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01111

00001111/普通的恋人

 

火神以为自己听错了。

 

听错是很有可能的,幻听都不奇怪,因为他现在正紧张得要命。

晚饭后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人不知何时变成了传说中膝枕的姿势,托着黄濑脑袋的大腿肌肉逐渐变得越来越僵硬,当然不是承重的缘故,而是脑袋枕着的位置未免太靠上了一点。

 

他茫然地回忆着刚刚自己说了什么……啊,就是随便问了问黄濑拍摄工作如何之类的吧。

然后黄濑好像是说了——对不起?对不起什么?

"嗯,"只听黄濑继续说道,"原本是想要赚点外快给小火神买圣诞礼物的,结果不小心全部买了巧克力,送个一个小女孩了。"

拖着还在养伤的腿就跑去拍杂志照的原因就是为了给自己买礼物?火神不由得皱了一下眉,也太乱来了吧这家伙:还有小女孩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不会没头脑到去吃一个小女孩的醋不过……

"全部买巧克力给小孩不太好吧,吃多了会蛀牙的。"

"啊,"黄濑愣了一下,喃喃道,“这一点完全没想到。”

忍不住笑着去揉了揉那头金发:"也有你想不到的事?"

细软头发就像本人一样,狡猾地从指缝间滑溜下去,像是抓着一把沙,但手心痒痒的,又不是沙的触感。

"当然有了,运算是有盲区的,所以才要不断升级算法和数据库。"

 

正理解着这句话,感觉到手底下的脑袋往腿根和小腹形成的凹陷里又蹭了蹭,火神猛然屏住了呼吸。开玩笑,在黑子面前夸下过海口,不意味着他真的想要搞出些什么状况来挑战自己的意志力。

 

好想亲他一下。

未知的兴奋仿佛化作空气中的分子,无处不在地漂浮着,眯起眼睛就能看到。熟悉的旋律钻进耳朵,黄濑像是心情很好一样,哼起了那首因为自己喜欢就学会了的歌。

 

假装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里播放的新闻上,好像是在说关于那个刚刚自杀的女明星的事吧——眼睛忽然一花。不,不是眼花了,是电视信号中断了一下,重新亮起来的屏幕上出现的居然是两具赤裸的躯体缠绵接吻,相互抚摸的画面——那是两个男人。

 

呆滞一秒之后意识到是谁搞的恶作剧,火神面红耳赤地几乎要从沙发上蹦起来。

"黄、黄濑!"

"这不比新闻好看?"赛伯人完全没有要切断连接的意思,反而伸展四肢在沙发上滚了半圈,自顾自地欣赏起来,"AV也有哦,当初被小青峰逼着下了一大堆存货呢。"

"那个黑皮太过分了……"

火神痛苦地扶额,暗暗咒骂。大声的呻吟从视频中传出,听得他几乎要起鸡皮疙瘩。

"小青峰也不是真的那么工口啦,会用这种方法来捉弄我多半是因为嫉妒。"

"嫉妒?"

诚然黄濑身上有很多值得嫉妒之处,但难以想象青峰会和这个词挂上钩。

"最主要是我考试的时候可以联网随意搜索答案,作弊起来既安全又高效。"

——好吧,果然是凶残到连那个蠢峰都要嫉妒的地步。

"一直下工口视频也挺烦的,所以偶尔在里面给他加了点料。"黄濑笑嘻嘻地说着,神情很是得意,"就是掺了这种GV之类的东西进去,果然小青峰很受不了这个,第一次被吓得直接惨叫起来。"

"……"

光是巴掌倒还好,突然看见两个男人真枪实弹起来是真会留下心理阴影的吧?火神觉得自己快要同情起青峰来了——当然有没有阴影说到底也是那家伙自作自受。不过论受折磨的程度,现在的自己应该更糟。越来越"激情"的声音却持续地灌入耳朵,构成变得复杂,呻吟之外还加上了带着淫靡水声的肉体碰撞,并不断蹦出带着催情意味的色情词汇。羞耻和理智放弃了与好奇心的拉锯战,他终于忍不住偷偷朝屏幕投去了目光。

 

看了第一眼之后也就坦然了,画面上两个显然是欧美系的英俊男人正干得热火朝天,(或许)凑巧的是,正好一个是红发而另一个是金发。虽然插入的部位有打一点马赛克,但仍然可以算是一目了然毫无遮掩。一个趴在另一个身上,把对方的双脚拉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肩背奋力耸动,带动着线条流畅的腰和屁股,并时不时凑过去和身下面容激动到近乎扭曲的男人耳鬓厮磨,极尽挑逗之能事。

 

那场面粗鲁、刺激、有点怪异但足够令人激动,然而同时又有些困惑和失望——火神觉得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至少一点都不旖旎。大概因为是商品,是呈现给别人看的。

 

"好了黄濑,别闹——"

刚刚略微平复下来的心跳却因为被人从身后贴近而重新朝着另一个高峰加速。

修长的手从腰际的两侧伸到前面,寻找着鼠蹊处的器官。

僵住的同时耳边传来了黄濑低低的声音:"居然没有反应呢小火神~~"

 

羞恼地掸开了那两只不安分的手,好像力气用的大了一些,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火神不敢在这个时候回头去看黄濑,只能咬牙切齿地说着:"先把视频给我关掉!"

