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110

00001110/正在确认中

 

TO:小黑子

件名:help~

答应跟小火神在一起了。

系统不排斥的情况下做出了这个回答,至少他对我的重要性的确无可取代。而且他看上去非常开心——所以我这样做应该没错吧?

既然关系改变,也要相应改变相处的模式才行。然而人类关于恋情的资讯太过庞杂,我已经根据年龄、国籍和性别进行过筛选,但依然无法鉴别出最优的部分,拜托万能的小黑子请尽量提供些有用的参考信息给我(>人<) 。

 

 

"总觉得有些不爽啊。"

咯吱咯吱咬着奶昔的吸管,一面说出这样一句话的黑子让火神头皮一麻。

"现在才来问我这个问题,不觉得晚了些吗?"

"之前想着人就在面前,我自己来了解就好了的……"火神干咳了一下,"你知道我一直把事情想的很简单。"

"所以现在会问就是为了那个吧,"在日光明亮的MJB餐厅内,穿着校服的蓝发少年旁若无人地诘问着卡座对面的红发同伴,"为了sex。就那么想做吗?"

"!!!"

看着左顾右盼不希望别人听见的搭档从脖子根窜起的红色,黑子摇摇头叹了口气:"不用心虚的火神君,嘛,应该说果然是满脑子这回事的年龄啊,尽管诚实说出来就好了。要说让我意外的应该是这速度吧,你们算是变成这种交往关系才几天?"

"五天……"火神垂下了头。

 

如此猴急地来询问赛伯人的身体机能到底和人类是否完全相同,被一贯维护黄濑的黑子看穿意图,遭到鄙视也是理所应当。火神挠挠头,总不能说sex还是对方先提出来的吧。说出"在一起吧"那句话的时候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在喜悦渐渐平复下来之后回想也有些糊涂。

 

也许只是要从黄濑那里得到某种确认。

 

其实一句话什么也确认不了,但是最初经历感情的时候,总觉得只有对方给出相应的那句话才能揣得住那刻跳得七上八下着落堪忧的心。他这边什么都还没顾得上想,就被那家伙突如其来的一句"小火神我们什么时候sex?"给险些砸晕。

 

难道前一秒他们刚刚接了吻,所以自动理解做爱就是接吻的下一步吗?这发展实在快到了惊悚的程度,于是在黄濑亮闪闪地追问:"我现在跟小火神是恋爱关系吧?做爱做爱,不是有爱就可以做了吗?"的时候,他非常没有种地抛出一个"那个还太早"的借口退缩了。

 

——啊,是么,我看数据上说很多人的初体验都刚好是这个年纪呢。

拿数据说话的赛伯人并没有追根究底,但他说出的话已经足够给火神带来无穷烦恼了。

 

有烦恼,也有遐思。毕竟是个身体健康精力旺盛的16岁少年,就算身体素质再怎么超过同龄人平均水准,但心理的成熟度也就是那样,甚至还要更单纯些。要说没看过小电影是有点扯,但他的兴趣好像不在这上面,至少不会特别去到处收集或者跟朋友谈论,H刊物之类的也是从未买过。虽然嘴上说着太早了,但当天夜里就做了旖旎到不敢回忆的梦,醒来沮丧地把睡裤床单扔进洗衣机的时候,他很想回去狠狠敲那个一时口快的自己一个头槌。

 

……麻烦了,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提出要求的话,黄濑一定不会拒绝,非但如此大概还会很积极地配合。即便如此火神仍然有些踌躇——人在陌生和未知的事物前都是这样的心态。虽说这些事问黄濑应该也是有问必答,他的回路里似乎没有羞耻这回事,但作为人类的火神……有。

 

不能直接问对方,那么能请教的也就只有看上去无所不知的搭档了。只是这种笨拙的方式好像有点触到了黑子的某条防线,火神甚至怀疑他数落完自己就会回去上网发出“求助:现任搭档对前任队友兽性大发如何是好”的讨论串。

 

"说起来黄濑君的腿伤怎么样了?"

