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对

黑子的篮球 黄濑凉太中心

©全对
Powered by LOFTER

BUG/00010001

00010001/倒计时开始

 

超元域夜景月光效果下那些虚拟的花朵依然开得很好。

 

黄濑注意到苗圃里一大片刚开的花,花瓣夹杂着红、黄两色,热烈得像带着温度一样。很漂亮——资料显示它们是那种叫做郁金香的花,百合科郁金香属的具球茎草本植物。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刚刚他删去了自己在"奇迹"的所有过往登陆、操作痕迹,并留言给了黑子,让他看到之后消去自己的准入权限。这里很好,所以才更不能冒险,让别人有机会查到自己,同时也给黑子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一切处理完毕,正要退出超元域的那瞬间,他忽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转头朝外看了一眼:隔着花房的落地玻璃,他和那只老虎对视了。

 

"——小火神?!"

半秒之后,那只老虎平淡地移开了目光,像是并没有看到玻璃后的人,或者没认出他一样踱开了。黄濑愣了半秒,转身追了出去。

 

此时的超元域(以格林威治时间为准)并不安静,在线人数反而较白天更高。各色霓虹激光广告牌不断射出灿烂的五色光芒,道路上尽是稀奇的车辆、飞行器横冲直撞,视野中差一点就失去了那头老虎的踪影。他连忙将画面调至广角模式,加强了目标锁定,才捕捉到那头大型动物正在车流的间隙中姿态矫健奔跑着的身影。

 

——这是要跑去哪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真的是火神吗?

超元域和个人身份是绑定的、火神这个时候不会上线、他的电脑在安全模式下无法登陆——但那只老虎他不会看错的。

如果是火神,他为什么不理会自己?

也许是有人盗取账号?超元域的账号保护非常严密,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

总之没有办法放着不管,老虎那样子看起来非常奇怪,先跟上去看看再说。

 

一面分析的同时他已经就近copy了边上一个滑板小子代步工具的程序代码——那个比较简单便捷——然后踩了上去。跟现实中的滑板不同,在超元域里这玩意儿通常都可以提速,用来跟上那头奔跑中老虎要容易些。

 

"别抛下我啊小火神……"

他自言自语着,一刻也不放松地盯着视野中那一个跑动的小点。眼看着就要告诉冲撞上拐角处的一堵空气墙,却在最后一秒告诉打横跃起,轻轻一点光滑的墙面,借力朝前滑行出一大段。这动作一气呵成,惹来了街边路人一声轻佻的口哨——多半以为这是在炫技而叫好吧。

 

他不知道自己追了多久,老虎终于在一幢建筑物门口停下了奔跑。其实在路线过大半之后他已经预先推测到了——就是上次灰崎带自己来过的地方:他们诞生的那家研究所的网路重现,也是火神曾经找到他的所在。然而为什么现在他要重新回到这个地方,是来找什么的吗?

 

这一路上老虎似乎都未曾觉察到身后有人跟踪着自己,于是黄濑又朝它走近了几步。

"小火神,是你么?"

依然没有回应。老虎像是梦游一般,缓缓地在研究所的门外踱起步来,不知是不急着进还是寻不到入口。

 

这里属于超元域的边缘地带,独这一幢建筑物矗立在一大片空地上,嘈杂的广告和打榜用的流行单曲都打扰不到它,这里只有月光笼罩下的一幢楼、一只虎和一个人,看上去十分安静,甚至有些梦境般的美感。然而黄濑却全然注意不到这些,眼看着老虎终于迈步上了台阶,他不由得冲口而出:

 

"别进去小火神!这里面——"

 

实际上他也不清楚那里面究竟有什么。灰崎并不太可怕,但灰崎的背后……那种熟悉的,无法清晰描述的存在,以及被记忆存储中唯一不完整的那部分此时不得不清晰地浮现出来。那不是未知,而是失去的已知,是足以引发系统警报的存在。

 

然而老虎却终于有了反应,在台阶上突然定住,转回头来看着他:那是的确属于火神的,但全然陌生的目光。

突兀而来的警报声引起芯核微微震动发热,眨眼的一瞬间,老虎的三维形象倏然消失。

 

——就像它从未出在那出现过。

 

 

"小火神,我是谁?"

"哈?"

 

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火神睁开了眼睛,发现明亮的眼睛正从上方注视着自己,便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把人圈到自己的怀中。

 

不是那只老虎,是认得出自己的火神。

火神刚刚一直都沉睡中,实际上洗完澡出来没多久他就睡了过去,看起来本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睡迷糊的好像是我不是你吧……"

"嗯,连呼噜声都录下来了。"警报解除,他顺势在火神的臂弯里替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很可爱的呼噜声。"

他没有提刚刚在超元域上遇到老虎的事。

"才没有打呼噜!"