 

呻吟声一下子消失了,房间里安静下来。火神从黑掉的电视液晶屏幕上看到了黄濑在沙发上呆呆坐着的样子,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对不起——"

"小黑子骗人,还说普通的邀请一下就绝对会扑过来了什么的,"只听他闷闷地说,"你明明没有想做的意思嘛。"

原来找过黑子的不止自己一个人,火神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不是啦!"

他烦躁地转了两圈,终于转回到沙发前蹲下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抓着头,像是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

说穿了还是自己在害怕吧,怕被看到狼狈的一面,总想要是最好的才可以给他——像是天上突然掉落下来的小小宝物落在手心里,没有办法形容那种珍贵,捧着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没有不想做,是不想着急。我还没有准备,怕弄得一团糟……"

 

嘴被结结实实地堵上了,火神的话只说了一半。

意识到被第一次主动亲吻了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双唇却不由自主地自发开始追逐那份柔软的触感,并捕捉到正确的机会主动衔住,微微用力吮吸了起来。并不是单纯的嘴唇触碰,却也没有真的到french kiss那么缠绵浓烈,像是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某个盒子一样的吻。分开的时候有一丝细细的津液拉了出来,彼此的额头还抵在一起。

"还好,"像是松了一口气,黄濑探出舌尖舔了舔,"连接吻都不想的话,那就真的糟了。"

"……是你的话怎么可能不想。"忍不住又凑上去轻啄了一下还有着湿意的薄唇,火神略带懊恼地回答。"我有多喜欢你这种事,根本用不着怀疑。"

 

火神想起突然间明白自己喜欢上黄濑的时刻,电话那头有点发困的声音说好久没见了小火神我们下周1V1好么。前一秒只是平淡无奇地讲着电话,说出好这个字的下一秒,心突然沉重地一坠。头皮像过电一样,慌张的喜悦从深处被不断挤压出来。急着要找点什么来验证一下自己觉察到的那个答案,挂了电话之后他冲到客厅里,从茶几下的地毯边上找到了许多天前留下的那本杂志。手有点哆嗦,深呼吸了两次才翻到正面,看到黄濑那张略微有点失真的脸,就明白了:是来真的。

 

都说喜欢上一个人仿佛是一瞬间的冲动,然而谁知道要在过去的分分秒秒里埋下多少伏笔,才能在大脑里打通一条隐秘的回路,让这个答案在"一瞬间"到来?

 

"可是还没问过小火神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黄濑却突然产生了一连串的问题,"样子好看?面板友好?系统先进?总不至于是喜欢我的算法和数据库吧。"

一连串几乎是陌生的名词灌入脑内,火神张口结舌,显然这是个他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应该说人类都不曾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所以说大概还是外观吧,"看他楞在那里,黄濑摸了摸脸,自言自语起来,"毕竟是选取过的最优基因,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产生好感——"

莫名地被冠上外貌协会的头衔也就罢了,但这个问题到底要怎么回答呢?火神苦苦思索着,直到被一个怀抱笼了过去,听到把脑袋埋在肩上的那人轻声说道:"笨蛋,这种时候只要说全部都喜欢不就好了!"

 

对啊——明明这就是答案,自己果然是个笨蛋呢。

"那你呢?"

忍不住回问了,虽然也明白那别的方面都很完美的程序能提供给自己的恐怕不会是一个对等的答案。但接下来听到的话却让他愣住了。

 

"因为你在我这里,"黄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仅仅是特别,好像一早就存在着。虽然找不到记录,但是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系统出现过奇怪的警报——是不是很像人们说的那种一见钟情?不过要我说的话更像是重逢……"

 

没有记录就没有具象的画面,数据不足无法解读,零散的字符汩汩地流动在主程序的某个角落里,无法清晰地传达给火神,但拥抱的动作却可以弥补。拥抱可以把世界暂时地封闭起来,安全、狭小,只够容纳两个人。

 

"还是来做吧小火神,"轻飘飘的声音在耳边熨烫着,"没什么特别的,这种事,普通的恋人不是迟早都会做的吗?"

