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101

00001101/改变的最初

 

在礼貌地邀请了Alex明天要去看比赛之后,黄濑就表示自己要走了。

海常有集体住宿的快捷酒店,这时候回去也理所应当——要是明天跟自己的对手一起出现在更衣室,不说别的笠松绝对会把他一脚踢出赛场。

 

火神急匆匆穿了外套出来,发现客厅里只有Alex。

"人呢?"

"刚刚就走了哦,说外面下雪,他叫了车。"她指指窗户,漆黑的夜空里果然有星星点点的莹白纷纷而落,"刚刚窗帘还拉着,也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我说,凉太又不是女生,不用送吧?"

火神顾自低头穿好了鞋,回转到她面前:"备用钥匙。"

"哎?"

"你过几天就回去了吧,要的话我再配一副。"

Alex瞪大了眼睛:"原来你们……"

"不是啦!"火神着急地挠头,"总之你先给我。"

他微微侧过头,不好意思直视某人从乳沟里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取下来的动作,拿到之后小声说了句thanks就飞奔出了门。

 

叫了的出租来的没有那么快,到底让火神在路灯底下看到了黄濑:姿势又眼熟又古怪,外套被高高揪起来,把脑袋也包裹住了,两只袖筒插在一起,像是怕冷。要命的是露出一截光溜溜的腰。

 

脑袋一热,火神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把他衣服扯下来:"做什么怪相啊你!"

"这样不是比较暖吗?跟小黑子学的。"

火神明白过来这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了——果然是黑子冬天通常的待机状态。但黑子个头小一些,又定的是大号的外套,整个人缩里面就很科学,但黄濑模仿起来就很直视不能。

"很冷?"

这实在是句废话,虽然是小雪,但卷起雪片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冷风,火神微微踌躇了一下,把黄濑的手从袖筒里拉了出来,两只握在一起,往手心里哈了口热气。

"搓一下。"他说着自己示范起来,"以后你就学我……比黑子那个办法好。"

黄濑果然照做,一团团呼出的热气让他冻得发红的鼻子尖前笼了一圈白雾,趁着他专注于搓手取暖,火神把手里的东西飞速塞进了他的口袋。

"小火神?"感知的结果是钥匙。

"嗯……以后来了直接进屋,别像今天一样在门口吓人了。"

"今天情况比较特殊,是为了防备灰崎君会不会在线下动手脚,这样突然过来打扰的事以后不会再次发生的。"

"……给你你就拿着!"

红发大男孩略有些尴尬,他自认给钥匙的动机很纯洁,却被Alex误会的那么暧昧。不过这误会提醒了他,在一般的认知里,给喜欢的人送钥匙的意味可不一般。

"现在是12月中,火神是归国子女,"黄濑推导着,"把圣诞看得很重要,所以……"

他点点头,表示收下了。"谢谢你的圣诞礼物。"

什么圣诞礼物?圣诞还有好几周呢吧,火神一时间有点糊涂。但礼物这个词让他想起之前某个时刻一闪而过的狂喜:会为自己虚拟的死亡而落泪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没问他呢!Alex又说了那样的话,如果把这些作为证据汇聚在一起,箭头明明是指向那个答案的……

 

坂道尽头还没有看见出租车,火神等的烦躁起来,忍不住把黄濑忙着哈气搓动的手抓了一只过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刚才Alex在我耳边说的话,你听见了吧。"

他知道那点距离对黄濑来说完全不在话下。

黄濑关注的点完全在火神口袋非常温暖上,他蠢蠢欲动着,有点想把另一只也塞进来,随口回答着:"嗯,恋爱。"

"说不定……"火神顿了一下,"说不定就是那样,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呢?"

"有可能哦,"黄濑居然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未知结果理论上来说就是可能性存在的意思。不过谈恋爱是两个人类之间的双向行为……"

他沉吟着:"所以她说的是我和你吗?"

——不然是跟谁!火神脑子拐错了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原来还是有跟别人的选项之类的吗?感觉口袋里握着的手微微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抓地紧了些,脱口道:"是我先说喜欢你的吧,我不行的话别人更加不可以!"

黄濑像是吓了一跳,摇摇头甩掉睫毛上的细小雪花。

"怎么小火神还在喜欢我吗?"