火神的脸微微发烫。

躺下来两人就靠得很近,鼻子几乎要叠在一起。虽然他们已经越过了这个程度的亲密,然而毕竟还是不久前才刚发生的,还不怎么有实感。一想到这个耳朵经不住又有点升温,只能更深地埋藏在枕头里,让黄濑的话语声钻过层层棉絮透进来。

"做梦了么?"

"唉?"

说起来刚才好像的确是做了梦,不过完全不记得内容了,于是他胡乱地嗯了一声。

"想知道刚刚小火神的梦是什么,里面有没有我。"黄濑像是对他的梦境产生了兴趣,自言自语着,"有时候会觉得人的梦很有趣呢,可惜我是没有这项功能的。"

——只有人类才做梦,他们给自己留下一块斑斓的梦空间,用来构筑非理性的世界。

"说起来很奇怪,"火神挠了挠头,老实说,"大部分人都会记得自己一个两个的梦,可我每次一醒来就完全不记得了。这次也一样。"

"完全不记得……这不是和我一样了吗?"

"但是总还是知道睡着的时候做过梦的。"

"那很可惜吧,虽然噩梦的话忘掉也很好。"

"只不过是梦而已,说到底也没什么价值啦。"

从来没有记得过的梦,当然也可以很豁达地不去管它,火神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惜,而且他想到了更重要的事:刚刚听到12点的钟声敲过了才反应过来。

"那个,平安夜过去了。"

其实回想白天上街时候看到的圣诞气氛都是很浓厚了,不过当时想着别的事情,一直都没怎么意识到今天是24号的事——早知道就买一挂槲寄生回来嘛。(是的,他这种在美国待了8年的小孩,就是会信那样的传说也很正常吧!)

他想起刚到大洋彼岸第一年,还相信着世界上真有圣诞老人的自己在门缝里观察,没有等到从天而降的白胡子爷爷,却看到客厅壁炉边相拥的父亲母亲,温暖的火光把他们镀上一层橘色。

到了美国之后平日家中他们也坚持以日语对话,但也许是入乡随俗,在邻居家的圣诞颂歌一直不断从窗户飘进来的那个夜晚,年轻的夫妇也用上了英文相互祝贺。

小小的火神听到父亲对母亲说:"Marry Christmas Darling",另一个则温柔地回以" my love"。

于是他记住了这两个单词。

"Marry Christmas,"当然,此时让他重复它们绝对是说不出口的,尝试着叫名字已经让心狂跳不已,但好像稍微明白了抱紧一个人说出节日祝福的心情,"凉太。"

回答他的是微凉濡湿的嘴唇,赛伯人的动作很直接又很温柔,漂亮的眼睛半闭着,纤长的睫毛在光里微微颤动。算了,这不没有槲寄生也没问题嘛。这一次他们一定吻得跟最经典的爱情电影里一样完美——床对面大柜子上的镜子里模糊映出他们紧贴着的侧脸,火神用胳膊肘半撑起一点身体,黄濑两只手从他的肩膀上越过去,交叉地搁在他脖子后面。是任何一个剪辑师看到了都一定会安排起主题曲的那种场景。

 

唇舌交缠,恋恋不舍地相互汲取对方气息好一会儿,金色的脑袋往后一仰,无声的音乐随之结束。那一刻黄濑笑得神采飞扬,好看极了。是谁把这样的笑容采集到并植入赛伯人表情程序里?火神觉得应该要感谢这个细心的家伙。

"喜欢?"

"啊……"

火神被吻的有点缺氧,糊里糊涂就回答了。身体里有一点小骚动,但不是不能忍耐。他拨开遮挡在黄濑鼻尖前的发丝,完全显露出来的眼睛就像一对挂在圣诞树梢高处闪闪发亮铃铛。

黄濑啧啧两声,露出了懒洋洋又得意的笑容:"小火神,你可真是个失败的人类。"

——失败?他扬起了眉毛。

"都说拥有复杂大脑的人类是最难以猜测想法和预测行动的,"一根手指伸长过来抵在火神的太阳穴上,"但是你这里已经完全被我了解了。"

"怎么个了解法?"

"理论上掌握足够的数据就可以了解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和需求。"黄濑回答得很是轻快,带着一点骄傲的口吻,"推测想法又比预测行为更难,因为想法不一定会经由行为实现,而且变化太多。但是小火神就很容易连想法都能正确推测出来:比如用kiss当礼物你一定会喜欢,我说的没错吧?"

火神囧了一下:你亲我我会不喜欢?这不明摆着的嘛!反正我就是这么好懂的家伙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愤愤起来,不就是喜欢吗——他知道自己隐瞒不了,也从来没想过要隐瞒。把额头上的手指抓住,故意气鼓鼓地塞进嘴里,轻轻啃咬了两下。是我的!他用这种幼稚的方法反击回去。黄濑睁大了眼睛看他咬,被咬的有点疼也没有缩手,反而若有所思地瞧着他。火神脑袋"里一激灵:这家伙不会又是在记录和分析吧?会得出什么结论,食欲的表现?还是,喜欢到想吃掉的地步?

