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010

00001010/黑暗中再会

 

在火神的词典里行动比想法重要得多,而且纠结的事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外更是多想无益。虽然这恋爱看起来困难重重,充满了意外,但他从没打算过放弃。

 

没想过放弃,但也不知道如何前进。

 

倒是做过一次梦,梦里黄濑和黑子愉快地边打球边聊天,说着小火神很好骗的话。恍然大悟的火神喊着"原来如此"刷一下站起来,睁开眼发现迎接自己的是全班震撼的目光和语文老师气到头顶瑟瑟发抖的秃毛。

 

梦反应了潜意识里的渴望,要真是那样就好了,他想。

 

 

"火神君比我想象的要认真呢。"那天是黑子很偶然地说,"在对黄濑君的感情上。"

 

黑子除了在赛场上说什么都是新闻评论员的语调,而火神在吃东西的时候大脑又呈放空状态,鼻腔里发出嗯这个音节的时候还没有醒悟过来这句话的含义。

 

当然黑子并不是那种很八卦的人,会这么说只是在去小球场的路上刚好目睹了跟火神短暂交往过的女生奈绪又跟一名本校足球部的男生在街角搂搂抱抱的一幕。奈绪显然是看见他们了了,神情中有一抹尴尬,瞬即把脸藏入男生的校服后面,而火神其实并未往那边投去视线。

 

绕过一个拐弯火神才后知后觉地皱起了眉毛——被自己的搭档这么说出来还是有点不适应。

"我像是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人么?"

实际上在几个月之前,他都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做出把一个男性的照片设成电脑桌面这种事,哪怕是自己崇拜的NBA球星。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黑子沉吟着,"黄濑君的特殊之处,似乎没有怎么影响到你。"

"你也说了黄濑也希望别人像普通人那样对他的吧,"他不由得反驳,"这样难道不好吗?"

 

会喜欢上这个人说明黄濑就已经够特殊的了,到底是因为觉得特殊才喜欢还是喜欢上了才觉得特殊,这种因果跟鸡生蛋一样根本没法说得清,火神又没生一个哲学家的脑,自然不会在这上面折腾自己。非要说的话也就是这份特殊大到盖过了别的部分,所以那个重大的秘密竟没有怎么撼动到他。

"我不是在质疑火神君哦,"看到火神这架势黑子笑了,"偶尔也会替朋友感到担心的嘛,你们这样很难发展吧。"

"没有的事,"火神硬着头皮道,"发展得……挺好啊。"

 

值得高兴的是告白之后黄濑对自己态度还跟从前一样,或者说好像无形之中还是拉近了些许,仅有的一丁点尴尬也完全取决于自己的脸皮有多厚。(这没什么,偶尔被无心刺激到的诚凛王牌会想,脸皮练练就厚了。)

 

刚升起这点轻快的念头,却马上被黑子的下一句话狠狠打了脸。

"如果火神君是指那之后和黄濑君的往来更为密切的话,把那个看做他的生存应对比较好喔,判定需要和能够帮自己掩盖身份秘密的人进一步拉近关系之类的。"黑子瞟了一眼从路边墙头上走过的花猫,自认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比喻,"就像动物向人类示好一个道理。"

 

火神愕然,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捶了一下。

"你是这么看的?认为他会这样是在利用我们——"

先不说这套理论对黄濑适用与否,他更不能接受的是黑子的态度。

"正因为把黄濑君认真当朋友看待,所以才正视他和我们不同这一点。"黑子无视了搭档的怒气,平淡地陈述着自己的准则,"自欺欺人地假装把他当做完全的人类来看,理所当然地觉得他应该怎样怎样,不但改变不了事实,还会造成更大的困扰不是吗。"

 

几个背着双肩书包的小学生追逐起了矮墙上的花猫,本意只是想让它下来吃手里的零食,大声的叫喊反而把警惕的小动物吓到,猫竖起尾巴冲着它们嘶叫起来。

 

火神被黑子的话震慑了,一时间张口结舌。

"话说回来,bug的出现对黄濑君来说是好事。"黑子劝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透露了一些他并不知道的事,"加载在他芯核之内的是有自主学习能力的开放型智能系统,修复了bug之后短期内一个明显的跨越发展。"

 

"关于黄濑,你知道的比我多多了。"过了一会儿,火神才闷闷地道。

"我是我,火神君是火神君,"黑子表示他继续用自己的方式面对黄濑就好,"触发他bug的人可不是我啊。"

 

黄濑身上的确有很多谜团,但火神没有去主动发掘过。总觉得在发现异样之前,他不也好好地一直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么?——然而听到黑子想得比自己看的,想的都要深远许多,他不禁还是感到了惭愧。虽然表白导致的bug听起来很乌龙,无论如何能帮助到他一点也算好事吧。

 

一下想得有点出神,没留神肩膀上被人搭了只胳膊。

"什么黄濑黄濑的,那家伙怎么了?"