WC半决赛的结果是诚凛战胜了海常。由于脚伤,黄濑在场上活跃的时间很短,却也大放异彩。开头、结尾的短短几分钟内近乎完美的个人表现给诚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不是说光检查脚不会有问题么,赛后就陪他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得彻底休养一段时间,海常那边也决定让他暂停训练了。"说到这个火神有一点懊恼,"都说了彻底休养,结果今天又说要去拍什么杂志照,那家伙还真是闲不住啊。"

"然后干脆也都住在火神君那里了吧。"

"啊……因为拍摄地点离我家比较近嘛。"

说完火神自己都觉得有点欲盖弥彰。

实际昨天Alex坐飞机回的美国,今晚就成了二人独处的状态。在黄濑说出那样的话之后,如果不来找黑子聊一聊的话,估计会这么一直头脑混乱心跳加速到天黑吧。

 

"如果我说最好别做的话,难道火神君可以忍住吗?"

"废话!"之前还任由奚落的火神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大声反驳,"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要提前打听这些啊?如果不做对黄濑比较好,我完全——"

黑子做了个小声些的手势,一贯无表情的脸上倒是有了一点笑意。

"看在火神君男友架势这么足的份上就算你过关了吧……总之我会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啦。只是让我这么一个显然跟火神君一样0经验也没交往对象的人来说这种事情,心情多少有点微妙啊。"他转了转眼珠,"所以这个月的奶昔就拜托了。"

 

 

归结起来很简单,因为是智能电脑,赛伯人本身没有生殖需求,当然也不会产生性的意识和冲动。然而在芯核的支配下,他们又拥有全套的人体器官,身体的机能和人类无二。只要器官本身功能不出现问题,在纯物理性的刺激下免不了会产生正常的反应。但这种反应是可以通过主程序来进行控制调节的。

 

会知道的那么具体,还是拜青峰那家伙对工口物的爱好所赐。

 

国中时期那个黑皮最爱趁着父母不在硬拉着黄濑和自己去他家看片,自己看到嗨的不行也就罢了,偏偏还好奇别人的反应。某一天的“观片会”到后来成了三人研究赛伯人是否有性功能的探索行动——当然是在得到黄濑同意的前提下。青峰坚持言传身教而且最后忍不住出手帮忙,经过一番令人无法直视的“努力”后,黄濑总算有了一次完整的“打飞机”体验。(被青峰夸奖了“功能不是挺齐全嘛!”这样的话。)然而说到底,他还是不理解人类为何会对此类性行为乐在其中,这种适当的发泄对于自己来说并无必要。

 

"我想应该就是他们能做,但是并不会自发地想做。"

 

当然,看着火神微微皱起眉头的样子,黑子没忍心把以上过程说出来给自己的搭档再添一重打击。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还有就是遗传方面的某些功能可能在最初就被限制了,我想他们的制造者应该不会不考虑到伦理问题。"

 

的确,就像克隆技术出现初期引发过的大规模讨论一样,如果赛伯人能够和人类制造后代,那现有的社会伦理就必然会遭遇极大的冲击。然而延续生命的意识,是任何有自我意识生命群体里都不可或缺的。黑子一边说的同时,脑海中闪过一丝极快的念头:如果AI进化出了延续生命的意识,他们将会想要采取何种途径呢?然而这问题太过复杂,跟火神眼下关心的也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只是自己这么想了想而已。

 

直到黑子说完一整段话,火神都还没有拆开手里汉堡的包装纸——这说明他听得很认真。

"我明白了。"

郑重的表情和语调让黑子稍微起了一点捉弄之心,故意问道:"火神君明白什么了?"

"明白……黄濑他好像是想让我高兴吧,"火神抓了抓头,要跟黑子说这些还是有点尴尬,"其实只要他像平时那样出现在身边,我就很高兴了。别的事真的不重要——虽然说完全不想是有点假仙啦,但这点克制力我还是有的。"

"——嗯。"

感觉到这个嗯很是意味深长,他不由得涨红了脸,觉得自己受到了质疑。

"是真的!"

