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100

00001100/矛盾与反应

 

不知道从超元域里被踢下线有多久了,火神还没有摘掉目镜。

虽然已经从最初的呆滞状态中渐渐回过神来,却还在震撼过后的缓冲中,像是无法那么快地让身体重新动起来。

 

——因为他刚刚才第一次体会到了超元域上的"死亡",有点被吓到了。

 

没有痛楚,只有强烈冲击下涣散的神智。模拟出的各项知觉在一瞬间化为碎片,整个人像是被无尽的黑色旋涡吞噬了,失重带来的是强烈的恐惧。虽然理智知道不可能,但最后还是冒出了"好像真的会死"这样的念头。明明溃败的只是程序,感觉为何会这么真实?也许是因为对突发状况毫无防备太过震惊,不明不白就已经宣告死亡,被狠狠踢出了那个世界。

 

聊天工具里提示有新信息的滴滴声已经响了好久,点开看是黑子发来的好几条信息,问他刚刚发生了什么。火神这才回想起来黑子好像说,过在线上"死亡"的话好友那边会有提示,他一定是发现自己不在线了。

 

#我没事。

#只是刚刚被黄濑——

 

在键盘上打字的手顿住了,火神忽然意识过来,难道要实话实说地告诉黑子:刚刚被黄濑一刀捅了致命的部位所以死掉了?

 

一只手摸了摸刚才被肋差插入的心脏,除了跳动频率快一些倒也没有不妥——本来在超元域上一切就都是虚拟的。只是有些不甘心,为什么黄濑要用那种激烈的方式让自己下线呢?他和灰崎那时候是要做什么,自己擅自找到那里的行为妨碍了他们?想到这里火神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那家伙自己连线之后就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注意地倒在自己家门口,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向黑子求助……不对,谁让你个电脑白痴还非要逞能多管闲事,黄濑一定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吧。

 

算了,还是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刚摘下目镜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撞到了后面一具温热的躯体,于此同时两只手从背后环了过来,将他紧紧扣住。这时候会出现在房间里的不可能有别人,火神就只能变身为杵着不动的盐柱了,"黄濑正抱着我"这个认知还在要命地像加热中的爆米花一样膨胀,几乎要挤爆他的大脑皮层。

 

等到温热的湿意渗入肩背处的衣料,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劲,黄濑在哭吗?身体像是也在颤抖。着急地想回过头去看看这个人却遇到了强硬的阻碍,黄濑一面压抑着哽咽一面用了全副力气来维持现有的姿势,坚决不让火神转身。一个正在哭泣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简直超出火神的认知,因为挣脱不开,他甚至有点动气了。又想到刚刚在超元域里他一瞬间扑过来,把刀准确无误插进自己老虎"化身"的心脏的那一幕,似乎隐约明白了些什么。有些话必须看着脸说才行,它的笨蛋程序怎么就不懂呢?越是用力掰,紧扣在自己胸腹处的十指就扒得越紧,沉默的角力进行了好一会儿,火神觉察到肩上的水迹有扩大的趋势,先心软了。

 

"你犯规哦黄濑?"

他松了手,忽然意识到以前希望看到黄濑在自己面前无防备的哭是个多么天真的想法,真发生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可以怎么办。

"什么都不说只是哭,你好意思嘛——"

 

话语戛然而止,他发现自己的屏幕不知何时变得漆黑,一行行快速下刷的乱码字符里反复出现的其中一个句子是自己能够读懂的。

 

#

小火神死在了我的面前是我杀死了他是我杀死……

 

这是黄濑的思维吗?

但怎么会……他能看到这些。

火神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像是被什么堵着。
"想什么呢,"然而又感觉到了轻松,因为至少明白了现在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好好地在这儿嘛。"

某种不可知的连接瞬间被切断,显示器屏幕一闪之后恢复了原状,底下黑子的对话框留言提示坚持不懈地跳动着。
但火神并没有看到这些,因为他已经转身回抱住了哭泣的黄濑。 

 

 

那是最合理和有效的行动。

 

不能让灰崎手里的病毒侵入火神的系统,那会留下无穷的后患,当时的情况来不及解释,只能用最快的方法让火神下线。

 

但冲过去用肋差插入搅乱程序的一瞬间,那只三维化身老虎露熟悉的眼神一瞬间变得不可置信,却让自己也仿佛感觉到了疼痛。黄濑确信那一瞬间火神受到了伤害,他没想过自己会对他出手。

 

或许对于下线后的火神来说,被自己袭击虽然意外,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场"虚幻世界里的死亡",大概就跟玩游戏一样的体验。他不会知道这对赛伯人来说有多真实(程序的崩毁就是生命的崩毁)——仿佛要阻止自己伤害火神的行为一样,那时候系统出现了三次警告,还差点造成无法修复的混乱。

 

主程序没有任何不能对人类动手的限制,所以只是自己的意志不希望这个人受到伤害吧。所以才会下线后仍然心有余悸,并且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地流泪不止,这甚至超出了他自己的认知。展露软弱完全不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感到害怕是人之常情,哭泣和脆弱也是人类的性情——但那不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让火神受伤害最稳妥的方法是压根别把他牵扯进来。

那么想要靠近他的惯性该怎么办?