黑子有提过拜托了青峰教自己投篮,所以这家伙会出现在球场附近的便利店门口也不是什么怪事。

 

火神虽然不大理解原本唯我独尊的臭屁个性在输了一场之后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不过看黑子见怪不怪的反应,大概他原本也只是这么个篮球笨蛋吧。熟悉之后发现倒是挺好相处的,偶尔还会觉得之前把他当假想敌吃醋的事有点对不住这家伙——

 

"你也知道了吧火神,那家伙脑袋构造跟咱们不一样的事,快说说怎么让他现原形的,不是用的跟我当年差不多的招吧?"

"……"

这话让火神有点窝火,因为听起来好像是在提醒自己对黄濑而言也没那么特别似的。

 

"说起来,"被青峰抢了奶昔的黑子不动声色地把话接过去,"当初在大家都设法帮黄濑君守护秘密,只有青峰君提了很过分的要求呢。"

火神觉得自己从前大概把搭档想象得太纯良了一些,这么说了自己简直完全没办法不在意。

"哈?"

"明明有过吧,让黄濑君这样那样……"黑子嫌弃地看了一眼回到手里只剩了小半杯的奶昔,"想起来了吗,青峰君。"

这样那样……明知道黑子话语里的诱导成分很大,火神还是不由自主捏紧了拳头。

——可恶,这黑皮到底做了什么啊!

"喔,你说那个啊,"也不知道回想到了什么,青峰的表情一下变得富有兴味起来,"拜托,这么好玩的事你们都没想过吗?"

"喂,"火神在一旁听得实在忍不住了,"这家伙到底把黄濑怎么了?"

"让青峰君自己来说吧。"

青峰倒是毫不在意地挖了挖耳朵,毫无自觉地说了起来。

"嘛,他不是自带高级系统么,偶尔让他绕开年龄限制免费下点工口片不算什么吧,虽然我知道哲你电脑技术好像也不错的样子,不过这种事也只有那家伙会帮我干了。"

"还真有自知之明呢青峰君,可过分的不仅仅是这个吧。"

"哈啊,那家伙不是什么都能拷贝吗?我就故意学着视频里的样子摸了一下那家伙的胸,开玩笑说让他模仿一下女优自O来看看……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啦,想着也没有大胸会模仿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很搞笑呢!没想到——"

 

火神的脑袋里轰的一下,如果是信任的人让那家伙做出无害判定之后会发生什么——

控制不住地闪出了那个自己绝对不会忘记的片段,在沙发上的得到意外回应的吻是多么的……

想象犹如脱肛野马一样一路狂奔,他控制不住地伸出了手。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狠狠打了我一巴掌,还说这是女主角常给的回应,根本跳错片目了啦!"

"不,我觉是正确的回应。"黑子插嘴道。

"平时明明挺蠢,那个时候要不要这么智能啊!"似乎回忆出了痛感的青峰摸摸脸颊,莫名地望着揪住自己衣领的火神,"你干嘛?"

 

手松开了,火神的心像是从电线杆上忽然拍拍翅膀飞向云端的鸟。

"没什么。"他说。

 

被不一样待遇了就会如此从心底感到愉快,又想炫耀又不想跟人分享,他讶异于一向看问题是一不二的自己居然又会冒出这样微妙的矛盾——

用日语总是找不准的那个词,果然就是fall的感觉吗。

已经掉进去了还想什么有的没的,尽自己的所能去尝试看看好了。根本没试过之前说什么没办法了,那都是屁话。

 

结果黑子说他那天后来跟青峰1对1的时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把青峰也激得兴奋起来了。

其实只是偶尔闪过那样的念头而已。

——不想停在这一步,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事想知道,更重要的是好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了。

 

那一刻火神想的是等到冬季杯结束之后自己该做些什么,然而第二天WC的八强赛上,却发生了让他始料未及的变故。

 

 

"黑子,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灰崎的家伙?"

"……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名字?"