 

#那么我也想和你成为一对,最普通的恋人。

 

 

火神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古老咒语环绕的梦境之中:环绕梦的是一圈细细的火焰,被炙烤到融化了的蜜糖不断地滴落到指尖;他伸长了手臂,用粘腻的指尖去摘一朵像棉花糖一样的云。

然而……

"等一下——!"

动作尴尬地定格在松紧带被拉伸到将断未断的边缘。金色的脑袋疑惑地歪着,正对上那张几乎要红得和发色媲美的脸。

 

下一秒手松开了,身上最后的布料得以保全却一点没让火神感觉到轻松——相反他现在几乎汗流浃背,同时意识到刚才那个瞬间喊停的自己有多像失贞少女。

 

两个人都严肃的不行,让场景几乎变得可笑起来。毕竟是第一次,只是现在这样两个人在床上相互脱掉衣服的场景就已经让血涌到头顶,手脚都有些僵硬了。偏偏和自己的窘迫生涩相比,黄濑却是一派积极地扒光了自己,坦然地展现出美好的身体——也不知道是因为程序设定的反应里缺乏羞涩的情绪还是模特工作让他习惯了这样,说实话这样行动模式过于积极的黄濑实在有点……把他给吓到了。虽然积极是很好啦,但是那种生猛的挑逗就太犯规了吧?!

 

红发少年干咳两声,低着头不去看对面白花花的肉体,颇有些不自在地悄悄提了提裤腰,把露出的半拉屁股给遮上。其实心里也明白这动作很多余,但是仿佛这样就能少许多一些底气。

"我说……你能不模仿那些视频嘛?"

"哎,被发现了啊~"讪笑着的赛伯人偷偷关掉了程序中视频网站的链接,"小火神你不是不会吗,所以不如就我来主动——"

"这种事有什么会不会的!"

分岔的眉毛竖了起来,征服的渴望突然一股带着类似愤怒的情绪从心底喷涌而出。火神喘着粗气,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是什么让自己这么别扭。

 

关乎第一次的尊严每一个男性都极其敏感,任何一点多余的修饰都会变成嘲讽和施舍。说起来是其实是有点幼稚任性的,火神承认自己没做过不会,可还是完全没去事先做哪怕一点功课。不但不做,似乎还固执地认为就应该凭本能行事一般。本来还觉得同样构造的身体谁上谁下这种事自己无所谓,但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还是有所谓的。满腔的温柔忽然变成了面目陌生的小怪物,张牙舞爪催促着他去进攻、占领、夺取胜利的果实……

 

想要狠狠插进去,在这具让自己血脉奋张,头脑发热的身体的深处射精,把自己的气味涂抹在那漂亮到让人生气的肚脐周围,无论如何也要抢先一步把他彻底变成自己的东西。如果有办法够到的话,给这家伙脑袋里那些所谓的"脑元件"刻上自己名字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小火神?"

肩膀被略带强硬地按住了,黄濑有些疑惑地看着像是在球场上进了zone一样突然显现出野兽气息的大男孩。

"要做的话,就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

是的,这不过是普通恋人之间常有的事,但也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最重要的事。

"……好啊。"

并不知道火神情绪变化的由来,黄濑只是享受着落下的吻一面轻易地把主动权交了出去。并在对方欺身上来时候自然而然地让目光直奔主题:差一点被扯掉的灰色的四角内裤下面鼓鼓的一包,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顶端微微濡湿成深色。明明什么都还没做,也没有视频的催化,人类可以只因为期待就勃起吗,这就是所谓被情感带动的生理冲动吧。

 

这是自己带给火神的影响,他高兴地想着,有点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实际上也这么做了。手心很热,很快听到短促地一声喘息,这一次火神没有躲闪,反而更紧密地贴过来。被扑倒了,两具青涩而高温的身体叠在一起,沉重地陷入床垫的深处。两颗跳动的心脏像两个抵在一起的拳头,每轻轻一砸就发出低沉碰撞声:咚、咚、咚、咚……

 

"热。"

相互抚摸着彼此,无意义地呢喃道出了准确的事实。

"你也很热啊……"火神含糊地、半开玩笑地问,"这么做下去,过热的话不会当机吗?"

理论上来说的话,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浓密的睫毛掀动着,黄濑眨了眨眼睛。

"那你最好,一直做到我修复完毕醒过来为止。"

 

把概念上的,系统难以理解的"喜欢"落实到生理反应的直观层面上,好像就可以多明白一些。

角落的那位偷窥者看到这里就够了,接下去的事情他并不想与任何人分享。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