 

关于火神大我的起始语句S演算出现了两个分叉。靠进或者远离,一个命题不能得出两个结果,这样的语句是不能判定的。任何问题都只允许一个答案,它要么正确,要么错误,不能是这样两个自相矛盾的想法。

 

简直都想向黑子求助了……

沉浸在演算中的黄濑甚至没有回应火神轻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16年横跨两大洲的生活经验还是太少了,少到居然没有人教过火神要怎么让别人停止流泪。

他战战兢兢地抱着黄濑,像个火炉抱着一块每分每秒都在融化的冰。

不会安慰人,更不会安慰电脑,至于两者的结合体……OMG!他想向上帝求饶。

 

喊了几声对方也没反应,就这么又过了好一会儿,就在火神按捺不住的时候,黄濑抽了抽鼻子,轻轻推开了他。

他好像说了句什么,声音几乎听不清,不过火神从嘴型上分辨出那是对不起。

老实说他不明白黄濑每次是为何道歉已经很久了:"根本没什么的好对不起的啊,不也说了是为了防止我的系统中毒,为这种事压根不用道歉。"

因为你一哭起来,我就彻底没招了。

似乎也觉得应该为刚刚那番失态表现出一些羞赧,黄濑的声音闷闷的。

"其实刚才哭的那个不是我。"

"哈?"

"是我的备用系统。"

"……"

能开玩笑就说明过去了吧,那种绝望的情绪是自己无法理解的,火神悄悄松了口气。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但悬着的心暂时能够放下了,至少刚刚用双手确认了他在这。

 

"灰崎跟你……你们是一样的吧?"

"小火神好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火神有点虚荣地没说其实是黑子先点破的,又想问黄濑刚才是不是跟灰崎在超元域里发生了些什么。可那领域离自己太远,他发现自己是在害怕灰崎把黄濑拉走,他们是同类,而自己不知道的事有太多。他手足无措了,可又不想示弱,更不想放弃,如果什么事都有个篮筐能把球狠狠灌进去那么清晰准确就好了。

 

"谁叫你就那么以休眠状态地出现在我家门口,怎么看都不对劲吧,问了黑子,他也怕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所以才——"

 

总觉得还有很多理解不了的事要问,话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

刚刚一头热地让黑子教自己如何进入超元域,现在回想起来反而让人汗颜。大概男生骨子里都有点骑士幻想,擅自觉得自己赶到了就能帮黄濑脱困,实际上只是去添乱的吧?还让他哭了,真是典型的耍帅失败。

 

"喂,我刚刚一下被KO的样子,是不是很逊。"

黄濑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理解他在尴尬什么:"大老虎明明很帅。"

"可是三维化身也是黑子做的,"火神只觉得更不好意思了,"我在这方面就是个白痴,根本什么都不会呢。"

然而黄濑的手伸了过来,搭在他胸口的位置,不明所以的同时心脏狂跳起来。火神抬起了头,发现那张漂亮的脸上眉毛眼睛和嘴角忽然就一起有了弧度,精确到分毫的弧度。笑意像是晕染了灯光,一下整个房间都更明亮了。

"可是小火神你找到了我。"

——谢谢你找到了我。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帮到了黄濑什么。只是眼角还留有水迹闪烁的脸已经让他呼吸困难,而偏偏他的话还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挠着自己的心尖 。火神想到一个可能,顿时生出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被这个世界耍了一道。像是先信了别人说根本没圣诞老人结果当天圣诞老人就撞破屋顶直接砸自己身上了,疼,他把自己从礼物堆里扒拉出来,脑袋里乱糟糟的。什么都不敢确认,简直想要逃离这个房间了,但在逃离的倒数时限内还是看着他——舍不得不看——同时嘴擅自动了起来。

 

"你也没吃晚饭吧,毕竟也是消耗了大量体力的一天,我去找找有什么可以——"

黄濑却马上说:"也不能老辛苦小火神做饭啦,我已经叫了披萨外卖了喔。"

"哈?什么时候?"

"刚才顺便用后台连上了pizza-hut宅急送的网页。"

……还真是方便啊。

内心的吐槽无损想要逃离的狼狈,他硬是新找出了一个理由,"那、那我先去洗澡,你自便——"

 

然而热水对思维并无帮助,洗完澡出来脑袋依旧是一片空白。火神模糊地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紧接着就看到了两个金光闪闪的男女一边吃披萨一边谈笑风生的场景。

Alex先发现了火神,叼着薯条朝他挥手。

"我去看完辰也就回来啦……你再不出来我们就要吃完了哦!"她满意地舔舔手指,"有帅哥陪聊吃的就是开心。"

 

火神不可思议地瞄着黄濑,顺手还接过他递来的pizza饼:刚刚还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怎么转眼气氛就这么和谐热烈了。你俩聊什么了?刚都听到笑声了——敢情你还是个交际型智能啊!

 

Alex把火神抓到一边小声嘀咕:"刚看这个小帅哥像是刚刚为什么伤心哭过的样子超可口的,我还想亲他一下呢,不过到底是奇迹世代的选手,被他给敏捷地闪开了。"

"Alex!"火神抓狂地推开她,"你还没喝醉吧今天!"

"有什么关系嘛,我就是喜欢好看的人啊。不过这孩子避开之后还说了句话,"她遗憾地轻叹一声,"义正词严的感觉好像你哦。"

"哈?"

"他说,这种事跟喜欢的人做才有意思。"Alex看了看身边有些僵硬的红发大男孩,像是明白了些什么,"coach我觉得他好像,正在恋爱中呢。"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