别输了又哭。"

 

等晚上再次打开电脑,火神发现自己的桌面被换成了某人一张清晰度超高的杂志照,连睫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那种,而被替换掉的那张是自己用手机拍的黄濑睡着的侧脸。像素不高,光线也昏沉,当然比不上摄影师的大片,甚至还是偷拍的。

 

"这算什么——"

看着高清图片上乍一看锐利又诱人,细看其实没有明确意味的眼神,火神有些哭笑不得。这种行为究竟算是自恋还是贴心还是单纯地玩笑——多管闲事了啊黄濑!

 

看来他还是不明白自己是被怎样地喜欢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伴生出一种独占欲,想要视线中的对方是只有自己,而不是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不明白自己拍下那张照片时候的心情。

 

是人类的话应该很容易能理解吧,但到了他喜欢的人那里却成了一种奇怪而不合理的逻辑了,这么想来还是有点头疼啊……

 

火神再一次确信自己陷入的是某种独一无二的苦恼——虽然初恋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但他纠结的方向一定是别人不曾经历的。感觉就像是在舔舐一颗酸极了的糖果,但舌头深处又隐隐回味到了甜。试图弄清他的构造和思维模式吧,邮件里的那些像是外星文字一样懵懂难解,还不如本能来的靠谱。一方面觉得棘手,一方面又觉得这种独特性安在黄濑身上那么合理:他用程序的演算表达着天真的残酷,却又把你的一点一滴无关紧要的数据都记录在案;他离你一点都不远,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他才好……

 

在桌面的壁纸暗去被屏保取代之前,火神的目光都没有从屏幕上那张脸上移开,在自己毫无觉察的时候变幻了好几种表情: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又露出傻兮兮的笑。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