黑子低头继续喝自己的奶昔,直到彻底喝完,把空杯子放回到托盘里。

"火神君误会了吧,我可没有建议任何事啊。"他慢条斯理地说着,"在交往的是你们两个吧?

想不想说到底还是只有本人说了才算数吧。"

"啊?可你不是说——"

"以后再拿这种明明应该关上门自己解决的事来污染我的耳朵,小心身上的重要部位被我的加速传球袭击哦。"

"……"

似乎有一点明白了黑子的意思,同时也接收到了对方对自己和黄濑的关心,火神咧开嘴笑了。虽然这张笑脸似乎遭到了黑子的嫌弃。

"我先声明,以上都不是在教唆火神君出手的意思。"

"咳咳……那么我当成祝福收下了。"

"……祝福啊,"黑子侧过头去,发现窗外正被自动喷头洒水的草坪在阳光中折射出一道不被人觉察的彩虹,"那就算是吧。"

 

——其实有些羡慕自己这个搭档。

从另一方面又觉得应该感谢他。

知道黄濑秘密并愿意守护着他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方式,但AI和人类之间的那条沟壑并不会因为他们是朋友而消失。只有火神从一开始就没管过那些,他连瞧都不瞧一眼脚下,没有想过会跌倒的事,就执意地要把黄濑拉到自己身边来。

 

原来还有这样的做法。而且他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

 

食指下意识地轻敲着桌面,黑子哲也的脑海中浮现出上一次在超元域里发生的一幕。

在自己用追踪手段完全无法定位到黄濑坐标的情况下,火神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觉察到了。当时被他语无伦次描述出的,竟然是超元域脱去三维形象表层之下的基本结构,他准确说出了某个坐标点正在闪光,并坚信那是黄濑向自己发出的信号。

——我知道黄濑就在那里,我能感觉的到!

 

连在虚拟空间里行走都还不适应的老虎化身恳求着自己带它去那个地方。

事实证明他竟然是对的,他不仅真的在那里找到了黄濑,还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在那座图书馆建筑外十分严密复杂的防火墙。之后的事,也再次前去尝试着破解过,依然毫无进展。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那只老虎就是火神,他简直要以为做到这一切的是传说中的“大巫”。

 

那天发生的事到现在还留存着许多难以解释的谜团,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敏感,这些谜团始终让黑子感到有些不安。

 

"对了火神君,你后来有想起来关于那个地方任何事吗?"

"你说的是——"

"超元域里你找到黄濑君的地方,不是后来说觉得有点熟悉?"

"喔,"这么一说火神也想了起来,"第一眼看到内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地方现实中我肯定来过,但到底是哪里却一点都记不起来。"

黑子点点头:"我后来有根据外观去查找,还真的找到了一摸一样的建筑。但要说火神君曾经去过那里,就十分勉强了。"

"为什么?"

"那是T大的旧图书馆,在火神君出生之前就已经拆除了。"

 

 

被那双亮晶晶的眸子胆怯地望了好一会儿了,黄濑终于把手里的巧克力掰了一块递过去。

"给。"

小女孩先是犹豫着缓缓伸出手,在黄濑作势要把巧克力放进嘴里的时候,终于飞快地伸手抢了过来,一把塞到嘴里嚼动起来。

一面嚼,一面继续盯着他看。

"就这么多了。还想要的话,一会找到妈妈让她给你买。"

其实就连递出去那么一小块,黄濑都并不很愿意:巧克力是小火神早上塞在自己口袋里的,刚刚完成了拍摄后有了饥饿的感觉,正好拿出来补充能量。却在走廊里遇到了一个小小的盯梢者。先是没头没脑地拉着他问妈妈在哪里,然后就觊觎上了他的巧克力。

他垂下头去珍贵地吃掉了手里剩下的半块:甜,热量很高的东西——和火神本人类似。

 

"凉太,我正找你呢。"

经纪人A小姐从拐角处急匆匆地走过来,看到眼前的二人却愣了一下。

"A前辈。"黄濑站起来,舔掉了最后一点唇上的巧克力,无奈地指指拉着自己裤脚的小家伙,"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像一直在找她妈妈呢。"

A小姐的脸色微变,半蹲下摸了摸那孩子的头:"阿姨不是让你在休息室等着的吗?"