"我刚才见到他了。莫名其妙地对辰也动了手,对所有人都恶意满满的,"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还有些余怒未消,然而此时的火神却更为担心那个出手制止了自己的人,"尤其对黄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灰崎曾经是帝光篮球部的一员,他退出之后,黄濑君才正式升上了一军。不过,与其说这个独断专行,不懂得抑制自己的人跟黄濑君之间有过节……"黑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骤然凝重起来,"灰崎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的太早,导致没有人往那个可能性上想过——"

"什么可能性?"

"这么说吧,他和黄濑君都能够在一瞬间将看到的技巧变成自己的——但稍微有些不同的是,他还能以改变节奏、暗示的方式,夺走别人的技巧。"

 

观众席上骤然响起一阵惊叹——和几十秒前海常SG森山的变则投篮,丝毫不差地在福田综合那个SF身上重演了。

 

黑子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所以说他跟黄濑君是同类的可能性,真的很大啊。"

"但是黄濑会赢他的,"过了好一会儿火神才说,"就凭不尊重篮球这一点,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一样。"

 

在球场上,火神想的从来都不多,即便在海常前三节一直被打压的逆境下也这么坚信着,也许是因为跟那家伙做出了在准决赛相会的诺言。然而第四节开场黄濑终于以成功模仿出奇迹时代球技为标志展开反击的时候,体育馆里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全场哗然。

 

 

——确实是很快的"再会"呢。

黄濑在黑暗中喘息着。

 

在场馆外看到灰崎祥吾的那一刻,耳环又微微发烫起来,有了危险的预警。

只是看到火神脸上快要抑制不住的怒意,手里的篮球就已经直线飞了出去,虽然会被准确截住也在预料之内。知道了是他,却没想到这个来意不明的同类会先去招惹火神,是巧合还是刻意?

 

感觉到有人靠近,不,不能说是"人",只是个沉重的影子,黑暗里的幽灵。

"玩得挺开心啊,不过是人类无聊的游戏而已,还不是我说停就停了?"

得意洋洋的话语从耳边传来,灰崎的手臂搭上了黄濑的肩。

要不是灯灭了别人都看不见这一幕,或许会觉得他们感情其实不错,然而感情正好是最不可能出现在他们关系中的词汇。

"遇到了没法掠夺的东西就甩手闹脾气了吗,灰崎君?"

一面讥讽地回应着对方,一面另启动了程序搜寻到了被体育馆电控室的信号端,果然是灰崎控制了那里才出现了像是意外停电的故障。

检查后发现在能修复的范围内,因为控制电路的主机并不像家用电脑那么复杂,灰崎似乎并没有在里面安置病毒。连挑衅都说不上,只是一个恶作剧?

"破坏比较有趣而已。"

听到这样的回答,黄濑哼了一声。

"昨天看录像的时候差点笑出来了,没想到你还把那种坏品位还带到了现实里。"

他指的是灰崎的发型,正是由于发型的缘故,才真正把他跟怀疑的对象挂上了钩。

灰崎是至今为止和自己最接近的同类,之前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国中时候的接触时间太短暂了,加上时候双方都藏得足够严实,两个同样由于进化而逃过了图灵2.0测试的赛伯人,竟然就这么擦肩而过了。回想起来退出篮球部之后灰崎可能是"转学"了,在帝光最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并未再见过他。

 

"明明是你跟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在一起久了,变得跟人一样迟钝。"

"有人想被回收销毁没关系,"黄濑冷淡地回答,"我不介意更像人一些。"

 

虽然是同类,但赛伯人不会因为这个而抱团,反而假如他们相遇的话会剔除掉一切需要表现的"虚情假意",这才是灰崎的主动接触让黄濑警惕的原因。

 

除非要达成某种目的——他们是孤栖的人造体,并不需要相互依偎。

 

"陈旧的想法,"灰崎不屑地评价道,"你的进化太慢了。"

"不用你操心。"反驳的同时他计算着对方的真正意图。

"让我来给你指一条便捷的通道如何——你不是在网上找觉醒者吗?"

百分之一秒的停顿,灰崎是觉醒者?

语句判定为否。

"连篮球都赢不了我的家伙,这方面还是不劳费心了吧。"

他接通了最后一条被阻断的回路。

 

场地重新恢复光明,短暂的骚乱后,裁判示意中断的比赛将继续进行。

 

从顶灯投下的光亮让黄濑眯了眯眼睛,灰崎的最后一句话还留在意识内。

"脚很痛吧……"被无限地贴近了,炙热的吐息几乎是直接钻进耳洞,那就是几秒前发生的事,"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吗?"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