牙关一松,被口水舔得湿漉漉的手指就从嘴唇边逃逸了,滑过下巴的时候带出一道淡淡的水迹。他伸出手去,遮住了黄濑因为刚才的动作而有点困惑的目光。刷子一样的睫毛在手心里轻轻扑动,像罩着一只鸟。

"……嗯,尽管来了解我好啦!"

 

了解——这是一个多美妙的词!他还把自己作为礼物送了过来,真是沉甸甸的礼物啊,没有袜子装着还是抱紧了的好。圣诞节的到来意味着新年也不远了,在日本的话还是新年更重要?去神社求签什么的,那时候也一起去好了。嗯,就这么决定了,先好好睡一觉吧。

 

安心地拥抱着怀中温热的躯体,火神再次沉沉睡了过去,跌入不可知的梦境中。

 

在他再一次醒来之前,虚拟的网路世界里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动。仅仅持续了几分钟,低轨道卫星接收并记录到了这一不易觉察的数据异常:一个超强信号发出后用不同于以往的方式迅速扩散至每一个节点。那个时候活跃着的网路用户,尤其是那些骇客们能感觉到一瞬间自己的网路变得迟钝:信息通道出现了拥堵,计算周期越来越长,对于追求速度的他们来说这几秒钟的周期拉长就让人痛苦并警觉。也许是一次病毒攻击,一开始他们这么想着,然而谁都没有发现什么攻击来源,那之后不久速率就恢复了正常,如同潮汐过后平静的海面。

 

尚且没有人意识到,在这个几千年前神之子诞生的夜晚,在那几分钟里,整个网路虚拟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类可以通过梦连接网路也说不定。"

"真的?"

"当然,"小公园的篮球场边,黑子斜瞄了一眼球架下两个肩膀互抵,死不相让的篮球笨蛋,语气平淡的解释着自己刚刚的惊人发言,"我这也是在说白日梦话呢。"

和黑子相处习惯之后,系统已经比较容易对刚才那些话做出正确的判断——又是一句反讽。他不由得嘟哝起来:"不可能就不可能嘛,小黑子说话总是这么不好理解。"

"总之,火神君账号异常的情况我会去查的,你自己呢?"

"我?"黄濑眨了眨眼睛,"我的话可是运行良好呢。"

这不算欺骗,他只是隐瞒了刚刚发生的一次毫无预兆的的更新。

 

早晨在被火神叫醒之后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并不是真的"睡着",而是系统居然在非主动的情况下进入休眠状态,完成了一次更新。没有丢失任何数据,没有发现什么陌生的程序,尽管这种情况很罕见,但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不知道这一次更新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是系统原本的自我完善功能在发挥作用,又或许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危险。

 

"已经展开了吧,针对赛伯人的搜寻行动。超级病毒的变种也好,网路信息盗取的犯罪也好,你的同类这样做迟早会……不对,应该说已经暴露自己存在,引起注意了。"

"好高兴,小黑子在关心我!"黄濑弯起嘴角,把脑袋搁在比自己矮一头的少年肩膀上不断磨蹭着,"像我这么遵纪守法安全无害的帅哥型智能,只要小心一点就——哎呦!"

无辜地捂着被轻敲了的脑门,被拉开距离的沮丧感在看到场上红发男孩一个大力灌篮的瞬间一扫而空。

"呜哇!看到没?刚刚小火神成功突破小青峰的防守灌进了一个球呢!"

"……"

黑子一瞬间不知道是该吐槽这位少女花痴般的反应好,还是自己搭档那张朝这边看过来兴奋过头的笑脸好。

 

回想起在MJB刚一见面的时候,黄濑如何高兴地大声告诉他们他早上还"遵照习俗"给火神煮了红豆饭吃,害的自己奶昔喷了一桌子的场景。拜托,红豆饭根本不是这么理解的吧!不过反正火神那家伙也不怎么在意,就算被嘲笑了一面嘟哝着哪有那种典故根本没听说过,脸上还挂着根本遮不住的傻笑呢。

 

不可思议:这俩说是恋人只会让人觉得搞笑吧。然而偏偏从哪里都止不住要冒出来的,肆无忌惮到连旁观者都会被感染到的快乐,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你们两个,还真是很神奇。"

"是啊是啊,小火神非常的——"

"打住!我可一点都不想听细节。" 

"呜呜,小黑子好冷酷……"

 

那个圣诞节晴朗的午后一直到黄昏都是毫无阴霾的,晚霞渐渐移过来的时候黄濑自告奋勇去给大家买喝的,是火神第一个发现他去得有些久。然后他们来到公园入口处的投币饮料机前,发现它是坏的。这时候几乎全黑了的天空突兀地划过一道闪电,很奇怪冬天该是很少出现雷雨的季节,但雨水就是那么哗地一下整个浇了下来。

 

TBC

评论(1)
热度(17)