"妈妈还在工作吗?"

"嗯……还要再等一会儿……你妈妈没告诉过你在陌生的地方别乱跑?"

看小女孩乖乖地低下头,A把她交到了身后助理的手中,让她带着回去休息室等自己。等那两人走远,她才转身把装着薪酬的信封递给黄濑。

"我说怎么打篮球伤了脚还要坚持来工作呢,原来是为了拿到酬金给女朋友买圣诞礼物啊。"

"那只是刚才是跟摄影师前辈们的开玩笑而已,"其实要买礼物是真的,但在经纪人面前还是得解释一下,黄濑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不能随便惹出绯闻的纪律我可是一直有在认真遵守的。"

 

"也不用那么听话吧,"一贯不近人情著称的A却露出了疲惫的神情,苦笑起来,"现在我倒是希望你们是谁都好,倒是给我来点绯闻啊。搞出些别的东西应付那些记者们,整天听着他们在耳边吵吵着问泉的事情都快烦死了……"

 

觉察到自己是在旗下艺人面前失言的A没有说下去,两人短暂地陷入了沉默。

 

一周前当红女优泉晶子跳楼自杀的新闻引发了社会的轰动和热议,给她所在的事务所带来的则是沉重的打击。

 

虽说是在同一个事务所下,但仍然是学生身份兼职模特的黄濑和泉这样的人气演员是难以有什么交集的。如果不是从灰崎那里看到了关于她的片段,他绝对无法从偶尔看到的影片剧集中发现这个美丽的女明星也是自己的同类。

 

泉晶子的死并不是什么自杀,和坊间传言的忧郁症、情变都没有任何关系。一个人工智能没有那么复杂和纤细的情感,当他们遇到问题最多也只会死机。所谓的跳楼其实是为了掩盖她被秘密的人类稽查者"处理"掉的对外说法。因为一个女明星有足够的影响力,无法随随便便抹杀她的存在,他们甚至删改了那一夜大楼的摄像头记录,让一切看起来就是一场真正的自杀。反正一个演员的自杀无论原因是什么,最后都会化为一份泡沫的谈资。

 

——她是今年的第三个,别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下一个说不准就是你。

 

黄濑还记得灰崎警告自己的话。给屏幕前的人带来了很多欢笑和泪水的她连芯核都没有留下。在那之前他只知道一直有粉丝送来给她的礼物堆在事务所的某处,会为她悲伤落泪不明真相的应该也有大把人在,他并不是其中之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果然还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啊。"

过了一会儿黄濑才意识到是A在说话。与其说是对自己,她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轻叹着。

"出了什么问题都好,要是我的话,既然收养了孩子就绝对不会把她抛下的。"

 

"前辈是说……刚才那个孩子?"

"怎么?你不知道?"

在A神情古怪的注视下,黄濑飞快地搜索起泉晶子的相关资讯,很快得到了答案——三年前这位女明星领养孤儿的新闻曾经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一度被怀疑过是未婚生子的掩护说法,然而一来孩子年龄对不上,加上孤儿院负责人很快对外声明属实,讨论的中心变转移到了泉为何不结婚却要收养孩子的古怪行为上。当然最终也没有任何定论。

 

不能理解。

一个赛伯人,收养了一个人类的小孩?即便是同类也无法推导出她做出这一决定的缘由:难道她已经变得和人类一样,开始想要自己的后代了么?这是否也是一种进化?

 

"那这孩子以后……"

"还能怎么办?泉连一个亲戚都没有,当初的领养程序是我陪着办的。前几天让她暂时跟着我,但也不能就这么下去吧。"语调冷了下去,A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只好联络了孤儿院的负责人,一会儿就会过来再把她接回去了。"

 

"总之,前辈最近辛苦了。"

注意到A眼眶底下的黑圈,黄濑用礼貌的安慰结束了这场交谈。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