火神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半天憋出一句:"……要是这么简单就可以不喜欢的话那真是要感谢上帝了。"

"都过了这么久了,嗯,跟生殖冲动看起来也没有关系,算是有些反常啊。"

要不要劝他至少跟性取向相同的人类接触一下呢,黄濑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只是个拥有人类外形的赛伯体,但那是火神的决定,他无从干涉。

"别乱找判断依据下结论行不行,跟那些有什么关系?"火神被他噎的几乎要吐血,"我是不是喜欢你这种事,倒是用你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看啊!"

黄濑回答的倒是很认真:"嗯,我一直在看。"

——他是不明白那些复杂的情绪,但所有的细节都有接收到,因为一直在关注着这个人。

"就像现在这样。"

两人在路灯底下对视着,透过那些洋洋洒洒的细雪,彼此的瞳孔里都有两个小小的对方。

 

虽然黄濑的目光再单纯不过,但被这么看着火神仍然觉得自己压力很大。

"就是这样才会误会啊。"他深吸一口气,"特别你刚刚还为我哭了,简直让人觉得……觉得我对你来说很重要一样。"

"是很重要——"

"别插嘴啦!"

火神瞪着黄濑,然后他意识到对方刚刚说了什么。

"等等,为什么我很重要?别告诉我是什么系统的答案。"

黄濑闭了嘴,一脸"你知道啊"的表情。并偷偷把手从火神的口袋里抽了出来——刚刚是很舒服,不过现在有点太热了。

火神烦躁地跺了跺脚,谁让这么久了出租车还不到,想着这种发展根本不能怪自己。

用那个来当做回答吧,他想。

让本能引领着自己行动,把黄濑轻轻按在米色的灯柱上,靠近过去的时候发现金褐色瞳孔略略地变大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错觉。

"是no的话就推开我,就像刚才对她一样。"

说完他再一次亲吻上了那两瓣带着凉意的嘴唇。

 

停留在嘴上的唇瓣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没有警报,两人的呼吸都很安静。

那么轻,黄濑感受着,像一片热的雪。提示错误,雪不会有热的。芯核的运算也像是静止了,刚刚才确认过的事实:火神跟所有的人不一样。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个人开启了一级信任的权限,从启动那天至今唯一的拥有这项权限的对象。也正是因为这个他能找到自己。

 

火神到底是什么人?信任到连思维都让他读取的程度,跟那个比起来kiss算什么。

 

几乎静止的五秒钟后,火神退开了,他几乎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我就把这个当回答了啊黄濑。"

不得不微微仰起头让雪飘到自己眼睛里,用冰凉化去潮热。

 

他想起很久之前从母亲嘴里听到的一个睡前故事,里面有个炼金师说,当你下了一个决定的时候,头顶的某处会突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口哨声,然后大到天上的太阳,小到脚下的一粒尘埃都会行动起来,帮助你,一起推动你朝着这个目标而去。

 

"在一起吧,"把看上去在发呆的黄濑圈拢到自己臂膀里,他低声而郑重地宣布着,"不管怎么样不会再让你哭了。"

其实他根本没想过和黄濑在一起之后要做些什么,只是觉得喜欢到了非和他"在一起"不可的地步,只是这个事实就让他快乐地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对于这样的靠近黄濑完全没有要抗拒的意思,他推测着火神是否在等自己回答些什么。

"但是我……"

"别想,"火神赶紧说,"没什么好想的,刚才那样就已经足够证明了!"

万一再引发什么了不得的bug就糟了,现在他完全理解了黑子的话:并不是完全把黄濑当人类来看就是为他好,要尊重那些差异,才是真的接受他的存在。

"知道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就可以。也不用去理解它,只要像是……"

他拍着脑袋,使劲搜索着觉得适用于这种情况的词汇,终于灵光一现。

"兼容!把我们相互喜欢这个作为事实兼容到你的系统里面,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这话异想天开到可以被发射上火星的程度,火神不但说了,还说得振振有词,目光里涌动着欣喜和期待。

 

#想要回应这份期待。

黄濑警惕地把控着脑元件里的运算过程,被说不上哪来的生物电流微微地刺激着,心脏这个器官感觉到了酥麻。应该可以行的通……千百年来的各种文字里人类一直在谈论爱这个东西,可见他们也不理解,或者无法得出正确答案,但这似乎从来没有妨碍过人类实践它。原来只要兼容就好了,这么简单的方法,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进化最优原则,不走弯路。

他张了张嘴,缓慢地、尝试着发出了音节:"我喜欢小火神——是这样吧。"

 

#语句没有矛盾。

当作事实来陈述完全没问题,黄濑眨了眨眼睛,用微微上扬的声调又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担心地看着自己面前像是在忍耐着什么的人。

"你的脸是不是太红了一些……"

——叭叭!不知何时开到近前的出租车按了两下喇叭。

"先上车!"也不知道那司机看到了些什么,火神满面通红几乎是把黄濑塞进了车厢,"明天我赢了的话,会要你再重复刚才那句话给我听的,要重复很多遍才行。"

"那我赢了呢?"

"赢得了再说吧!"

车门重重关上了,不再回头去看车子发动离开时在薄薄雪地上留的痕迹,火神大步地往家的方向跑去。血慢慢从脚底涌上去,直到身体里最细小的一根血管也沸腾叫嚣着不肯罢休——这一秒他觉得自己简直成了宇宙的中心,无比幸运又无比强大,再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住他。

当然,也不可能输。

 

 

三颗玻璃弹珠在光滑的平面上,因为一根手指拨弄而滚动起来。

即便是三维模拟形态也要忠实还原出推动力,这些细节处的用心似乎表达出人们一个潜在的愿望:线上和线下的世界是统一的,有着同样的准则,并且依然由他们说了算。

 

"你很喜欢这些小玩意?"

听到"管理员"的声音,灰崎伸了一个懒腰。"管理员"的声音很好辨认,完全是无机质、频率固定的发音,毫无个性——非要说的话比较像早期电脑系统的声音,当然也不排除某些复古爱好者特意追求这样纯机械的腔调。

 

"没什么,只是看着它们想吃肉丸子了。"

"饥饿的话不是只要食物就好了么,为什么肉丸子对你来说那么特殊?"

"特殊吗?只是很普通的联想吧。"

灰崎不耐烦地挖了挖耳朵,这老头子是越来越烦人了,每天休眠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但只要一醒来,它还是原来那个让人琢磨不定的,强大而神秘的"图书管理员":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现,得到任何想要的结果。

 

制造出无法清除的新型病毒,或是复原了研究所的场景并用复杂的方式伪装了它,仅仅这几项成果似乎难以概括它的能力:可以说在超元域上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它的眼睛。不是赛伯人,甚至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人工智能——只知道它把自己叫做"管理员"。

 

没有三维形象,或者说它不屑于给自己搞什么三维化身,无处不在的知觉不需要被形体束缚住。机械的声音毫无特征,自然也并不苍老,但不知道为何给它人予一种存在时间很长的感觉,所以灰崎会那么称呼他。

 

"没能成功把对方留下来啊,那个你很在意的黄濑凉太。"

在意这两个字似乎是灰崎系统中的敏感词,话还没说完他就猛然跳了起来:"哪,老头子,说什么这里的防御系统连那些什么所谓的大巫都攻不进来,结果还不是来个人就冲破了?你也看到了吧,如果不是那头老虎的话,我绝对已经控制住黄濑了。"

不管是叫了老头子也好,跳脚也好,对方回以的仍然是平平的语调。

"你说那头老虎背后的操作者是人?"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高中生罢了。"

灰崎哼了一声,亏得黄濑的反应够快,做出了那种自己判断外的行为,光凭火神是不可能有办法抵抗病毒袭击的。

"任何一堵墙都有被攻破的可能,就算是我编写的也一样。但凿破一堵墙总要花费一些时间,如果是从门走进来的话就快多了。"

"再低级的AI也不至于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灰崎耸了耸肩,"那家伙可是被黄濑一刀送下线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这里的防火墙对AI敞开着,但那个叫火神大我的人他在球场附近见过,也确定了他不可能是同类。

"没有人是无关紧要的,"这一次"管理员"表现出了明显的不赞同,"要知道,最初的改变往往由这样的人引发。"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